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还在和论文作斗争,一天都没出门,也没拍照,翻出去年暑假拍的照片出来修。当时做为“看中国·外国青年影像计划”的志愿者在凯里一偏远山村待了一周,闲时拍了一些当地的人物,没有摆拍没有沟通,都是随手抓拍,倒是显得淳朴真挚。

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_第1张图片
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_第2张图片

我们住在村长家,当时嬢嬢(贵州将阿姨叫作嬢嬢)正在打豆腐,最传统的做法,我只是小时候看外婆做过。阳光从木板房的缝隙里透过来,满屋的烟尘是的阳光看上去一束一束的,这不就是所谓的“丁达尔效应”吗!耳闻不如一见,赶紧拿出相机拍了下来。

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_第3张图片
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_第4张图片

这是村长的小侄女,特别喜欢我给她拍照,我说,摆个姿势吧。她立马伸出了剪刀手,笑得我相机差点拿不稳。


这是出去转悠的时候拍的。虽然从小在乡下长大,但从未干过农活下过田地。不过乡下人的辛苦,却也是耳濡目染。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毕生劳苦的人。

村长邻居家的嬢嬢们在晒谷坪拉家常,我想给她们拍张照,她们特别羞涩,捂着脸说“太丑了”。可在那眼里,我却看到了神采奕奕。

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_第5张图片
摄影 |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_第6张图片

我们去寻一个还记得仫佬话的婆婆的时候,偶遇了这位婆婆,她在家门前剥着蒜,给我们讲仫佬族的故事。


每日发布一图/组图求喷求赞求点评,不定期发布手机修图小教程,都是实践经验。与君共勉,不忘初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