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里有酒

阳光正好,犹如门前泛白的那条河,冻在冰上,

映着空中洒下来的一葫芦酒,浓稠的化不开。

到底还是缺点下酒的菜肴,可口的故事,甚至助兴的依依杨柳,

更缺的是三岁孩童抱来的一部《春秋》,一个字一口酒

旁边的孩童被熏的呲牙咧嘴,说要去请先生的戒尺,

来打这些个不成气候的王侯贵胄。

个个胆战心惊,却又端着泥陶碗一步三顿首,

要么叙几句浊谬妙理,要么唱几出风词艳曲,

用酒包浆的心里此时更是有了八九成的火候。

书童的戒尺不来,先生不来,期盼的下酒菜也不来

在外瞭望的灯笼也如多年的老狗

卧在酒里抬不起头。

昏暗的月亮着急把日头赶回家,

说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一位自称龙王的白发汉子,拉开柴门

对着门前就要行云布雨。

那个小小孩童赶来,一脚踹下,说道河里有酒。

先生也说河里有酒。

河里有酒。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