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艳的《十个吻》

这几年,很少参加文学研讨会,总是怕听到专家的发言:读书的人少了,文学死了。在这个冬天,我收到山东桓台作家徐艳寄来的散文集《十个吻》,不仅好奇,专家说文学死了,可是作家还是在继续出版新书嘛。

文学当然没有死去。所以我才读到《十个吻》。徐艳常常写的是散文,而散文写作若不留神,就容易变得自我,看不见世界的广阔。尤其是在今天,特别强调非虚构、个人化的时代,散文如何走,也真是个值得关注的话题。徐艳写散文,乡镇生活、亲人情感,浓浓的化不开。这其中多数是经验之谈。有这样的文章,似乎就已够了。

好的散文家,常常是由经验出发,将目光投入更深邃的世界去。这就需要更多的思考与洞察。在《十个吻》中,这样的洞察只是显示出端倪,这也即意味着徐艳还有着更大的写作空间在。水乡情韵、时光的门、十亩之园、采菊东篱,是各有各的风采。

听说徐艳也在写诗,并准备出版诗集。这是需要极大的写作热情才完成的工作。如今写作如游戏的人多了,见识到真诚的作品少了。所以有时看见一些文章,就给人面目可憎之感,但好在这个时代,还是有好文字存在的,这一点也是让人感慨的地方:文学并没有死去嘛。

山路、枯枝、薰衣草,自然之物,也有人际关系的牵绊,如母爱如友情,多可见证到一个灵慧的女子。短篇散章式的散文,更需要的是作者具有灵性,从千姿百态的种种事物中剥去外在的表象,回归到事物的内核。这《十个吻》在此多有尝试,这也是难得的地方。

《十个吻》或清新或浓郁的文风,遥远,却可让人追忆,好似曾经的故事,经过岁月的淘洗,焕发出另外的光彩:当尘埃拂去,世界是美好的。

徐艳说:《十个吻》因梦而生。但愿这个梦会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宽广的视域,由梦出发,开始一段新的旅程,写作没有止境。从《十个吻》出发吧。

�F:]���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