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秒之痒

二、七秒之痒_第1张图片
漫着星空的深夜里,你是否舍得用七秒的时间于脑海帧一边岁月里那些青葱的过往。


对于一个记性十分不好的人来说,去搜寻记忆深处里童年的那些事儿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有一件我记忆深刻,挨打。

六岁那年,我的哥哥从山上打来了一只兔子,白色的小公主。由于我还很小,她呢,也非常乖巧可爱,所以我们就成了相依为伴的彼此。

很快,她成了妈妈,我有了更多的陪伴,这些新来的小家伙个个都机灵古怪,没有他们母亲一丁点儿的乖巧。

也就是因为他们太淘气了,给我今生留下了第一道深刻的记忆。

那一天,家里人如往常一般出门工作,留下我一人在家,我也照常做功课并和那些淘气的小伙伴玩,等到傍晚父母亲工作回来后,母亲去给小兔子喂食时发现少了一只,她仔细寻找,我们全家人都跟着一起找,但结果依然没有找到,这时母亲很生气,她潜意识的认为我没有听话好好看家,偷跑出去与朋友玩耍致使家中的兔子丢失。母亲固执的很,只要是她认准的的事情,在她头脑发热的那会儿无论对错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我理所当然的挨了那顿打,具体情况不变描述,但永生难忘。总之,她要用自己的方式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教训。

这是我记忆里的第一次,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之后的十几年里我与母亲吵过N+1次架,每次的起因都莫名其妙,过程都惊心动魄,结局都理所当然。

她总是讲,母亲教育孩子是应该的,而长辈无论有多么的错,晚辈都没有资格来指出来,这一点在中国的传统思想里很是盛行。几千年来这似乎形成了一种无形的规则,束缚着一代又一代人。我认同这一点,但我同时奉行:人,生而平等的观点。基于这一点再加上我也十分的倔强,导致了我越长大,懂得越多,越是想矫正母亲的思想,尽管这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它也可能违背中国民间的某种规则,可我就是这么做了,稀里糊涂的。

如今我都二十多了,懂得东西更多了,也更能体会到母亲思想里有多少东西是腐朽落后的,当然这是很多中国传统和奉行传统思想的人们内心里抹不去的“劣”根性,不说不好,只能讲不是很适合。但这些对于坚持了一辈子的人来说,去改变是不太可能的。

即便不可能,我仍然按耐不住性子里偶尔发出的洪荒之力,不只有以上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不便一一道来。

话说回来讲,多次进行关于“真理”的大讨论,促成了我与母亲之间特有的情感交流,或许,有一天我们怎么都不吵了,我心里一定会痒痒的,发慌。

我爱她,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一,也是唯一。用她的话讲,将一生付给了两个孩子,这话天地可鉴,没有半点掺假,她爱我们,爱的固执,爱的纯粹,爱的义无反顾,她一直用她一生总结的经验教育着两个孩子,不惜通过“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方式来让两个孩子在以后的人生路上少些坎坷,但越是如此越容易盲目,有一个段子:两口子吵架,丈夫对妻子说“你觉得你在为我好?你知不知道这就像你帮我放了盆热水洗澡,但你觉得好的温度,可能会烫伤我!”说得对,谁能替别人决定什么对他更好?路终究是自己走出来的,几千年来太多太多的说教扼杀了无数的人,这不是它教育了多少人能够扯平的,有时候,我们真的应该往前看看,不要老是拿着老黄历,缅怀历史。

虽有千百次的斗嘴,可那股火气转眼就消散的干干净净了,诚如鱼儿一样,我们娘俩的火儿不会超过七秒,故给这篇短文起名七秒之痒,仅以此怀念我的童年,不妥,海涵。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