不要助长小火苗的气焰,请把她消灭在萌芽状态

"小雨你的。"说话间看到一个漂亮的杯子被放到了我的面前。真漂亮,我顺手把它拿起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

这时,同事晓晓听见了,也看见了。她晃着一团耀眼的明黄闪了过来。看着杯子,瞳孔放大,两眼放光,突着她那两片厚重的小嘴,还咋咋有声,漂亮。如果不是那双扇形小耳护驾,她的那个大圆脑袋险些跌进杯子里。

随口说到:"有我的吗?"主管说:"没有,我们部门就这一个,领导指名给小雨。"晓晓说:"凭什么给她?原来不都是给我的吗?"

"我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啊。"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晓晓,我的同事,共事已有四年。她是那种八面玲珑的主。也是个看人下菜碟的主。

她是后来调到我们部门的,记得刚来时。她假装啥也不会,啥也不干。她就做点表面文章。如果领导来了,给领导沏茶倒水,聊天逗焖。还时不时的给领导 捶捶背。哄的领导,个个欢喜的不行。

我们部门还有个小伙子小张。小张生性憨厚。不喜欢争抢。让干啥就干啥。但是不会阿谀奉承。本身老实,不管是领导,还是同事,都拿他取乐。啥事都找他干,虽然有时他也心生不满,但是碍于情面,他也只是背后发发牢骚,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他是碍于情面,可别人把他的善良,当迂腐。当着面就说一些难听的。他只是忍者。大多时候都是他一人干两个人的活。

我也不是个好事的主。一般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碰到什么事,只是一笑了之。有时候自己也生气。觉得不公平。可想想没啥了不起的。别人爱说啥说啥,想咋做就咋做吧。别触及我的底线就好。

晓晓对男同事一点顾及都没有,把她的蛮横发挥到极限。对于我,她还是有所顾及。

晓晓孩子上学没人照顾,她有事没事的 就早来晚走。我们也没当回事。谁没个事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觉得一个女人带孩子不容易。能照顾就照顾吧,再说,领导开绿灯,我何苦当这坏人。

生活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一次内部调动。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部门整合,小张被调走了,调来一个主管。管着两个部门。主管在我们部门办公。

主管小林,一个帅气的小伙子。是一个认真负责,非常敬业的主。小伙子机灵能干。别的还好,就是遇事有点分不太清是非。原来我听说过这个人,只是一些片面之词。具体他什么性格,我还真摸不清。

自从小张换成小林,晓晓就和换了个人似的。可勤快了,简直颠覆了我的三观。

原来小张在的时候,晓晓晚来早走。无组织无纪律。

小林来了。晓晓是每天早来晚走。又是给小林带饭,有是给小林带好吃的。那沏茶倒水,是更不必说。伺候的小林,每天飘飘欲仙。他原来哪享受过这种待遇。现在美。美的从头发丝一直到脚后跟的那块老泥。整天乐呵呵的。这不我们都纳闷,现在她家孩子不需要管了?

晓晓眯哄着她那面皮一样的丹凤眼,身体斜靠在小林身旁,手搭在小林肩上,表情暧昧的说:"现在孩子有她奶奶看着,我不用管了。这不我还要好好上班吗?是吧,领导。"小林连忙扒拉晓晓的手,一脸笑意的说:"不要这样。别这样,这样影响不好,还顺势呼啦了晓晓的胳膊一下。

这都是什么人啊!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什么情况?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假装用手盖住眼睛。说:"我什么也没看到,我真的没看到,没看到,你们继续。"说完继续我那未完成的工作。

我就纳闷了,这晓晓拍马屁的功夫,怎么这么了得。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我是望尘莫及,自愧不如。难怪领导都喜欢她呢。没办法,谁让人家既漂亮,又能拍呢。

晓晓这么能拍,咱就只会做自己份内的事。那能得到领导的青睐呢。这不晓晓的活给我了一小部分。其余小林帮忙。

一来小林高兴。晓晓乐意,和咱又没多大关系。我也落得清净。可每次有什么奖品,荣誉都是晓晓的。晓晓美……。

刚开始我没当回事。可每次都这样,我心理有点不平衡了。凭啥活都是我干。我不争不抢。就一点好事都没我的。"叹了口气,想,他们折腾去吧。我还是好好工作吧。学好技能是自己的。她那些东西终归不能长久。想到这里,我就拼命熟练业务。努力学习新技能。

上次的大奖赛,我虽然没能夺冠,但在总公司也拿了个好名次。这不奖品来了。据说还是限量版。因为这次的成绩,我更有信心了。

我好像也看到了希望。好像我现在已经调岗加薪似的。我知道我一直努力下去。总有一天会实现梦想。

我以为晓晓只是说说而已。没成想,她在那里不依不饶。非要把杯子拿走不可。还大张旗鼓的挑战我的底线。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我真是忍无可忍。

"晓晓,你还有完没完了。你平时的好处还少啊,平常那次好事都是你的,我说什么了。我好歹凭着自己的能力拿了个奖。看把你急的。你急就好好争取啊。凭啥在这里说三道四。

晓晓看我有点急,也没再说啥,只是嘟嘟囔囔的走开了。

小张离开我们部门,开始还有点不舍。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工作也漫漫走上正规。他又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

随着年龄的增加,和环境的改变,小张的思想也有所改变。原来小张任劳任怨。也没能得到领导的认可。平常同事也有事没事的欺负他。领导更不拿他当事。

工作还是和往常一样认真。不过现在只做自己范围以内的工作。再给他增加工作量,打死他也不干。原来小张言听计从。从不反驳。现在小张反常的举动。引起了 同事和领导的不满。

说小张,不听从指挥。不好好工作。小张纳闷,我原来多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一点工资也没多给。那些不干活的,少干活的,公资也没少给一分。凭啥我还要多干啊。

我是不聪明。可我不至于这么傻吧。我不能天天受你们欺负啊。我就不能反抗啊。对有些人来说就不适应了。就觉得他就应该受我欺负。他就应该多干活。你一开始怎么样你就要自始至终不能变。我变可以,你不行。都是些什么逻辑。

一群烂人。这不前几天,领导检查工作。非说小张做的不好。其实小张比其他人做的已经够多够好了。

领导欺负惯了小张,这次又拿小张说事。小张忍无可忍。顺手一个杯子砸向领导。眼镜顺势跑到了地上,弄了一地的碎玻璃,领导从头到脚全是茶渍。污秽不堪。

下午处分出来了。小张全月奖金零元。一个月好几千的奖金没了。有人说:"这是小张,领导给了这么严重的处分。换成别人,领导也不敢。"看来,还是不能软弱啊。为啥都不稀罕好人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