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744】会议中的嘴脸们。2020-02-17

五年(公元279年)

1、

春,正月,树机能攻陷凉州。皇帝很后悔没有早点出动大军征讨,在朝堂上叹息说:“谁能为我讨伐此虏?”司马督马隆进言说:“陛下如果能任用臣,臣能平定他。”皇帝说:“你如果必能平贼,我为何不用,只是看你方略如何罢了。”马隆说:“臣愿亲自招募勇士三千人,不问他从哪儿来(意思是士兵、农夫、奴隶、逃犯,一概不问),率领他们西征,反虏不足为虑!”皇帝批准。

正月初一,任命马隆为讨虏将军、武威太守。公卿们都说:“现役军人很多,不必另外设赏招募,马隆小将妄言,不足为信。”皇帝不听。马隆公开招募能拉开一百二十斤强弓,一千零八十斤劲弩的人,树立标杆,当场考试,从早上到中午,得三千五百人。马隆说:“够了。”有要求自己到武库中挑选兵器,武库令与马隆忿争,御史中丞弹劾马隆。马隆说:“臣当毕命疆场,武库令却给我魏朝时枯朽的兵器,这不是陛下派臣出兵的本意。”皇帝下令,任由马隆自己挑选,并拨付给他三年军资,派他出发。

2、

当初,南单于呼厨泉任命兄长于扶罗的儿子刘豹为左贤王,后来,魏武帝曹操分匈奴为五部,任命刘豹为左部帅。刘豹的儿子刘渊,幼年时就聪颖不凡,师事上党人崔游,博习经史,曾经对同门师兄弟上党人朱纪、雁门人范隆说:“我看不上随何、陆贾,不懂军事;周勃、灌婴,没有文才。随何、陆贾遇上高帝刘邦,却不能建立封侯的功业;周勃、灌婴遇上文帝刘恒,却不能兴办学校教育;岂不可惜!”于是也兼学军事。等到长大成人,长臂善射,臂力过人,姿貌魁伟,在洛阳做人质时,王浑及儿子王济都很看重他,屡次向皇帝举荐。皇帝召见他谈话,也很喜欢他。王济说:“刘渊文武全才,如果把东南之事交给他,平定吴国不足为虑。”孔恂、杨珧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刘渊的才能器量,确实很少有人能比得上,但是不可以交给他重任。”后来凉州沦陷,皇帝问李熹谁可为将,李熹说:“陛下如果能征发匈奴五部之众,给刘渊一个将军的称号,派他率军西征,树机能的首级,指日可枭。”孔恂说:“刘渊如果斩下树机能的首级,那凉州的祸患就更大了。

东莱人王弥,世代都是二千石官宦人家,王弥有学术勇略,善骑射,青州人称他为“飞豹”。处士(为做过官的士人)陈留人董养见到他,对他说:“你好乱乐祸,如果天下有事,不会做士大夫了!”(意思是他要起事造反。)刘渊与王弥友善,对王弥说:“王浑、李熹因为和我同乡,总是称赞举荐我,但他们的举荐,只是给我带来祸患罢了。”言毕唏嘘流涕。齐王司马攸听说了,对皇帝说:“陛下不除掉刘渊,臣担心并州不能久安。”王浑说:“大晋正以恩信怀柔蛮夷,怎能以无端怀疑就杀人质呢!这胸襟也太狭窄了吧!”皇帝说:“王浑说得对!”正好刘豹去世,就以刘渊继任左部帅。

3、

夏,四月,大赦。

4、

取消部曲督以下人质。(皇帝即位之初,取消部曲将以上人质,如今又取消部曲督以下人质。)

5、

吴国桂林太守修允去世,他的部曲按惯例应分给诸将。督将郭马、何典、王族等几代都同在军中,不愿分开,正赶上吴主孙皓调查广州户口,郭马等趁着广州人心不安,聚众攻杀广州督虞授,郭马自号都督交、广二州诸军事,派何典攻打苍梧,王族攻打始兴。

秋,八月,吴国以军师张悌为丞相,牛渚都督何植为司徒,执金吾滕修为司空。还未正式任命,改派滕修为广州牧,率军一万人从东道讨郭马。郭马杀南海太守刘略,驱逐广州刺史徐旗。孙皓又派徐陵督陶濬将兵七千人,从西道与交州牧陶璜共同进击郭马。

6、

吴国工人黄耇(gou)家中长出鬼目菜,又一位工人吴平家中,长出买菜。东观(宫廷中贮藏档案、典籍和从事校书、著述的部门)查询图书,说鬼目菜是灵芝草,买菜是平虑草。孙皓任命黄耇为侍芝郎,吴平为平虑郎,都给银印青绶。

孙皓每次宴会群臣,都要求每个人必须喝醉,又设置黄门郎十人为司过,宴会结束之后,奏报每个人的过失,眼睛瞪了一眼,说错一句话之类,无不举报,过错大的当场处决,过错小的也记录在案,或者剥人面皮,或者挖人眼睛,于是上下离心,没有人肯为他尽力。

益州刺史王濬上书说:“孙皓荒淫凶逆,宜速征伐,如果一旦孙皓身亡,更立贤主,则又成强敌。臣造船七年,每天都有造好的船又朽坏了。臣年已七十,死亡无日。这三件事(孙皓死,船坏,王濬死),一旦发生一件,吴国就难以图谋了,希望陛下不要错失良机!”皇帝于是决意伐吴。正在这时,安东将军王浑上表说孙皓想要北上,吴国边境部队已经戒严,朝廷于是更议明年出师。王濬的参军何攀在洛阳,上疏说:“孙皓肯定不敢出兵,我们正好趁着现在军队已经动员,掩取东吴。”

