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哥

        我的记忆中二哥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专抢我的食物,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二哥的行为往往会导致我哇哇大哭,随即招来父母一顿训斥,然后不了了之。所以在父母给四个儿女一人一份分好去做事情后,我就远远躲起来吃,叫另外两个哥哥帮我看牢,特别是看到二哥狼吞虎咽吃完后,狼一样冒着绿光的眼睛盯着我手上的食物时,我就提心吊胆,即使我再小心翼翼,还是经常难逃魔爪,他会一把抓过塞进嘴巴,三两下就下肚然后跑掉不见踪影,动作之快速迅捷,连另外两个哥哥都防不胜防。后来读书了,抢我食物的机会就少了,因为我的躲避防御能力已经大大提高。长大以后我的反应能力比较快可能跟这个也有关系,哈哈!

        第二个印象是调皮不爱读书。父母经常要拿着藤条去找二哥,因为二哥明明按时背着书包去上学的人却又没去上学,我也会去帮忙找。我经常是在当地林业站的树堆里找到他。可见他背着书包,四仰八叉在树堆顶晒太阳。如果是父母先找到,那是要吃藤条的,要是我先找到,当然是通风报信,然后乖乖去上学。另外,经常有家长上门讨说法,说二哥打他孙子什么的,我妈会马上烧上三个鸡蛋或者面条作为点心赔罪,最后也就看在我妈老客气的份上安安静静的走了。

        第三个印象是他是最聪明的。什么东西一学就会,跟着父亲学做木工,当时可是时尚的职业。人家要学三四年出师,他两年基本就都会了。父亲特别欣赏他。二哥成家后,后来改为锯板,是个远近闻名的好手,大家都爱请他做,锯的板又好用出料又多特别合理。一家四口人全靠他一个人的手艺养活着。我现在家里用的衣架还是很多年前二哥按照我的要求亲手做的呢,至今还超级喜欢。

        我最佩服的是二哥还是一个温柔勤快的男人。结婚后嫂子因为身体不好,二哥里里外外都的忙乎,还要照顾两个女儿。让我特别佩服和尊重的是,几十年如一日对嫂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且无怨言。一双因为锯板而变得超大的手掌,超级粗的手指,每天晚上定时给嫂子端水、洗脚、擦脚,当我意外看到并得知已经很多年的时候,我真的被感动到了。这是一个内心有多柔软的男人可以做到这样。

        我最敬重的是二哥是个孝顺体贴的儿子。在父亲生命垂危最后的半个月时间里,他丟下手中正在干的活,与父亲寸步不离,没日没夜的照顾和陪伴。后面父亲大小便都在床上,他一点都不嫌弃,不厌其烦地给父亲翻身擦洗仔细料理。父亲要吃西瓜,也是他去买来喂他,父亲说就想这样吃。直到父亲走到生命的终点,是他陪伴到最后。

      二哥的生活虽然有许多遗憾,但是我看到更多的是感动。我至今还会不由自主的牵起他的大手,他也会温柔的叫我小妹,感觉又回到小时候了。感恩我的生命中有二哥。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