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逆行者,虽然不是最美的

    拿着社区开好的证明再次走进县城防控指挥部时,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们的证明上没有武汉相关防控指挥部的盖章,与县城指挥部开具通行证的要求不算完全符合。汉阳四新社区们给我们盖上的公章已经是唯一的那根稻草了。这还是在2月7日武汉政府下发关于在外人员返汉方案后才有的公章,算得上是黎明前的那一丝曙光,要知道在这个方案没出来之前,别说武汉,就县城出去都是奢望。

    通行证开具过程不算顺利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因为工作人员在这个特殊时期必须符合制度要求,好在武汉的社区反复跟我说有的居民也是盖了这个居委会的公章后就顺利拿到了通行证,所以工作人员需要请示上级。在等待着工作人员给上级领导打电话请示的时候,那一刻的心飞到了嗓子眼,我会担心由于疫情期间各地政策也许会不一样,所以很怕他会跟我说一句“不行”,那就意味着这两天走了快四万步,辗转与社区,医院,指挥部之间都是白费,即便手中拿着肺部CT结果和医院开具身体健康的证明在目前政策不明朗面前都是一张废纸。非常感谢工作人员向上级领导深切的转达了我们因为孩子太小父母年迈实在照顾不了了,想回武汉的意愿。在工作人员挂完电话略带轻松还有一点笑容,然后跟我说,需要你们写个保证书,保证在疫情结束之前永远不回来,由此产生的后果自己承担,就可以放行了。

我写!心中的一堆石头落下来了一大半,虽然我知道还有一些石头是放在到了武汉西收费站能否顺利通行,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认真的在保证书上签上了名,拿到了那一份只有十一个字的通行证--“宣恩县至武汉市单次通行”,工作人员带着笑脸跟我们说,你是我们这疫情防控期间第一个不是因为工作需要返回武汉的人,我祝你们一路平安,顺利抵达武汉!在指挥部办理通行证排着长队的人群的凝视下,听见我们打武汉来要回武汉去,不由得队伍整体退后了两步。我感觉我就是村里最靓的仔!

是的,谢谢您!我们不是最美的逆行者,我们要回到疫情最严重的武汉,是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孩子的责任,也是因为我们所生活的城市病了,我们想回去看看她。

我是逆行者,虽然不是最美的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有很多的朋友都说,你们能在武汉封城之前回到湖北最西部是一种幸运,五百多公里之外的小县城算的上安全,最起码不用在疫情最严重的城市里体验疫情爆发时期的恐怖滋味。也看到网上有在说离开武汉的500万人是“逃兵”,我没有想去做逃兵,我们的计划是2020年2月2日能够在民政局登记,因为听说汉阳民政局预约登记已经满员,所以我们只能回到我的户籍所在地的小城市,因为不想错过千年难遇的日子。唯一我觉得幸运的是,我们没有带着新型冠状病毒回家,没有影响到我们接触到的人,这和我的处事观相吻合,不做小人,做一个对社会无害的小人物。

图片发自App

  疫情的严重性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每天都在电视里,网络里,朋友圈里看见这次疫情的报道,每天早上醒来第一时间是看新增的数字,从千增长至万的恐怖即便表面故作平静,实则内心恐惧害怕。和亿万普通老百姓一样,我们只能默默等待疫情的结束,做好自我防疫和保护,不出门就是最好的选择。看着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支援武汉,我觉得他们好伟大,恨自己不是医护工作者。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战斗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恨自己不是党员。看着武汉的民众自发的成为自愿者,为这座城市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恨自己不在武汉什么都做不了。虽然我不是武汉人,也没有未婚妻这种土生土长武汉伢对于武汉的深厚感情,但是武汉是我学习,生活和曾经工作过的城市,我熟悉它的大街小巷,熟悉它的每一条路,还有我爱吃的热干面和面窝。而现在,封城之后一切都像静止了,就像网上说,我们的城市生病了。

    是的,武汉生病了,所以我们想回去看看她,即便什么都做不了,能够待在家里也是一种心安。好多朋友知道我们想回武汉后,都劝我们不要回去,就连医院院长给我们开健康证明时也说,劝你们别回去,武汉太严重了。我们这个小县城还不到20例,都已经早早封了城,现在连小区都出不去,武汉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图片发自App

    好在爸妈是支持和理解的,因为武汉还有未婚妻的亲人。只要能走,我们不留你们,如果走不了,想吃啥就给你们做啥,这是爸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在我们办完所有的手续后拿到通行证后,爸妈开始给我们准备食材,米,油,面粉,面条,鸡蛋,蔬菜,肉,水果,一次性手套,还有84和用来消杀的高浓度白酒,还把把口罩也都留给了我们,他们用用过的那几个口罩。东西真的是准备了好多好多,塞满了后排座椅和后备箱,应该是够我们在家隔离十四天不用出门买菜了。

图片发自App

    这次的疫情,把我留在爸妈身边的时间是近二十年来最长的一次,每年的春节一般都是过完正月初三初四就开始返城了,在家的时间往往不超过一个星期。如果站在哲学的角度评判一件事有利就有弊的话,这对我来说应该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2月11日,是我们返回武汉的日子,我们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很多人都在赞美疫情期间去到武汉的医护工作者,称他们为最美的逆行者。我们也是逆行者,虽然我们并不美丽,可我们就是想回去,回到武汉去。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