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陌生的美好

君子之交淡如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我缩着脖子夹着伞柄,两手抱着几个月大的婴孩在乡村临时公交站牌处等车。车子姗姗来迟,我的两只胳膊隐隐发酸,早已超出了它能承载的负荷。急待想找一个减负的方法,可怀里的宝贝不是那种可以随意歇手放在地上的东西啊!那稚嫩的小脸,那纤声细语,让人欢喜之余而又疼爱有加。我左顾右盼,开始犯难。几近犹豫之下,还是鼓足勇气向不远处的农家小屋走去。有一个老婆婆在屋里,我说明来意,她客气地递给我一把椅子,示意我坐下,之后便笑呵呵地看电视了。我看了看外面下得没完没了的雨,又看了看怀里的宝贝,不禁犯愁。

我刚坐下来没多久,一辆公交车呼啸而过,像极了一头凶猛的野猪在雨水里狂蹿,蹿得两旁水花四溅。想开口,早已来不及,就这样,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驰而过。那是一种无辜被丢下的感觉。看了看时间,只能无奈地等着,继而内心萌生出一种再等下一辆同样也会搭不上车的忧愁。一直坐着,肯定也是不行的,司机看不到我,抱着孩子追不上车。怎么办?还是继续在站牌处好了。估摸着下一辆应该快到了,正准备站起来,这时屋子里走出一位大爷,他高高瘦瘦,皮肤黝黑,见我这情形,便说:“你坐着,我来帮你喊车!”当时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我正需要一个这样的人呢!

大爷一边和我寒暄,一边站在离站牌最近的屋檐处,眼神瞻前顾后,雨水分明落在他花白的头发上了。几分钟后,一辆公交车飞驰而来,他立马冲将过去,边跑边喊:“停车!停车!”就这样,我顺利上车,怀里的宝贝冲我笑了一个,我笑着差点哭出来。

那位大爷完全可以寒暄几句就去干别的事,抽烟、忙活家务或坐下来和老婆婆一起看电视,然而,他没有。他冒着雨为一对陌生的母子做了一件暖人心窝的好事。

我们没有任何资格要求别人一定要对自己热情,但别人热情了,我们一定要铭记和感动。

又一次,我带宝宝去社区防疫站打疫苗,不带现金,只带卡自以为万事大吉。推着婴儿车取号等号,东拐西拐地等电梯、挤电梯、上电梯、下电梯,终于到了交费处。走到哪儿人都多,特别是办点事的时候,排队总免不了。终于到我了,窗口里突然来一句:“不能刷卡!”窗口上不是明明写着“刷卡到此处”吗?“只刷社保卡!”我其他卡都带了,就是忘了社保卡。只好回到咨询处,说明情况并请求:“这次先打免费的,下次再打自费的可以吗?”“那很麻烦唉!我刚刚已经给你输入电脑了,你看能不能问谁借一下?”我的天呐!等了那么久还限制刷卡,不打还不行,还要问别人借现金。你以为周围的人都是我亲戚啊!我都不认识啊!

正当我发牢骚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腾空升起:“我给你出!”边说边掏钱。我侧脸一看,一个看起来跟我年龄相仿的宝妈。她这一说,我有一种瞬间被当众表白而没有做好任何心里准备的胆怯感。我竟然立马回绝了!搞得别人顿时尴尬而又没趣地愣了一下。好在聪明的导医怂恿了我一句:“可以嘛,你到时微信转账给她不就好了。”因为不想耽误宝贝打疫苗的时间,我又厚着脸皮开口说:“好咯,麻烦你借我一下,我回家就转给你,我拿了个老人机出门。”那位宝妈,不仅再次愿意借给我,还主动提出帮我去一楼交费,而她自己的宝贝留她婆婆看着。总共135块钱。我坐着等待,心猿意马,幸福来得太突然,有点害羞又莫名地窃喜。

互留了电话,回到家耽误了一点时间,下午才微信转给她。真真夸她直爽热情又勇敢!

135块钱,对于一个熟人来说,不多,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真多。多的是这份热心,多的是这个善举,多的是相信他人那份纯洁质朴的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