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困顿与美好

这个时代的困顿与美好_第1张图片
2016年7月14日19:30开始的粤相聚活动

原稿摘于锐演PPT的CEO --赵西东,最终由逸轩修改而成

====================================

吴晓波,1968年生人,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曾任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9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年度"中国青年领袖"。

新闻学本科毕业生、调查记者、专业财经作家、财经书籍出版人、自媒体脱口秀主持人、政府经济形势座谈会嘉宾、投资人、千岛湖杨梅岛岛主……拥有多种身份的吴晓波,百变地出现在新闻头条。他,实际上是财经知识界最火热的网红代表。我们都尊称他为“ 吴老师 ”。

吴老师在他46岁时候的一个重要决定:推出个人品牌的自媒体—吴晓波频道。如果说他与一般网红有所差别,他的高龄转型可算作其中之一。但他这次中年转型非常成功,目前,吴晓波频道堪称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个人财经新媒体,聚集了超180万粉丝数,公号文章平均阅读量在10万+左右,比起靠八卦明星敛人气的自媒体,可以说,吴晓波频道简直就是专业媒体人进攻自媒体领域的骄傲。

粤相聚活动开始的时候,吴老师一开场就从大学同学30周年的聚会说起,30年间,同学之间都有各自的变化,也感叹时代在变化。正如狄更斯所说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总体来说,这个时代是美好的,他给予每个人平等的机会,有些人总会抓住某些闪光点,造富的神话一个接着一个。这个时代是开放的,相对于改革开放以前的时代来说,机会更多,上进的人越来越多。

这个时代是美好的,同时也会存在着各种困顿。

在这个经济高速繁荣的时代,吴老师从家乡一条小河的变化说起,那条小河30年前,清澈见底,风景秀美;如今那条小河被上游的纺织工厂严重污染,已是污水横流,大量漂浮物,给人一种罪恶感。类似这样的社会问题还有很多,这就是繁荣背后的种种代价吗?这个是需要反思的地方......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特征相当于1960年代末的欧美,中产阶级蓬勃发展,商业高度繁荣,贫富差距逐步拉大的时代。从目前家庭财富的积累看,中国的物质文明期正进入到那个阶段。中国人国家认同意识非常强烈,制度性的滞后、社会的公平、国家的命运,以及对自己命运的判断,种种交织在一起,很容易进入迷茫期。

我们这个时代,归纳起来有三个困顿:

第一个困顿,来自于对制度的挑战。我们这一代人在未来的二三十年里,所面临的很大的挑战很可能不是来自物质的,可能是来自于对制度的挑战,这个任务非常艰巨也非常困难,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话,这个问题就会延续到下一代,永远不会自动消解。这是我们面对整个社会的一个大的困顿。

第二个困顿,来自于角色和身份的困顿。每一个人,我们都觉得生活在热闹繁华富足的氛围里,你又发现自己非常孤独,你觉得自己非常渺小,社会的进步、别人的成功、物价的飞涨,你都会形成困顿,你的角色定位是什么,你的社会身份如何定位?

第三个困顿,财富与价值观的困顿。中国现在的财富积累非常快,前几个月算过一个帐,世界500强的企业数量,中国比美国少了50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2018年的时候,中国会拥有全世界最多的世界500强企业,这个数据是难以想象的。1996年中国第一家世界500企业诞生,20年后,世界500强的榜单上,有三分之一都是中国的企业。中国的财富积累非常庞大,中国财富拥有者的年龄非常年轻,约在40岁左右,而欧美财富拥有者的年龄普遍在60岁。

未来10年,中国贫富悬殊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对制度的困扰,对自我身份的困扰,对个人财富的困扰,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有困扰。

这是一个梦想闪耀的时代,这也是一个理想冷却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也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我们的小时代。当下时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故事,也是属于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缩影。

我们应该如何给社会更多的交互,让自己在这个小时代里面活出更多的意义。这个时代我们能干些什么事情呢?

吴老师给出的答案:冒险+专业

1999年,上海陆家嘴召开财富年会。这是财富杂志第一次将它的年会放到中国来,是为了纪念中国建国50周年。

财富杂志专门请吴老师主持这次年会。为了搞好这次年会,财富杂志委托承办方专门选址--东方明珠塔。吴老师说,他第一次登上东方明珠塔看黄浦江的景象,和在地面或者二楼、五楼的视野完全不同。后来,东方明珠塔旁边的经贸大厦建好,吴老师登上经贸大厦,看到和东方明珠塔上不一样的视野;2015年建成的上海中心,在它还没有封顶的时候,吴老师就坐着拖斗上到顶层,又看到和经贸大厦不一样的景象,可以看的更远,甚至可以看到海平面。

他觉得这就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的景象和视野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你在陆家嘴爬楼爬到5楼,可能觉得没啥意思,然后下来;然后再继续爬,爬到6楼没啥意思,再下来;再爬到六楼半或者10楼。三座楼爬完,十年就匆匆过去了。吴老师说,转换楼梯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排解焦虑的过程。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期望值,不同的楼层里看到的风景不一样。如果你终生只想看到6楼的景象,你就缺乏动力去挑战自己,甚至于丧失上进心。换个角度来说,假如你从一楼爬到100楼,然后100楼再爬到120楼,那么这个过程是极度容易让人感觉焦虑的,但此时,你看到的景象会有一个质的飞跃,也更能显示你的雄心。人的成长,十年挥手间,越在高处看得越远。冲破了焦虑,得来的反而是更加美好的未来和人生,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商人,都有冒险精神,而不会墨守成规。

吴老师强调地说,“ 他相信那些挺笨的人,甚至很丑的人,由于他的笨和丑,都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的机会,仅仅只有死磕一条道而已。死磕自己,直到成功。” 专业和专注,是另外一个成功的必要条件。

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社会,更不可能改变这个国家,我们能改变的只有自己,让自己在这个商业世界里,成为一个有专业的人。年轻的时候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业,喜欢的企业,成为一个专业的人,这是抵御焦虑最有效的方式,让自己能够沉静下来。

我们应该乐观面对各种困顿,树立正确的社会价值观,努力寻找这个时代的美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