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的麪包

夜半的麪包_第1张图片
雷子是朵小白雲

十月已过,我并没有发疯

窗外的迷雾婴儿般滚动

我一生等待的唯一结果

未露端倪。如果我是寂静

那么隔着外套,面包也会来吃我

是谁派遣了这面包


那少年是我,把自行车颠倒在地

当他的手死命地摇转脚蹬

我便大吃那飞轮如水的肌肉


是谁派遣了灾难,派遣了辩证法

事物鸡零狗碎的上空

死人的眼睛含满棉花


我会吃自己,如果我是沉默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