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神传说:哪里有黑暗,哪里就有正义

夜游神传说:哪里有黑暗,哪里就有正义_第1张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jpg

在隋末唐初,有一个叫秦坦的游侠,善使飞镖与长剑,专爱打抱不平、行侠仗义。他总是趁着夜黑风高的时候,身着黑衣,以黑巾蒙面,潜入贪官、奸商或强盗的家中,对那些作恶的人施以惩戒,并趁着夜色把他们的钱财散给穷人乞丐。

据说他来无影,去无踪,身轻如燕,脚快如飞,除了被他杀死的人,没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渐渐地,人们便送给他一个“隐侠”的称号,意思是隐于黑暗的大侠,如夜色般无声无息而又无处不在的大侠。

有一天,“隐侠”秦坦听说长沙城外的山林里有两个恶鬼,专害夜晚过路的行人,于是便打算去除掉他们。他先去一个道士那里取了三张驱鬼符,道士告诉他,一张贴在自己身上可以免遭恶鬼的侵害,另外两张如果贴在恶鬼身上,恶鬼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天黑之后,他换上一身黑衣,腰挂一把长剑,提着一个纸灯笼便上山了。他越往山林深处走,雾气越大。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自己走来走去似乎总是在原地打转,于是他便用剑在周围的树上刻下记号,遇到记号便沿着记号标注的方向走。通过这种方法,他逐渐走出了迷雾,看到了前方有一处破庙。

他刚踏进破庙正想休息一下时,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救命声,他立刻扔下灯笼,循声飞奔而去。

在破庙后面不远处,他发现有一个水潭,一个女子正在水里挣扎着。他来不及多想,便跳进了水潭里去救那名女子。当然,心细的他仍没有忘记在下水之前把道士给他的三张符咒掏出来用剑压在潭边,因为道士告诉过他,如果符咒被水泡了就失灵了。

当他将女子救上岸后,再回头去取剑和符咒时,却发现它们都不翼而飞了。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两个恶鬼就在周围。但他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幸好他艺高人胆大,心想凭着自己一身武艺,恶鬼如果要害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于是就扶着落水女子进入了旁边的破庙里。他刚才放在破庙里的灯笼也已经不见了,不过幸好今天月亮正圆,月光透过破庙的门窗倒也将破庙里的东西照得清清楚楚。破庙正中是一尊残缺的龙王像,旁边凌乱地铺着些干草,倒像是这里经常有人落脚。

经询问得知,落水女子名叫玉莲,住在山脚下。她的丈夫已去世多年,家中只有一个刻薄的婆婆与她一起生活。今晚吃饭的时候,婆婆突然嚷着想要吃鱼,吃不到鱼就大吵大闹,还扬言要打她。她是早已被婆婆打怕了的,见婆婆劝不住,现在集市也已散了,便想起山上有个水潭,潭中有很多鱼,并且晚上是鱼最活跃、最容易抓的时候。于是她就拿着捕鱼网,硬着头皮摸黑进了山来打鱼。不过天黑地滑,她一不小心便滑进了水潭里。

秦坦听了她的故事后顿生怜惜之意,便想先送她下山,改天再来除恶鬼。

但女子听后突然扑进了秦坦怀里,哭着说现在鱼没捕到,回去后还是会被婆婆打骂的,不如在这儿过一夜等天亮了捕了鱼回去。秦坦正不知如何是好,女子突然吻了上去,身子如水蛇般缠住了秦坦。此时两人的衣服还湿着,隔着薄薄的衣服,秦坦能感觉到女子身体的光滑柔软。淡淡的香气由女子身上发出,刺激着秦坦的感官,女子柔软的唇舌也在试图突破着他紧闭的双唇。

正当秦坦快把持不住时,他突然用力推开了女子,喘着粗气问道:“姑娘这是何意?”

女子被推开后也愣了一下,随后又紧紧抱住秦坦,梨花带雨地说道:“今天若不是公子相救,妾身的命早就没了。妾身无以为报,只有这贱躯可献于公子,还望公子成全妾身报恩之心。”

秦坦刚才虽有些心动,但他向来不齿于这种偷情野合的勾当。现在听女子这么说,便赶紧说道:“不可!不可!我与姑娘素不相识,怎可做出这种违礼的事。姑娘也当自重自爱才是,怎可如此轻贱自己?”

秦坦说完便从怀里取出一枚刻着“秦”字的黑色飞镖,交到女子手中,然后说道:“姑娘也不用害怕回去后被婆婆打骂,你回去后把这枚飞镖交给你婆婆,告诉她若她再打你,飞镖的主人将会找她算账。若你不想在婆婆家里呆下去,也可向你婆婆讨封休书,另行改嫁。相信她看到飞镖后定不敢再为难你。”

女子接过飞镖后对着月光一看,突然跪了下来,哭着说道:“恩公在上,请受罪妇一拜!罪妇不知恩公就是“隐侠”,刚才唐突恩公,差点做下恩将仇报的恶事,还望恩功赎罪!”说完便连连磕了几个响头。

秦坦赶紧将她扶起,问道:“姑娘此话是何意?”

