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鱼

你曾和我说过那么多话,却只有一句你做到了,那也是最后一句,你说,非我族类其心可诛。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溧水旁,你穿着露趾的草鞋走在岸边,可能是那一天的天太蓝,我就突然生出了旖旎的心思,你蹲下身把手伸进了水里,我没有躲开,我看着你眼里生出了欢喜的光,你说“你尽然不怕我。”

我摆了摆尾巴,水波一圈圈的荡开,我知道我那条尾一定如桃花般绚烂的,我的鳍沿着你的指反复划动,水底的沙漂浮起来呛进了我的嘴,我没有从那片水游开,因为你的手指还在,我舍不得。

但你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以为你会把我带走,你没有,你推着水,我避不开那水的力量怎么努力都游不到你在的地方,只能顺着水越来越远的离开你,最后再也看不见。

从那一日起,我痴迷上了修炼,听说妖精修炼到了一定的年日就能变成人的,我在心底期待着那一天,如痴如狂。

若是没有在溧水里遇见扎城,我一定见不到你,他对我说,人的寿命是极短的,而我每天的修炼并不能让我见到你,因为当我修炼成功的时候,你早已经在奈何桥喝了不知道多少碗汤了。他笑我傻,一条鱼尽然爱上了一个人,他问我记不记得有多少鱼成了人的口中餐。我告诉他,当我修炼成功,我就不是鱼了,我是人,一个他爱的人。

扎城活的时间不知道比我长了多少倍,我常常嘲笑他的尾不够美丽,他常常把我卡在石缝里不让我出来。可是这一次,他告诉我能在你活着的时候见到你的办法。

我终于化出了人形,我离开溧水的那一天扎城说,“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坏心的想把他捞出来带着,他却摆着尾巴游走了,我撇撇嘴,很快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正在一个书坊画扇子,你一身青衣,带笑的眉眼尽让我看呆了,知道老天突然下起雨才回神。

我是不怕雨的,鱼是最喜欢水的,当所有的人都匆匆跑着找地方避雨时,我跟在你的身后,你撑了一把伞,手指骨节分明,不知过了多久,雨越来越大,不在是蒙蒙的细雨,你突然转过身,笑着说,“姑娘不若到我伞下避一避。”

后来我看人间的画本子时知道了一个词,郎才女貌,我心中暗想,这绝对是形容我们的词,那白素贞和许仙的的爱情让我心中一动,便想起你送我到客栈那日留下的伞。

我去找你那天春日正灿烂,你在画堂里正给一位小姐画扇,我把伞放在书童那里就离开了,还未走出这条街天就下起了雨,春日的雨不仅仅有绵绵的细雨,还有瓢泼的大雨,我正感慨着雨水的凉意,一柄伞撑在了我的头上,你青衫微湿,轻喘着说,"这雨来的突然,姑娘没带伞竟也不找地方躲雨。"你言语多是懊恼,我在伞底看着你,突然想到了溧水里的青蒿,你咳了一声说,"我送姑娘回去吧。"

你把我送到客栈门口时,掌柜的正站在门口,他看见我回来同我说,"这位姑娘,你房间的押金用完了,你是找到亲戚不打算继续住了吗?"我突然想到你如今在我身边,若是我无处可去,不刚好让你收留我。我摇摇头对掌柜的道,"没有找到,可是我身上没有银子了。""这,,,姑娘你看我们这都是小本经营,,,,"我打断了掌柜的话,"我上去收拾东西就走。""那就谢谢姑娘了。"

你却突然对掌柜的说,"请掌柜的在收留这位姑娘一晚,明日我把银子送来。"掌柜的却笑道,"青生啊,因你母亲的病你还欠着药房的高老头十几两银子呢,哪来的钱。"你无措的不知怎么回答。我收拾完东西下来,你撑起伞说,"姑娘如果不嫌弃,可到我家住一晚。"我道谢,"多谢公子。"

