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

里是古风的歌曲

迎合这微雪的天晚

车灯映照着细细的飞雪

路上都是匆忙的行人

街对面的霓虹灯闪烁着冷冷的彩光

满碗香面馆 无声无味

如是武侠小说里

应是天晚欲雪漠北大侠提剑踏马

簌簌急行两个时辰后不觉二十里开外

由远及近一处草堂炊烟袅袅

门口的旗杆上写着邱记

满晚香酒楼

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酒味

许是漠北的肚子饿了

叽里咕噜一串声音之后

眼前不禁浮现出酱汁大片牛肉

一碟子红皮花生米

一壶稻香春 暖暖的炉火

灶台下偶尔爆炸一个火花的木柴膛

烤烤湿了的棉鞋

漠北侧身下马而来

毛草堂门口出来到倒面汤的老伙计

赶快笑迎:客官打尖?

漠北冷眼旁观 四顾上下

二层小院前后不过七八间客房

老木门上蹦着青花瓷印花图案的棉布

还算干净,

漠北:“不走了,可有酒菜?”

话语刚落,老人家已经轻松接过他的马缰绳,熟念的往后院马房走去。

漠北肚子里饥肠辘辘

推开木门跨步进的屋来

四个方腿木桌空空如也

昏黄的马灯后面

影影绰绰走出一位老妇人

端着一碗热汤面

放在其中的一张桌子上

往返又上了半壶酒一个酒杯

一瓣蒜头一碟小咸菜

随手的功夫

老大爷也进得屋来

看看漠北 客官吃啥?烫壶酒?!

“半斤牛肉一碟花生米,半斤烧酒…”

这仿佛就是老年的漠北自己

呼啸的风在大雪中隐去了声音

静静地看灶膛里呼呼闪闪的火苗

和发白的木炭渐渐成灰

漠北肩搭的灰布袋子里

层层包裹着一封磨毛的牛皮纸信

嗡嗡嗡 嗡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 来电暂停了音乐

我回到现实中来

对面还是冷光闪烁的满碗香面馆

似乎还是冷清的没有人进出

我也只是泰康街此刻的一个过客

在我自己心里的江湖里发了个呆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图片发自App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