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子与粥

风吹过街巷,没有丝毫阻拦,在路灯下,肆无忌惮的摇晃着树叶。

月光显得软弱而无力的挂在天空,却像是无关紧要的事物一般被人所忽略。

一对母子从远处走进,孩子仅有六七岁的年纪,母亲也不过二十九三十的模样。

深秋的夜风已经带有冬日的凄冷感,母子二人穿得也算不上厚实。小孩的影子在街灯下显得瘦弱不堪,只是渐渐拉长远超出他实际的身高。

母亲用手紧握着孩子的手,尽管手背已经被风吹得通红,也不愿放开。

男孩感受着那双大手里传来的丝丝温度,抽了抽鼻子,尽管双腿走了很长的路了,已经开始酸软疼痛,但却是一股子倔强的坚持着。

“我们今天学了一首诗,叫静夜思,妈妈,我背给你听。”男孩对自己的母亲说道。

“好啊。”母亲微笑着点头回答,这条路是他们每天的必经之路,家离她上班的地方有些远,现在公交车已经收了,打车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一种奢望。所以几乎每次都是走路回家,而路途太过遥远,唯有靠母子二人不断地说话才能维持前进的动力。

“床前明月光……”男孩的声音在空静的街巷回荡,穿过马路去了远方,飘往天空奔向月亮。

深夜十一点了,所有的店面都已经关了门,除了街灯的橘黄色光芒和冰冷的铁门,伴着母子的便是一道道席卷而来的冷漠的冷风以及沙沙作响的树叶声。

由于他们的家不在小城内,而在城外的郊区,所以再走一段路连铁门和路灯都会消失,只剩下冷风与沙沙的树叶声。男孩也到了精疲力竭的时候,开始用沉默来保持体力。

母亲的脸上也满是疲倦,白日的工作本就让得她身体劳累了,而这一段路途更是让得她的体力开始透支过度。

突然,男孩眼中泛出一道光,像是看见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一把挣脱了母亲温暖的手掌,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持着他向前飞奔而去。

母亲见到孩子突然挣脱了自己的手,向前飞奔而去,感觉好像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拖动着自己的身躯,寸步不离的跟在孩子身后。

孩子突然停下来,弯腰捡起一样东西来,脸上挂着惊喜的笑容。

母亲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了孩子手里的是一个塑料的瓶子。

“妈妈,你看这里有一个瓶子,我们攒很多瓶子就可以得到很多钱。”男孩兴奋的对自己母亲说道。

母亲眼眶微红,自从男孩知道瓶子可以卖钱的时候,男孩每次回家见到瓶子,都会激动的过去捡起来。

母亲拍了拍男孩的头,继续前行着。有了瓶子作为动力,男孩的脚步也变得有力了一些。

而男孩最开心的并不是捡瓶子,尽管那是归途中的一大乐事,但最快乐的却是当他回到家时,他的母亲便会开始生火做饭了,他则可以在床上小憩一会儿,当一阵白粥的清香飘出,他的母亲会叫醒他。

他端着白粥,当那一口温润的,细腻的粥滑进食道,落进肚子里的时刻,便成了他最为幸福的时刻。

男孩长大后,不记得路上的风景,不记得每次回家的时间,只是记得天很晚了,最后那段路上没有灯,不太明亮的月光透过树荫的缝隙照在路面上,形成斑驳的银白色光点,他弯下腰捡起瓶子,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像是收获了一场梦。回到家他很累了,但是当他休息片刻醒来时,总有一碗白粥,清清亮亮的,温润细腻的等着。

他不知道的是,母亲跟在他的身后,每当他捡起一个瓶子,母亲的脸上便多一次泪痕。每一次熬粥,他的母亲要点燃柴火慢慢来熬制两个小时。

那段日子很苦,但是他的母亲却将这种苦楚化作了幸福的回忆,烙印进他的心里。就像童年时的白粥一般,填补着他饥饿空虚的人生。

男孩告诉我,岁月里走过了很多片段,许多新的覆盖了旧的,可是刻骨铭心的挂在高处,不论多久,都无可替代,也难以忘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