你家有些破败,老迈的咳嗽声不停的响着,似乎能把房子都震倒。你有些歉意,"我家贫寒。"我微笑,"无事,总比我如今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要好许多。"

老人听见声音,在屋里问,"青生回来了吗?"你走进屋子里,我听到你同你的母亲说话,向她解释我的事,我走进屋子里,替正在咳嗽的老人拍了拍背,"伯母。"

你的脸刷的就红了,我不明白的看着你,老人拉着我的手,就着窗子泄进来的光看了看我,"好,好姑娘。"又拉起你的手,"人家姑娘不嫌弃咱家贫,你可要好好对人家。"你通红着脸解释,老人拍了拍你的手,"人家姑娘还在呢,害什么臊。"

后来你同我解释说,在你们镇子,只有谈婚论嫁的男女才会称呼伯母。我哑然,为你母亲的率真失笑。

因为大雨一直未停,我在你家住了下来,老人每天都同我说你的事情,教我做女工,顺便打探我的家世,我编了一个凄惨的身世,把老人惹得落泪,不停的安慰我,我一边揉眼睛一边难过,难过自己流不出眼泪。

天晴的那天,我正在洗衣服,有你的长衫和我的襦裙。老人就突然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来嫁给你。你的脸再次红了个通透,我有些害羞的点点头,老人大笑。

我们的亲事举办的极简单,只有几个平日里相熟的街坊来道贺,那天晚上,你说以后要更努力的读书,看上进士,让我和母亲过上好日子。在我看来你说什么都是好的,和你在一起什么样的日子都能过。

我们生活的一直很安定,直到一年后,有位高僧来到镇子讲佛法。

那一天我掺着母亲去听佛经,我没想过那僧人身上有那么强的佛光,照的我一下就露出了桃花般绚烂的尾。所有的人都惊吓住了,连母亲也呆呆的愣住了。我忍着痛楚想要逃走,却被僧人用六字真言困住。母亲回过神来弯下腰扶起我,"没事,我们回家。"那一瞬,我几乎想要落泪,可我哭不出来,鱼是没有泪水的。

母亲带我回到家,不停的安慰我,"没事,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从来没有害过人,你放心,我们不会害你的。"

你回来的时候不是一个人,一群人在你身后熙熙攘攘,他们说,如果不把我这个妖精交出来就把你们一起赶出镇子。我垂着头不敢看你,终于你说话了,"非我族类其心可诛。"僧人大笑着上前诵出六字真言,母亲挡在我身前却被邻居拉开了,母亲哭着喊,"她是我儿媳妇,就算是妖精也是我儿媳妇。"我在母亲的哭喊声中,在你转过身的背影中,在人群的谩骂声中现出了原形,所有人都惊叹了一声,因为他们见到了一条桃花鱼。

僧人提起我,把我交到你手里,"这鱼是桃花鱼,同桃花一起煎熬可以治好你母亲的病。"你向僧人道了一声谢,僧人深深的看了你一眼,说"我怕施主顾念夫妻情深放生了她,方才替施主捏死了这孽障。"你突然落下泪,说,"多谢高僧。"

我死后到了南天门,司命星君撅着胡须道贺,"恭喜仙子渡劫归来。"我恍然想起自己的前世,前世我是一株桃花,一心修仙,我不知在我扎根的溪水里有一条暗恋我的鱼,也不知在我渡雷劫的那一天那条鱼替我挡雷劫而死,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因为我不记得而消失,它成了业火缠绕我身,位列仙班后,我投胎成鱼去还那一世的情,那一条命。我突然想到了扎城,司命说,扎城是前世依附我而生的一株水草,我飞升渡劫那天他刚巧也飞升,由于我替他挡了所有的雷劫,所以这一世他用自己的一身修为助我完成心愿。

我哂笑,一切都是还情而来,还清而去,可世上有几个人是能还得清的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