女子擦了眼泪,说道:“恩公可还记得两年前在此地救过一对遭遇强盗的父女?当时恩公就是用这种飞镖射杀的强盗,这才让我们父女逃了一劫。只可惜当时只见到恩公的身影,未能得见恩公的真容,否则妾身是绝不会来害恩公的。”

秦坦想了一下,隐约记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便问女子道:“你刚才说你要害我,是怎么回事?”

女子便说道:“其实我是个女鬼。”

秦坦听后大吃了一惊,他又仔细看了一下女子,实在看不出她和活人有什么区别。

女子凄然地继续说道:“自从恩公救了我们父女之后,我们就以为万事大吉了,不曾想几个月后,强盗的同伙找到我们,要为他们死去的兄弟报仇。父亲为了护我,被他们砍死了。他们见我有几分姿色,便将我掳上山要强暴我,我为了护自己的清白便撞墙死了。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刚脱狼窝,又入虎口。我死后便被这山上的两个厉鬼抓住了。他们逼迫我引诱夜晚过路的男人,好让他们吸食阳气。可怜我的骸骨被他们控制了,现在我连死都死不成,只能在他们的控制下做些伤天害理的勾当。”

秦坦听后也唏嘘不已,他恨恨地说道:“看来是我害了你们父女。可恨我当时没有将那些强盗都杀尽,要不然也不会害你落到如此境地。”

女子赶紧说:“恩公千万别这么说,当日相救之恩,虽九死莫能报。怪只怪妾身命薄,合当有此劫难。”

秦坦说道:“姑娘也不必忧愁,我今晚上山就是要除那两个恶鬼的,今晚誓要救姑娘脱离苦海。”

女子听后忙摇头道:“不可!恩公今天还是赶紧回去吧!这是一个圈套,是两个恶鬼故意放出迷雾引你到这里的。他们知道你带着符咒上山,便设计了一个连环计来害你。他们让我假扮成落水女子,好趁机偷了你的符咒与武器。你的阳气太盛,他们怕斗不过你,于是就让我引诱你与我交合,好减损你的阳气。幸好恩公做事磊落,才没有着了道。但现在恩公绝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赶紧下山,准备妥当了再上来吧。”

秦坦听后恍然大悟,暗自庆幸刚才没有失了心智。他向女子抱拳道:“多些姑娘指点,只是姑娘若放我下山,他们知道了肯定会为难姑娘的。”

女子听后心中一暖,然后有些凄然地笑道:“他们顶多是让我感受一些皮肉之苦罢了,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并且恩公只有今日保住了性命,才能来日再来除掉他们,我也才能真的解脱呀。”

秦坦听后便不再多言,转身就要下山。


正在这时,一阵阴风吹来,女子赶紧将秦坦扑倒,然后急促地在秦坦耳边小声说道:“那两个恶鬼就要来了,你要假装和我亲热,别让他们发现什么异常。”

秦坦只好抱住女子,扮作亲热的样子。

女子一边假装脱秦坦的衣服,一边小声说道:“现在看样子恩公是下不了山了,妾身有一计,或可助恩公除掉这两个恶鬼,不过恩公一定要相信妾身,照妾身的话去做。”

女子见秦坦点头答应,便继续说道:“两个恶鬼做事谨慎,见我没有成功损你元阳,肯定会再设计害你。我会劝他们引你去他们的鬼巢,然后趁机把你的符咒偷给你,他们得到好的符咒一般是会研究一番的,现在应该还没有销毁符咒。假如我偷符咒不成,你可以找机会,以利器钉入骷髅头的额心,这是阴魂的命门,钉入后他们也就魂飞魄散了。只不过在鬼巢里他们的法力会大增,你也会更加危险。”

秦坦听后连声称好,女子便飞了出去。秦坦只听外面狂风大作,一会儿后风停了,女子也飞了回来。

女子进庙门后便媚声说道:“公子请随我来吧。”

秦坦不知女子给两个恶鬼说了什么,但知道她的第一步计划成功了,于是就随着女子走了。

他们转来转去,最后来到了一个雕梁画栋的大园子里。秦坦知道,这里一定是两个恶鬼变出来迷惑自己的,于是便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随女子进入了正厅。

秦坦刚一进门,身后的门便“砰“的一声关上了,然后就有两个穿着衣服的骷髅闪了出来。

其中一个骷髅阴森森地笑道:“秦坦,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我们就新帐旧账一起算,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秦坦听后讥笑道:“看来我们是老相识了,不过二位都是没脸没皮的鬼了,我实在看不出二位是谁。”

另一个个子有些矮的骷髅便恶狠狠地道:“秦坦,你应该还记得五年前在这里杀死的两位绿林好汉——叶忠和朱光——吧?”

