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向左

       

人生向左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做完一套试卷,打开空间,看到了今日自己写下的短诗《流浪汉》下面有一条评论,“每天都会看看,你是不是又有了新篇,我的萌宝贝儿曾经说过,你的作品她都一一看完,我会延续她的遗愿”,突然之间,心里翻江倒海,一种刺进骨髓的疼痛让我险些窒息。我知道,这是一个母亲对我说的话,我知道那个她口中的萌宝贝已经去了天堂的那一边,我知道,她仍然揪着母亲的心,我知道,那将是一个女人一生都放不下的牵挂。

      其实,知道女孩的离开已经是第二次了,记得1月9日那天傍晚,在感慨于自己种种不幸的遭遇之后,我写下一首短诗《尘世》,12日我看到一位叫‘凭轩听雨’的网友一条评论,“我女儿于本月10日早上离开了,她才12岁,白血病,从发病到离开才短短的一个月,心都痛碎了”,那一天看到这条评论,再看看评论人的头像,一位10来岁女孩,秀气可爱,再想想她已经离开了人世,就在10日的早上,我不经感到悲痛。算算到今天,已经两个月的时光匆匆过去,我不敢想象,这两个月的时光里,这位孩子的母亲是怎么度过的,是不是每一天晚上都会做着同样的梦,我不敢想象,泪水的大河多少次把她从梦中冲醒。孩子的离开对于一个母亲的打击我是清楚的,以前小姑离开的时候,每逢家里没人,奶奶都是哭着唱着,以前年龄小,并不知道,那种方式,表达着一位母亲怎样的心痛欲裂。

      时光的老去,埋深了尘世,却会让一个人的眼泪变浅,是的,今夜,我对着电脑屏幕,流泪了,为一位女孩的离开流泪,为生命的脆弱流泪!很想问问她的母亲关于她具体情况,但是打出来的字句又被自己删了,我不想再让一位母亲把回忆再翻出来,不想让她多一次心如刀绞。

        曾经,每写一篇拙作,便会看到一位小网友的访问,查看访问记录,有时候她会接连看好几十篇,而且不止一次,头像上的她,乖巧可爱,想着应该是一位成年人,拿自己儿女的照片做头像,所以也没去太多关注。而如今知道,那确实是一位小女孩,在关注着我,看看自己写下的陈词滥调,瞬间觉得有了重量,至少对于我和她。我不知道在看我写的东西,她是否明白我想要的表达,但是我知道,我的一些经历、字句会触动到她,因为没有人会衷情于对自己毫无感触的东西。我相信她是安静的,有着一些成年都很难到达的安静和感悟,她的12岁,再想想我的12岁,那么的相似,我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些年安静和涌动!

        今夜,我要感谢你,那些真诚的关注。

      今夜,我要为你写诗。

        今夜,我要为你祈祷,惟愿,你在天堂的那一边,安好!


——烧去一些桃花——


时光过去,我却仍然固步自封

困在了冬天。温度在下降,雪在飘

我知道,即便你在天堂的那一边

也会飞奔过来,在我的诗里

寻找春天

看看那河岸的小草,是不是已经发了芽

看看那山坡上的桃花,是否开了花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是位不合格的大哥哥

那就,让我为你穿件小小的棉袄吧

等等我,让我趁着天还亮着

带你出去,把春天邀请回来


或许,会有些坎坷

请放心,有我在

或许会有些遥远

请记住,有我在


如果,你来不及等待

如果,你思念那边的时光

那,你回去的时候,请一定经过母亲窗前

看看,她是不是苍老了许多


请你放心,你要的桃花

我会为你摘下来,我会做一个美美的花环

为你烧过去

那春天告诉我的,我都会全部告诉你

我会让你的春天,和这边一样绚烂


寄12岁的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