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花落》第三章:我们很平凡,我们不平凡

《沉香花落》第四章 你好,好久不见

我们没有所谓的新舍友Party,宿舍里面大家默默的各顾各的整理东西。我坐在书桌前面看着新买的小时代,那时候听说小时代要做成电影我立即上网买来看以免未来看了电影后影响我看书的效果。

是的,我就是一个脑子有洞的少女喜欢跟风喜欢八卦。

“你要不要喝”软软的声音从我耳旁传来。齐刘海大眼睛小小的梨涡,整个人看起来很腼腆让人不禁想有保护的欲望,笑起来也是让人觉得那么舒服。拿着一瓶酸奶递了过来。

“谢谢”我伸手接过“我叫莫浅(且莫搁浅),你呢?”

我们学校是六个人为一个宿舍,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衣柜宿舍还有独立的卫生间跟阳台,而她正好在我对面我们的位置都是在宿舍门口。

“我叫刘欣亦”她靠在书桌边梨涡浅笑。随后她看到了我书桌上面的小说,她便从她那里拉了凳子过来两个人的话题也从小时代开展到彼此的中学时代。

学生时代的友谊就是那么的纯粹,大家看着彼此舒服就可以一起玩耍了,也许是同样第一次身在异乡而需要彼此去互相取暖。

11点学校准时熄灯。每当学校吹了熄灯预备喇叭时我总觉得那就是在催命的咒。

第二天,由于昨晚才到学校洗好弄完跟磨磨蹭蹭了一下将近12点才上床入睡,八点半上课我将近八点才起床,我匆匆忙忙的下床看到阳台跟厕所里面大家都在刷牙我只好先回去换衣服。

就在我们大家洗簌完毕匆匆忙的正准备出门上课时,从6号床的蚊帐里面伸出一颗头”你们等等帮我签个到可以吗?我叫林阳光”

对于美女的请求我想无论男女应该没有人会拒绝吧!

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跟着主人一样睡眼惺忪的搭在胸前,白色的背心睡裙正好包裹着她纤细的身体,半睡半朦胧着眼想必是我们刚刚洗漱的时候把她惊醒,无奈温软舒适的床紧紧抱住她唉………

“可以啊!”刘欣亦在我还未反映过来的时候应到,随即匆忙的拉上门大家跑去学校的小超市买了个面包跟牛奶就去上课。

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所以迟到了老师们也就无所谓的打马虎眼过去了,进去的时候老师正好在做自我介绍跟对于我们这门课程未来的一个学习计划。

相信大部分人的青春都是平淡而朴实的,我们没有一个刻骨的恋情没有徐太宇跟柯景腾自己也不会是林真心或是沈佳宜。我们只能看着别人拥有那所谓的青春,而自己终究是被遗忘在一边的小沙尘。没有优异的成绩没有出色的外表,我们更喜欢的是跟着自己三两个好友吹吹水听着歌看看小说。

我们很平凡我们不平凡。

我们也有爱而不得的人。

那年我们偷偷暗恋这一个你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人,我们在暗恋的对像面前把自己埋的很低很低不敢轻易给人窥探到。这场“恋爱”最终会伴随着我们的青春一同深埋在记忆深处,未来我们会真正属于自己的爱人。而那个人始终还是会埋在心头,我们并不是忘不了他或者说喜欢他,只是他刚好贯穿在我们整个年少时代成为我们青春记忆的一部分。

但凡所有没有开始或者不了解对方的我都称之为迷恋。

是的!我们只是迷恋他的外表或者刚好有某个瞬间触动到我们那懵懂的情愫。

大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跟有趣,大家每天的生活除了上课就是睡觉跟上网,不知道是不是高中的时候拼了太久来到大学后开始松懈了,一开始还会保持着高中的良好习惯跟作息时间,慢慢的也就开始懒惰下来。

同样我们也是在这座小社会里面看淡了人情冷暖。

自以为找到了真爱其实最后不过是生命的一个过客,我们哭泣、怨恨、厮打、争吵,最终越走越远。

自以为是过命的交情最后不过因为时间或者一点误会不欢而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交情最终不是一捅就破。

在宿舍里面我们四个单身的很快就玩在了一起,另外的两个因为有了男朋友而鲜少去上课所以大家也就很少有了沟通的机会。

林阳光跟他的男朋友是在高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高三那年他们为了保住彼此的恋情而奋力读书虽然最后还是只考了普通大学,但是相对比起以前的学习成绩也算给了双方父母一张不错的答案,成绩出来后彼此的家人再也没多说什么,再加上双方家庭在厦门也都有自己的产业,上大学不过是为了让他们多进修下毕竟现在年龄也太小如果现在贸贸然让他们接手家里的生意也不太妥当。

当我每每看着他们的时候我脑海都会出现一句话:郎才女貌。

我很羡慕也很喜欢阳光对待感情的态度:不依附任何人也不会过多的期待他人,那么透彻又那么现实。

她有一张非常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每次我都会调侃她长了一张网红脸,而她偶尔也会反驳我:“我既不化妆也不整容纯天然的”

每次她一说我就自动屏蔽了,毕竟斗下去输的是我,更何况我还要蹭人家的网。

另外一个住在五号床就在阳光对面,宿舍唯一两个目前不是空窗的人。她跟阳光似乎是两个极端,如果说阳光是个独立体那么她就是赤裸裸的依附体。阳光的独立是因为家里的成长环境所带来的,爸爸妈妈在外经商极少有时间去陪伴她更多的时候还是家里的阿姨在照顾。

而五号床高依依生在长在一个工薪家庭,父母也只有她一个女儿关爱也就自然多了起来,工作稳定陪伴的时间也就充足在孩子最该独立的时候选择了陪伴。

高依依也是宿舍唯一一个最不受待见的,可能她的这种娇滴滴是我们宿舍所有女汉子所不能接受的。

三号床欧阳云是个女汉子,其实我从小一直偏爱这种女性气息较少男性气息较多的妹子,第一次跟欧阳云聊天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原来你就是莫浅啊!军训的时候老是听到班长在找你,哈哈哈”

嗯…….原来我是这样出名的啊!

四号床马小雨,我一直不能理解一个有洁癖的人,宿舍的地板哪怕有一根毛发她都会接受不了,而我们常常因为她的洁癖而搞的精神高度紧张。

缘分是件很妙的东西,他让我们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女孩聚在一起,而最后我们会终将回到自己的归宿地,从此成为彼此记忆中的那个样子。

而我该该何去何从…….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