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惶诚恐

张爱玲说:人到中年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我想说:人到中年的女人,时常会觉得万般不安,因为她一闭上眼睛,容颜又老过一天。更不堪的是,闭上眼睛却失眠,还要细数着这皱纹渐渐蔓延……

2018年,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改革开放已经40年,身边的人和事更迭变换。

2018年,僵硬的关系缓和了吗?爱皱的眉头舒展了吗?你的一根筋掰过来了吗?

2018年,想不明白的事太多太多。

2018年,暖心的幼儿园被清退,就是那个不豪华,甚至质朴得有点简陋,只有满园的大树和泥土,只有果园和木头爬梯,只有都像野生猿猴的浑身脏兮兮的孩子们的农场幼儿园,但是,孩子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开心二字的幼儿园。

你问我这样的幼儿园为什么要被清退?

有关部门说,因为这片森林果园属于农业用地,不可以办幼儿园。

就像一位学生家长所说:校舍、卫生、安全等等所有的审核都通过,就是用地性质这一项不符合。土地部门也没错,规定就是这样写的。只是,对于每天生活在这片森林里的孩子们来说,用地性质,那是什么?

我们的学前教育,到底是在进步,还是倒退?

农场和幼儿园,就真的不可以共存吗?

园长在家长群里通知解散的时候,我哭了,就像每一个平常日子一样:line up, one by one,come on, see you!

2018年,足慰平生的事也有一些。

老爸的鱼钓得不错,老妈的饭做得不错,老公的肥减得不错,暖心的诗背得不错,小外甥女的习学得不错。

还有,身边那些——

无论你态度多么恶劣,语气多么不屑,无论你多么窝囊,多么没出息的样子,那些不嫌弃不放弃,在关键时刻给你出谋划策,劝你改变或看淡,为你疏导心灵垃圾的亲人们一直都在。

你又何德何能,万般诚惶诚恐,有人愿意为你做这些。

2018年立过的flag历历在目还没来得及实现,2019年还剩几天?不管怎样flag年年要立,别管实现不实现,万一哪天老天瞎眼了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