秦坦想了想,确实回忆起五年前在这里杀了两个山大王,原因是他们截了官府发放给长沙饥民的三万两赈灾银。想到这里,他便说道:“原来二位是抢赈灾银的贼寇,充什么好汉!”

高个的骷髅听后便大怒道:“贤弟,别跟他废话。我们把他变成鬼后,有的是时间折磨他!”

话音一落,两个骷髅的手指便变为利爪,向秦坦抓去。

秦坦丝毫不感大意,他闪过两骷髅的利爪后,以一招巧妙的擒拿手抓住了矮骷髅的手腕,“咔嚓”一声便把这只骷髅手折断,然后以这只断手做武器挡住了另一只骷髅手。

但他没想到的是,被折断手掌的骷髅立刻又从断臂处新长出一个骷髅手掌。秦坦一不留神便被这只手掌划伤了左臂。

正在这时,黑暗中飞出一物。女子的声音随之传来:“恩公,接剑!”

秦坦接过飞来的长剑,右手一舞,矮个子骷髅就被斩成了七段。

高个子骷髅大怒地飞向女子,利爪瞬间刺穿了女子的身体。然后大骂一声:“贱人,你竟敢骗我!”随后便将女子的身体顺着窗户扔了出去。

秦坦见状立刻施展轻功从窗户处追了出去,接住了女子的身体。

秦坦借着月光一看,女子的腹部已经被掏出一个大洞,只是没有流出血。

秦坦忙问道:姑娘,你怎么样了?”

女子此时面色苍白,身体比以前轻了很多,甚至比秦坦手中的长剑还轻。她虚弱地说:“恩公不用担心,我还未伤及命门,因此我的魂魄还不会消散,只不过再回到纯灵态罢了。你和恶鬼相斗时要朝着他们的命门攻击,不然是打不死他们的。”

女子从怀里掏出三张叠好的符咒,说道:“恩公,符咒给你找来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说完这句话,女子的身体就化为一缕白烟渐渐消散了。

这时,高个子骷髅也已追了出来,手里多了一把狼牙棒,矮个子骷髅也再次复原了,手中拿着一把大刀冲了出来。

秦坦赶紧按照道士交给他的方法,把折叠的符咒打开,一张贴到了心口处,另外两张拿在手里,准备伺机贴在两个骷髅身上。

两个骷髅看见秦坦手中的符咒便不敢靠近了。高个子骷髅做了个手势,两个骷髅便扔下了武器,转瞬间消失了。

正当秦坦以为两个恶鬼已经逃走时,突然狂风大作,原先华美的房子也变成破烂的断壁残垣了。狂风卷着茅草夹杂着砖瓦和木棍向秦坦飞来,秦坦赶紧以长剑抵挡木棍,但他贴在心口的护身符却被狂风刮跑了。

正当秦坦抵挡飞来的砖瓦和木棍时,空中突然响起了女子的惊呼:“恩公,小心背后!”

秦坦赶紧以长剑滑向背后。只听“咔”的一声,空中落下两截骷髅,矮个子骷髅被秦坦拦腰斩断了,秦坦赶紧趁机将手中的一张符贴在了骷髅的额头上。伴随着一声凄厉的鬼叫,骷髅瞬间化成粉末被风吹散了。

随后,空中又传来女子的惨叫,然后风停了,一切都似乎都静止了,周围安静地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秦坦知道自己失去了护身符的保护,女子也很可能已经不能再帮助自己了,剩下的那个恶鬼又在暗处,自己现在处于很不利的局面。于是他便将身体靠近一面断墙,以此来减少自己受攻击的方向。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秦坦的心也紧张到了极点。他忽然感到右臂被什么东西撞了,于是便挥剑向右侧砍去。正在这时,高个骷髅从空中现身,一个利爪抓进了秦坦的心脏部位。秦坦这才惊觉原来恶鬼使的是声东击西的诡计,但现在明白已经太晚了,巨大的疼痛由心脏传至全身,秦坦知道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

但也许是出于本能,也许是源于秦坦坚强的意志。在他忍受剧痛的同时,他一把抱住骷髅,左手的符咒瞬间贴在了骷髅的额头上。高个子骷髅也随着一声惨叫化成了粉末散落一地。

秦坦顺着墙滑下去,望着天上的圆月缓缓闭上了眼睛。

秦坦死后,阎王念他生前做了很多好事,又是因除恶鬼才死的,便封他做了夜游神,专在夜间巡逻于天地。女鬼玉莲也因除恶鬼有功,阎王特意奖赏她投胎到了一个富贵人家。从此,哪里有坏人夜间作恶,哪里有恶鬼荼毒生灵,哪里就有夜游神的身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