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战龙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再次出征

江攀龙弯下腰,从行李传送带上拾起两个拉杆箱,将它们在地上竖立起来。他把两个箱子的拉杆同时抽出来,用右手拉住宽大一些的深蓝色箱子,再用左手拉住贴着鲜红色草莓纹饰的粉色箱子,双手分别推着两个拉杆箱,往玻璃门的方向走去。

原本停留在玻璃门周围的大片旅客中央的萧欣阳一蹦一跳地走过来,伸出双臂,搂住江攀龙的左臂,倚靠在江攀龙的臂弯上,并用小手接过自己的行李箱,握住贴着两颗草莓贴纸的粉红色把手。她粉嫩的小脸紧贴在龙形文身的表面。

“喂,你们几个!还没出来吗?”

江攀龙把自己手中的深蓝色行李箱转动一下,让刚好迎着自己冲过来的两名青年旅客顺利地把满满当当的手推车推向自动门,随即抬起手,转过身,向围在回环状传送带周围的几名同伴叫喊。

“估计还得等一会儿啊!行李还挺多的呢!”

站立在传送带边缘的冯必成一边向江攀龙挥手,一边擦掉自己领口流下来的汗珠。宽阔的传送带周围人满为患,几乎完全被人头和手推车挤满,连落脚的空间都找不到。成百上千件行李在宛如长龙般来回盘旋的传送带上转来转去,其中不只有大大小小的行李箱,还有被牢牢地封起来的纸箱和包裹,甚至还有几个鼓鼓囊囊的袋子。隋永、金鑫和季晓平分别站在一个头戴同款黄色帽子的旅行团的中间,耿博、黄天伟和娄志斌则站在另外一侧。

没有挤进人堆里的,是宫嘉良和跟在他身边的翟梓慧。宫嘉良低着头,双手捧着手机,正在不停地发信息。站在一旁的翟梓慧则低下头,几乎把脸凑到宫嘉良的脸上,一边大口喝着自己手中的奶茶,一边偷看宫嘉良正在发的信息。宫嘉良似乎没有注意到她,对她的动作完全没有反应。

江攀龙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自己也抬起手背,轻轻地擦掉自己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由于机场内的旅客实在太多,机场内的空调的制冷功能似乎完全被密密麻麻的人群散发出的热量抵消,吹出的凉风似乎根本无法吹到他们身边。

“龙哥哥,咱们是先去民宿,对吧?”

萧欣阳拉开自己的手包,从手包里取出一包纸巾,打开包装,从中抽出两张散发出微弱香气的纸巾,递到江攀龙手里。

“是啊。我们总得先把行李全都放下,再把住房划分一下,不是吗?”

江攀龙接过纸巾,把自己的额头、脖子和手腕都仔细地擦过一遍,随即转过头,看向萧欣阳。

“对了,阳阳,你哥哥……也是今天到上海,对吗?”

“对呀。他说,他和他的几个朋友会在下午四点左右到。”

萧欣阳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回复自己收到的信息。从她的手机屏幕上弹出的消息连成一片。


取完全部的行李之后,江攀龙一行人沿着通道走出机场大厅,来到出租车上客点。在上客点等候的客人大约有十几个,分成四组,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在上客点排好队。

几分钟过后,四组客人先后上车离开。排列在后方的队伍中的空车有条不紊地递补上来。

“我们坐三辆车吧!”江攀龙转过身,对自己身后的同伴们说,“我坐第一辆,斗神坐第二辆,赤瞳坐第三辆!没问题吧?”

“没问题!”

冯必成和娄志斌先后抬起头,向江攀龙点头。除了一直埋头发消息的宫嘉良之外,其他玩家也纷纷点头,表示自己对这样的安排没意见。

“Blake!梓慧!你们两个和我们坐一辆车吧!我们三个一起坐后排。”

萧欣阳伸出手,去拉翟梓慧的手。翟梓慧似乎没反应过来,差一点没有站稳。

“……啊?”

宫嘉良突然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露出惊讶的表情,嘴巴张得几乎快要和萧欣阳的小拳头一样大。围在他身边的几个青年男人先后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所有人先后钻入出租车之后,三辆车先后发动,向众人共同的目的地驶去。

“Blake,小曹他们几个是一起给你凑的房费和路费吗?”

