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客住•白棉毛杜鹃

留客住•白棉毛杜鹃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留客住•白棉毛杜鹃】

绿帘卷。碧水欢、素装新换,艳阳晴好,玉影逍遥莫辩。

芳树依依韵雅,满袖萦香,折枝红玉浅。

星前骨冷,静心难,相遇视为不见。

自香远。玉雪抱轻云,白莲片片。

絮语纷纷,顾盼周郎青眼。

留恋处人慵懒。俯仰烟霞,潮流奔万变。

伤心可画,待知音,可付与莺和燕。


留客住•白棉毛杜鹃_第2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注:左上角为白棉毛杜鹃,行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右下角的粉棉毛杜鹃上。



假如你是一株和粉红伙伴“玉影逍遥莫辩”的白毛棉杜鹃,即便一样有着“芳树依依韵雅”,一样“满袖萦香”,却只因为“折枝红玉浅”天生为白色肌肤而落得个“相遇视为不见”的下场,只能成为”星前骨冷”的牺牲品,你会怎么办?

你会“静心难”,还是“自香远”?你会“玉雪抱轻云,白莲片片”守住自己的本心,还是不如“絮语纷纷”,每日只一门心思“顾盼周郎青眼”?

你是“留恋处人慵懒”光靠着曾辉煌过的记忆活着?抑或是说服自己“俯仰烟霞,潮流奔万变”,总有一天潮流会变回来,只要专心做自己就好了?即便“伤心可画”,却亦可以在“待知音”的同时为“莺和燕”做出贡献,也不枉来世一遭?

说到潮流,不禁让人想起认知神经学家利伯曼(Matthew D.Lieberman)博士在《社交天性》(Social)一书中便提到,按我们现在的想法,如果给男孩子穿上粉色的衣服一定会被人怀疑这家人是否精神上有问题。可是, 100年前婴儿用品的配色却和现代截然不同。

其中,1918年的一份贸易杂志上的评论如下:

一般公认的规则是,粉色是给男孩准备的,而蓝色是给女孩准备的。原因在于 粉色是一种更果断、更强烈的色彩,它更适合于男孩子;而蓝色则让人感觉更加细腻纤巧,因此适合于漂亮的女孩子们。

不知何故,潮流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假如现在有杂志胆敢刊登上面这则评论,别说编辑立即卷铺盖走人,就是这杂志社也要面临被倒闭的风险了。哈!哈!哈!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心流》(Flow)的作者米哈里•契克森米哈便有如下总结:“ 我们所关注的对象和关注的方式决定着生活的内涵和品质。”


确实如此,假如你一味地沉浸在逆境中,那么极有可能你所看到的事情除了糟糕还是糟糕。而如果将关注的对象改变一下,或许改变的不单是你的命运,更有可能是生命的幸福和丰盈。

笺    注

白莲片片:源自岑参的《田使君美人舞如莲花北鋋歌》中的“美人舞如莲花旋,世人有眼应未见”。
顾盼周郎青眼:源自瑜少精意于音乐,虽三爵之后,其有阙误,瑜必知之,知之必顾,故时人谣曰:「曲有误,周郎顾。」
伤心可画:反用唐 代 高蟾《金陵晚望》中的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个人愚见,如果一个人对生活的感触够深,技艺够精湛,伤心还是可以用笔用诗画出来的。

备    注

留客住•白棉毛杜鹃_第3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1、此词押中华新韵。按柳永的《留客住•偶登眺》格式填词。并已通过检测。

留客住•白棉毛杜鹃_第4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2、图摄自深圳罗湖梧桐山。

3、以上的解读是在写诗时的所思所想。一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看懂并喜欢上中华古典诗词;二是为了哪一天自己再失忆时能够看懂自己所写的诗词。因而,若只愿沉浸于诗词世界的读者可忽略不看。

4、不过,事后再回味可能又有新的启示,而且每个人理解的角度不同,可以从多个出发点进行解读,或许这正是写中华古典诗词的魅力所在。

5、以诗词言志,以诗词写史,记录生活的痕迹,见证蜕变的年代。

6、诗人华兹华斯有言:“我相信我的诗歌之使命便是安慰受苦者;使开心的人的更加快乐,好让白天的阳光更明媚;教导年幼者及各年龄层有仁爱之心的人学会真正地观察、思考和感受,让他们在行动和心灵上更有德性。这就是它们的职责,我相信在我们作古多年后,它们仍会忠实地完成这个使命。”——以此共勉。

7、生活还有中华诗词这个心理医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