杜预上表说:“自从闰七月以来,吴国只是边防部队戒严,并没有新的部队北上,从形势来看,吴国的力量,不足以同时支持东西两线,必定是集中兵力,保住夏口,以苟延残喘,没有多余的兵力西上,让其首都空虚。而陛下听了错误汇报,放弃大计,纵敌生患,实在可惜!如果说出兵会失败,那不出也行。而如今我们的筹备工作,非常完备牢靠,如果成功,就是开创了太平基业;不成功呢,不过是浪费一些时间岁月罢了,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如果拖延到以后,天时人事,都可能有变化,臣恐怕以后更难吧!如今有万安之举,无倾败之虑,臣心中笃定,不敢以暧昧之辞,为国家招来后患,请陛下明察!”

过了整整一个月,皇帝没有回复,杜预又上表说:“羊祜不先与群臣沟通,只是与陛下密议,所以如今反对的朝臣很多。凡事应该比较其利害关系,如今伐吴之利有八、九,而害不过一、二,最大的害,就是无功而返罢了。那些反对的人,一定要他们说说到底有什么害处,他们也说不出来,只不过因为伐吴不是他们提出来的主意,功劳不是他的,所以他就反对罢了。再加上他之前已经反对了,如果现在又赞同,则耻于前言,所以固守己见而已。如今朝廷的事,无论大小,都异议蜂起,各种五花八门的不同意见,虽然是人心不同,各有各的想法,也是因为大家都仗恃陛下的恩德,不需要担心自己说错话,所以各自表现罢了。自秋以来,讨贼的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如果现在又中止,孙皓或许因恐怖而生出计策,迁都武昌,再修缮江南诸城,迁走居民,则城不可攻,郊野又抢掠不到物资,那明年的计划也实施不了了。”

杜预奏章到时,皇帝正与张华下围棋,张华推开棋盘,敛手说:“陛下圣武,国富兵强。吴主淫虐,诛杀贤能。如今征讨,可以不劳而定,希望陛下不要再犹疑!”皇帝于是决定伐吴。任命张华为度支尚书,计量漕运物资。贾充、荀勖、冯紞坚决反对,皇帝大怒,贾充免冠谢罪。仆射山涛退出后对人说:“都不是圣人,没有外患,就必有内忧,如今留下吴国,让他做我们的外患,不是很好吗!”

冬,十一月,大举伐吴,派镇军将军、琅邪王司马伷出涂中,安东将军王浑出江西,建东将军王戎出武昌,平南将军胡奋出夏口,镇南将军杜预出江陵,龙骧将军王濬、巴东监军、鲁国人唐彬下巴、蜀,东西各军,一共二十余万。命贾充为钦差大臣,持节、假黄钺、任大都督,冠军将军杨济做他的副帅。贾充坚持谏止,说伐吴不利,又说自己年老,不堪元帅之任。皇帝下诏说:“你不去,我就自己去。”贾充不得已,于是接受节钺,率领中军,屯驻襄阳,为诸军总指挥。

华杉曰:

杜预一席话,把会议中各种嘴脸说得入木三分。开会讨论决策,绝大多数人都没什么见识,只是各自表现自己,刷存在感。老板如果意见明确,他们的意见都和老板一致,都赞同。老板如果没什么意见,或者意见摇摆,而且性格宽厚,让大家畅所欲言,言者无罪,那算是完了,什么事也定不了!

所谓群策群力,首先要有群策群力的文化,而且有专业的会议引导技术,不是大家都发言就是群策群力,那往往是群魔乱舞。

那反对的人,反对的唯一原因,就是这建议不是他提的,如果干成了,不是他的功劳,他就一定不让你干成!而他一旦开始时反对了,他就要拼死反对到底,因为如果不反对到底,就证明他错了。他错了,就削弱他的权威,影响他的禄位。所以一个个装出一副忠心为国的样子,实际上都是国贼。

正如杜预所言,你真要他们说说,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坏处,他们也说不出来。不过,在这段记载中,山涛的反对理由非常精彩!他说人无外患,必有内忧,所以,吴国这个外患应该留着,以免外患没了,我们还生内忧。这都能想出来,可见实在是找不出反对理由了。山涛也知道他这个理由太荒唐,在皇帝面前说不得,所以他在朝堂上没说,而是散会出来之后,跟人议论。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取悦于贾充罢了,让贾充知道,山涛始终站在他一边。他知道贾充跟皇帝是铁杆,不管意见一致不一致,贾充都是皇帝真正的自己人。

那贾充到底是不是皇帝真正的自己人呢?从皇帝的态度来看,是的,贾充不管怎么反对,最后他还是要贾充做元帅。他们是一家人,其他臣子都是外人。

那贾充到底是不是皇帝真正的一家人呢?从历史来看,他实际上是皇帝家的掘墓人。老板相信自家人,是最大的幼稚,就一定死在自家人手里。老板不能有亲信,每个人都一样亲信。所谓忠恕之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每个人都为他自己奋斗,你也能诚意正心成就每个人,那忠者愈忠,奸者也变忠了,个别养不家的,体系自动就把他排除了。

华杉版资治通鉴【744】会议中的嘴脸们。2020-02-17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l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