系好安全带之后,江攀龙便伸出手,调整自己右手边的车载空调的出风口,把风向往上方调整,以确保凉风不会直接吹到坐在自己身后的萧欣阳身上。他知道,她不能直接吹温度太低的凉风,被吹到就很容易感冒。

“嗯……是的……”

宫嘉良有些不好意思,一边连连点头,一边把身体向左侧的车门挪动,让自己尽可能地和翟梓慧保持一定的距离。以他、萧欣阳和翟梓慧的体型来说,出租车的后排车厢不算拥挤。但是,翟梓慧却总在有意无意地把自己露在外面的肩膀向他靠过来。

“小曹、河马、飞鱼,还有图腾鸟他们几个,都分别为我出钱……不过,报名费完全是我自己攒的……”

“哦?那你不就是‘全村人的希望’嘛?你可得加油干,争取拿名次啊!”

翟梓慧忍不住抬起手,去摸宫嘉良的脑袋,五根手指在宫嘉良的头上乱揉,把宫嘉良的头发揉得像鸟窝一样。

“呃……梓慧姐,你别这样……”宫嘉良拼命地左躲右闪。

“好啦,梓慧!”萧欣阳也忍不住笑起来,伸出双手,去拉翟梓慧的双臂,“你不要再欺负Blake啦!”

“谁让他这么可爱呢……”

翟梓慧撅起嘴巴,露出一副有点倔强又有点不服气的表情,把身体扭回来。

宫嘉良再次低下头,脸颊开始泛红。无论是他,还是曹骏、蓝进泽,平日里都很少和异性接触,尤其是年龄稍大一点的异性。他能够感受到翟梓慧对他表露出的好感,却又不好意思明白地拒绝。因为,他难以辨别,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好感……


“对啦,Blake,”萧欣阳侧过身,看向宫嘉良的侧脸,“你是第一次来上海吗?”

“啊?哦……”

宫嘉良似乎又被吓到,尖叫一声,愣在原地好几秒,随后才不停地点头。

“这是当然的啦,阳阳,”江攀龙转回脑袋,“他和小曹、飞鱼他们都从来没有离开过清河。他们几个的家庭条件都不算太好,基本没有什么钱和机会出去旅游。要不然,他为什么还要发动大家一起给他凑路费呢?”

“哦哦。是这样啊。”

萧欣阳乖巧地点头,随即扭过头,看向车窗外侧的宽阔车道。驶入大路之后,和他们所乘坐的出租车并驾齐驱的车辆便越来越多,几乎能够组成一片完整的车阵。和堵车或者交通事故所造成的车阵不同,这一片车阵是有条不紊地前进的,并且,大多数的车都光洁如新,档次也多半不低。

“照这么说,我还真是幸运呢。在我哥哥和我都还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的工作都还没有那么忙。基本上,每当哥哥和我放假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带着我们去旅游呢。”

宫嘉良和翟梓慧双双把目光投向萧欣阳,露出羡慕的表情。平日里,萧欣阳一般很少向他们和她们分享自己的家庭生活。

“爸爸妈妈都和我们说过,只要条件允许,就应该尽可能地多出去走走,多长见识,”萧欣阳笑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看来,我哥哥和我都真是幸运呢。我们在比较年轻的时候,就得到出门开阔眼界的机会。”

“对啊,阳阳。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应该尽可能地去帮助我们的同伴啊,”江攀龙也笑着说,“我们要尽可能地让没有太好的条件的人也能够拥有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哈哈哈!”

翟梓慧忍不住大笑起来。她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摇头晃脑,一边手舞足蹈,略微卷曲起来的头发左右乱晃,穿着皮凉鞋的双脚不停地踢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底部。

宫嘉良忍不住扭过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翟梓慧。他实在不明白,这么一句平淡无奇的话的笑点到底在哪里。


抵达目的地之后,所有人先后从出租车上下来,拿起自己的行李,从行人通道走进小区。近乎完全封闭的小区是不允许出租车随意进出的,即便是小区内的住户登记的车辆,也必须要等待塑料杆边缘的摄像头拍照,等到电子显示屏上显示出车号,才能放行。

小区大门前方的车道直通向宽阔的正圆形花坛。花坛周围是一整圈环形车道,分别通往三个方向。其中两个方向是位于小区两侧的地下停车场入口,另一个方向则是围成圆弧形的大片摩天楼中间的一条宽阔的通道。这条通道刚好位于两个单元的大堂之间,左右两侧各有一条人行道,中央是两排车道。宽阔的车道在一片种满高大绿色植物的半月形花坛前方分成两条弧形的窄车道,绕过摩天大楼各个单元的后门,通往位于小区另外一侧的一排住宅楼。那一排住宅楼是一片档次比较高的三层小楼,大门两侧有被卷帘门遮挡住的车库,光洁如新的防盗门前方有一片台阶。

“哦!就是这里呀!”走在最后的隋永忍不住抬起头,看向正对着车道的那一扇单元门,“看起来还不错嘛!”

