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跳河

城门楼子上的天一片肃杀,城池下面的护城河把敌人和自己分成了两边。守城大将钟秀这回输的很彻底,因为他已经被对面的追着打了一个多月了,仓促逃回了滂江城。

本来事情可以不用这么发展的,按照之前的安排,钟秀假装撤退,然后把敌人引导滂江一线,秦将军负责接应然后前后夹击,消灭敌人,但是等真的施行战略的时候,秦将军跑了,害得钟秀被逼的退回滂江城,被人围了一个多月。

城墙里头跑上来个小兵,灰头土脸的,一脸苦相,看见钟秀在这里,使劲咽了口吐沫,跑了过去。钟秀看见他跑过来的样子就知道援军的回复是什么了,但还是得问一问:“最近的援军怎么说的?“

传信的兵被这个问题问的有点为难:“见到将军大人了……他们也愿意帮助我们,只是他们将军说……他们也有命令!要先支援隆江城……然后再来救我们!”

钟秀听完气的直跺脚,虽然心里有数知道他们不能来,但是也不能编一个这么不靠谱的理由啊!明摆着见死不救!隆江离他们远的不是一点半点!等他从隆江回来,敌人都能在滂江再盖一个新城墙了!

钟秀气哄哄回到营帐里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看人都在走干净了,把门关上,从花瓶里掏出来个小盒子。抖抖上面的土,露出了漂亮的花纹,小盒子里装的是皇上派人送过来让他撤退滂江回朝的密信。

钟秀坐在椅子上一边摆弄小盒子一边说“这都算是抗旨了吧。”

信里已经表明了滂江城是皇帝送给敌军求和的见面礼,让钟秀赶紧撤出来。可钟秀的意思就是,反正他岁数也大了,宁可留在这里饿死,也不愿意拱手把滂江城送出去,只要皇上一天不明着说投降,他就一天不撤出去。全国的战况不好,皇上都已经对战势失去了信心,让他撤退滂江就是证明,可是他根本不管这些,做为一城守将,宁可站着死,也不趴着活。只要皇上一天不明着说投降,他就一天不退兵。

钟秀站起身,第一下冷不丁没站起来。钟秀苦笑两声,然后膝盖一用力,“哈”一声,扶着椅子扶手起身,使劲敲自己大腿根,一边走,一边叨咕“老了,老了啊。”

滂江城的身后,千里的朝堂上,皇上正在和亲信秘密商量着和敌军求和的事,基本上什么事情都谈好了,要赔钱就赔钱,要赔地就配地,要什么就给什么。各个城市守城的将领也放弃防守了,等着投降,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钟秀死守着皇上为了表示诚意而送出的滂江城。而且说什么都不肯把滂江城让出来。皇上气的说直接把他弄死得了。

皇上随口这么一说给大臣吓坏了,钟秀是老臣良将,就算是皇上再怎么讨厌他也不能这么直接。忙给皇上出了个主意,让皇上随便给钟秀扣一个帽子,然后断他粮草,逼他造反,之后朝廷再派人去平定叛乱,这样就有了收回滂江城的理由。名正言顺,还不用背着陷害忠良的骂名。

皇上一听也同意了,着手就去办,可这一个多月过去了,钟秀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一点要叛变的样子都没有,更别说栽赃嫁祸了。皇上这回着急了,敌国已经告诉他很多次要是再拿不出诚意来,把滂江城送过去,之前合约就白谈了,皇上就等着当阶下囚吧。

皇上现在有两个选择,一边是忠心守城良将,一边是自己人身安危,皇上想都没想就选了后者,但是事情做的必须要合情合理,还能不丢自己面子,思来想去,写了个诏书,明说了是为了团结才要投降的,跟自己害怕没什么关系,而钟秀死守滂江城就是破坏了两国团结,应该马上回朝复命,领旨谢罪。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钟秀耳朵里,钟秀从接到撤退滂江的密令之后就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到,但是等这一天真的来了的时候,还真有点接受不了。自己的部下堵在自己的营帐外,说皇上贪生怕死,自己投降就算了,还要守城的将军回去谢罪!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过有这么干的。

钟秀一直都没说话,看他们闹泱泱的骂人,钟秀自己想,当了这么长时间兵,倒在战场上的情景他倒是想了无数次,可死在自己人手里,他倒是从来没想过,自己给朝廷守了一辈子城了,到最后落了个这样的下场。

“啪”副将狠拍了一下钟秀面前的桌子“要不大哥你带着我们反了吧!”

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黑货还是毛毛躁躁的“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还是咱们年轻的时候呢!”

“那怎么办?”

钟秀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这回一下就起来了:“唉,君要臣死呦。”

“那当初咱们还守着滂江干嘛!早退出去不就没事了吗!”

钟秀瞪了他一眼:“不能乱说!守城不退是为了尽将军的职责,甘心赴死是当臣子的责任,怎么做我心里有数!你别烦我了,我要歇会了。”

晚上,钟秀一个人站在城墙上头,他也没布置城防,因为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本来他还想着,只要皇上一天不说求和,这个城他就能坚持守下去,可是现在,粮草还没吃完呢,皇上就挺不住了。

城墙上的月亮又大又圆,城墙外的军营灯火通明,钟秀远远的就能看见他们围着火堆跳舞,庆祝胜利了。而身后诺大的城里,竟然一点光都没有,一片阴森,钟秀想起来临出征前就想过等打完仗胜利了,就回家养老来着,结果却一直输到了现在,现在练养老的地方都让人拿走了,还养什么老啊!钟秀摇摇头随手往护城河下面扔了块石头,扑通一声,激起了个不大的水花,然后水面恢复了平静。

“石子再怎么努力,掉河里也只能闹腾一阵子。朝里的水也就这样了。我老了,该歇歇了。”话罢,纵身一跃。钟秀有了一个没有尽头的假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