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6.26

6.26

“来来来,开饭啦,今天啊,我们喝点儿酒吧。”凤九布好菜盘后,便从内室掏出来几坛酒,一脸嘚瑟地说道:“这个酒,是折颜的珍藏,我偷过来的,姑姑说偷的酒好喝,大家尝尝。”

“九九姐姐,明希也想喝,可以吗?”小眼神巴巴地看着凤九,凤九果断地摇了摇头,“你还小,不能喝,不过姐姐给你准备了桃汁,你先姐姐馋吧。”说完,递给明希一碗桃汁,甜甜明希的小嘴巴。

“来啊,大家多吃点儿,今天我可是按照你们大家的喜好做的哦,各取所需吧。”凤九招呼着大家,看着一桌人说说笑笑,倒也开心得很。

只有少绾,正睡得迷迷糊糊地被凤九从床叫起,过来吃饭,有些不情不愿,但是提到喝酒,倒是精神了许多,一坛喝完,又接了一坛,殊不知折颜这酒是越陈越香,可也是越陈越烈。这两坛下去,便小脸通红,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完全不像清醒时的少绾,一桌子的人,一个个看过去,嫌弃了东华,“你是重色轻妹的老石头,祖宗我不要理你。”

而后冲着凤九说:“我跟你说哦,老石头可小气了,就对你大方,祖宗我真佩服你。”

看了看云逸,“‘你谁啊,祖宗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指了指,“咦,还有一个小屁孩,你。。。。。”话还没说完,明希被凤九拉到了身后,看着醉熏熏的少绾,满是心疼。

“哎,我说,你个讨人厌的,走走走,陪祖宗我出去透透气,你们接着吃好喝好啊。”还没等玄晔反应过来,便被力气甚大的少绾给拎了出去。

“算了,随她去吧,玄晔知道分寸,让她发泄下也好。”东华开口道。

“这少绾始祖果然女中汉子,云逸游历四方还真没见过如此率真的人,今日着实开了眼界。”云逸呵呵笑了一声,说道。

明希于凤九身后,至始至终没有说话,他看到一个奇怪的姐姐,一点也没有凤九姐姐的温柔,感觉好可怕。

 

凤九收拾好,安顿了云逸和明希,便和东华回了卧房。

“东华,少绾姐姐没事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这些天我总觉得她乖乖地。”凤九有疑惑。

“嗯,墨渊没有失忆,少绾知道了,便赌气回了魔族,说要决裂。”东华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没有失忆,那之前都是骗人的?墨渊上神怎么能这样,难怪少绾姐姐这么生气。要我,我也不要理了。骗子。“凤九嘟哝着。

“嗯?”

“本来就是啊,我最讨厌骗子了,更何况是被自己喜欢的人欺骗,那是更不能原谅的。”凤九真的替少绾抱不平,越说越气,又转头看向东华:“你不会还有事骗我吧。你要小心哦,骗了我,我也不要理你了,你就和墨渊上神作伴去吧,我和少绾姐姐去浪迹天涯,让你们找不到我们。哼。”

东华听了凤九的话,一脸无辜,这把火怎么烧到自己身上了,莫名其妙了,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不会,我不会骗你的,九儿,尽管放心便是。明日我会去趟昆仑墟,见一见墨渊,你看着点儿少绾,别又出什么事儿?”

“好,放心吧,有我在。这是在青丘,出不了什么事情。”凤九拍着胸脯保证道,满满的自信。

 

狐狸洞外,醉熏熏的少绾,拉着玄晔又坐到了忘忧湖畔的竹筏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个让玄晔陌生的名字。其实玄晔早有感觉,这样一个女子,活了几十万年,怎么可能没有故事呢?可是自从冥界第一次见到她,就觉得她的身上有股神奇的力量,在吸引着自己,忍不住不去接近她,其实上一次他告诉少绾,他喜欢她,他其实并不确定的,因为那种感觉是他存在几十万年不曾有过的。

“祖宗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好玩吗?你知不知道,祖宗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想忘记过去,可是你呢,你居然骗我。居然骗我,骗我。因为你,我沉睡了十九万年,你知道十九万年的黑暗,对祖宗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消耗殆尽。

未婚夫,未婚妻,多么可笑,东华说,那次大战,你身不由己,你我神魔有别,既然选择了各自的阵营,你动手杀了我,你我从此恩断义绝。可十九万年过去了,你为什么又要来找我,你不知道祖宗我最讨厌欺骗了吗?你个大骗子,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不会相信。”少绾泪眼模糊,根本看不清旁边人是谁,便锤了上去,越锤哭声越大,玄晔也不说话,任她发泄。

哭了笑,笑了哭,折腾了好久,少绾终于安静了下来,许是累了,靠在了玄晔肩上,睡过去了,玄晔断断续续从少绾口中说出的名字,叙述出来的事情,大致知道了,究竟为何东华帝君会说,“曾有婚配,如今另说”这样的话语,反手轻轻拍了拍少绾的头:“睡吧,睡一觉就好了。以后有我在,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他讶异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脑海中想起了女娲娘娘当初留下的话,缘分?情?莫非自己动情了?玄晔无法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因为不知如何回答,是还是不是?堪不破,只缘身在其中。

玄晔略感少绾气息稳定了,便轻轻抱起她,送回狐狸洞她的卧房,安置好了,盖上了辈子,掖好被角,自己则坐在桌旁,小憩,没有离开,是怕她万一惊醒,有需要,没有人照顾,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心想,这样好的姑娘,值得被温柔对待。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