“是啊。这一家民宿在网上得到的评分还是不错的。网站上面说,他们这一家的房间都足够宽阔,很适合大家庭或者青年旅行团一起住。”

江攀龙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QQ,调出消息栏中最上方的那一条消息。这条消息,是民宿店家的工作人员发送到他手机上的两条密码。第一条是进入防盗门的密码,第二条是打开房间门的密码。他点击手机屏幕,把这两条密码发送给自己的每一位同伴。


抵达防盗门前方之后,江攀龙便在电子按钮上输入密码。所有人自动排成一队,背着自己的背包或手包,拎着自己的行李箱,排队走进小楼。原本在小楼前方的车道两侧遛弯或者闲聊的几位老人先后扭过头,把好奇的目光投向突然出现的这一群年轻人。

众人很快爬上楼道里的几级楼梯,走到一楼的两间房门中间。江攀龙走到楼道左侧的门前,在电子密码锁上输入密码。

随着一声清脆的“叮”,大门自动向外侧一弹。

“进去吧。”

玩家们纷纷涌进房内,把自己手中的行李箱顺手往正对着大门的嵌入式鞋柜里一推,便齐刷刷地转过身,向位于鞋柜右侧的客厅看去。

客厅里没有太多的摆设,只有悬挂在墙上的一台大屏幕电视,以及一整套沙发和茶几。两个宽阔的双人间全都大开着门,房间里摆放着标准的双人床,床上铺着全套的被褥。从外表上看,通往阳台的那个房间原本应该是书房,却也被改造成一间双人房,原本应该摆放书柜或者方桌之类的家具的地方被摆上床,只有一张稍微大一点的书桌能够看出它原本的样子。房间的另一扇门刚好通往阳台,透过滑动的玻璃门,刚好能够看到窗外的马路,以及种植在马路两侧的大片绿色植物。几缕阳光刚好从被玻璃墙遮挡起来的阳台照射进来,投射到书桌正前方的床铺上,在床铺表面画出几道笔直的金线。

“哇哦!”刚刚把自己的背包从肩膀上拿下来的金鑫忍不住感叹,“这环境,比咱们去年订的那一家好很多啊!”

“那是当然的啊,”冯必成摊开双手,“这一家的价格也比去年的那一家更贵。不过,一等价钱一等货。而且,这里距离会场比较近,距离卡店也不算太远。”

“哦?距离会场近?”

金鑫、季晓平和耿博先后扭过头,看向冯必成,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他们三个都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你们都没仔细看公告和新闻吗?”冯必成露出更加惊讶的表情,“这一次的大赛,是直接在官方刚刚修建完毕的科技馆展厅里面进行的!官方QQ群、微博和微信账号里面都说过啊!”

“哦……”

“是这样啊……”

隋永、金鑫和季晓平先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耿博反而没有感到意外,只是默默地把自己肩膀上的灰色背包摘下来,放到同样是灰色的行李箱上方。

“这样一来,主办方就不再需要煞费苦心地去租别家的场地。”

江攀龙笑着点点头,随即把脑袋往左一转,看向位于鞋柜另外一侧的几个房间。除去主卫生间之外,另外三个房间都显得有些拥挤,看上去像是单人间,里面摆放的却都是双人床。其中一间稍微大一点的房间中还摆放着一张单人折叠床,另外两个房间里则只剩下供两个人来回走动的空间。就连实际面积和阳台差不多的厨房里也摆放着一张稍微小一点的折叠床。

“好啦!先安排房间吧!阳阳,梓慧,你们俩先挑吧!女士优先嘛!”

“啊?”

隋永的下巴几乎快要把喉结完全遮挡住。他大张着嘴巴,先看向江攀龙,再看向萧欣阳。

“不会吧,龙皇?你们两个还没开始同居啊?”

“去你的!讨厌!”萧欣阳忍不住握起小拳头,捶打隋永的胳膊。

“滚!你以为我像你似的吗?”江攀龙也一巴掌拍在隋永的后背上,差一点把他拍到鞋柜上。


“哈哈哈……”

哄笑声瞬间充满整套房子。金鑫、季晓平和娄志斌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一边推搡已经满脸坏笑的隋永。

萧欣阳忍不住低下头,长发自然地垂下来,遮挡住泛红的脸颊。她拉住翟梓慧的手,向靠近阳台的那一间双人间跑去。


2020.3.9

上一章链接:《极战龙皇》(250)最后的忠告

下一章链接:《极战龙皇》(252)“永夜”叶鹏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