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浮生六记》

闺房记乐

我才知原来真的有女生有女扮男装,与夫君逛水仙庙,这位沈三白也好风流,在礼节繁缛的清朝,愿让自己妻子以女扮男装的方式出去游玩。我欣赏他的妻子陈芸心路活络,佳人不仅貌美,也颇有才情,更赞赏沈三白的不迂腐,不守旧,“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同时,我也不解于陈芸为夫君纳妾之事,若夫妻情深伉俪,为何还要第三者介入?她为沈复谋求佳人,是为了讨好沈复?还是不爱沈复,用一佳人打发他,自己不用日日伴在夫君身边?此举行为,放在今天的社会来看,定会引来众人口舌。

闲情记趣

古人的生活应该比现代的人要有情趣,古代的文人玩“射覆”行酒令,现代人不兴,玩的是王者荣耀、“吃鸡”,往后还会被淘汰掉,诞生出新的游戏。古代人还懂花,会认花,会赏花,会种花,现代人只知道在情人节要买玫瑰花,母亲节买康乃馨,教师节买花,毕业典礼买花,当天抱着花拍过像后,这花也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了,顶多拿些清水养着,看着心里愉悦,并没有什么可想可说的。和古代人对比起来,不知少了多少闲情逸致。

有幸的是,这章闲情记趣中详细地介绍了插花的细节,给我们提供了不少干货,可拿来即用。如果那些上插花课的老师们,知道《浮生六记》这本书的话,定会推荐学生们读读这一章节的。

有意思的是供养佛手和木瓜,犹记得《红楼梦》中“贾宝玉初试云雨情”这一章节中,秦氏的房间便供奉着木瓜,我只知现代人吃木瓜是为了丰胸,布置供养是何意?书中提到“佛手很忌讳喝醉了之后去嗅,倘若嗅了,佛手便容易烂,木瓜则忌讳出汗,一旦出汗,便得用水洗”这一点,倒是很有意思,让我印象深刻。

我家家教很迂腐,父亲不愿意我到处走,他固执地认为女孩子应该要在家。我看书中的陈芸和沈复,常常寄居在他人家中,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怜我一个现代人,竟不如古代的女子自由。

我们现代的人都活得不如古代人,论才情,古人会书法,会画画,会作诗,会写文章,会行酒令。我们现代人只能沾上一两个,像我,也只是会点书法,会写点文字。其他都是一窍不通,只知道有,不知如何有。

我读到沈复夫妇与友人到菜花地里喝酒这一部分,越发地羡慕起他们来,他们的雅趣令我欣赏,陈芸的蕙心兰质使我称赞。不愿对着花喝冷酒吃冷食,正为此苦恼,陈芸雇了个馄饨担子去生火煎茶煮酒,酒肴烫热温熟,大家坐在地上开怀大嚼,实为美哉,乐哉!

夏天荷花初放,芸用小纱囊,撮少许茶叶,放在荷花心。第二天早晨取出,烹了雨水来泡茶,我想那茶香袅袅,一定令人神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