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每一张面具都包裹着一份柔软

《欢乐颂》每一张面具都包裹着一份柔软_第1张图片

《欢乐颂》自开播以来热议不断,本以为是中国版的《欲望都市》,但是最近眼瞅着就要歪成《小时代》了,曲筱绡撕樊胜美,樊胜美撕王柏川,樊胜美撕安迪……好好的一个金句女王直接就被标注成了虚荣拜金的捞女。还好山影后来没让人失望,樊家人一闪亮登场,画风嗖的下就立马切成了“知音体”:苦情白领多年打拼身无片瓦,贪慕虚荣只为帮混账哥哥扛起家庭重任。


人生剧本,本就是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有山穷水复的困境,亦有柳暗花明的开阔。《欢乐颂》的最大特点就是真实,大部分人都可以在22楼五美身上或多或少的看到自己的影子,但每一个真实的人,都是不完美的。正如剧中奇点说的:不要把人想象的那么好,也不要把人想象的那么坏,谁都不容易。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张面具。22楼5美第一次集体大亮相,安迪是高冷白骨精,开口就是数据、规条;曲筱绡是争家产的富二代,言语刻薄,睚眦必报;樊胜美精明事故,关雎尔是个没有棱角的乖宝宝;邱莹莹是个没心没肺的吃货。

随着剧情的进展,安迪的高冷背后是她不知道如何与别人相处,惟有敬而远之;曲筱绡为了赢得老爸的认可,拼命做事倒也蛮拼的;樊胜美看似精明却对自己的父母、哥哥一再无条件的迁就退让,关雎尔虽然看着很乖,但是清晰的确定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邱莹莹“双失”后也是歇斯底里找成功学来洗脑。

我们总是喜欢自觉或不自觉的评判别人,殊不知自己也在别人的不断评判中,标签化的断语,不在于过往的某些“印象”,而是我们把那些少数的印象固着化、刻板化,以为它是可以通用的,所以我们往往只看到人前的面具,而看不到面具背后的柔软。


《欢乐颂》每一张面具都包裹着一份柔软_第2张图片

面具背后,藏着的往往是想要极力掩饰的东西。每一个孩子都曾无条件的相信过:世间是美好的,他人是无害的。当奔跑后摔倒,当信任时被出卖,当敞开时被伤害,人渐渐开始关闭了心房,收起了软肋,穿上了盔甲,戴上了防御的面具,小心翼翼去防备的的通常都是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

安迪不愿意面对孤独,不敢去社交,所以她成为一个工作狂;曲筱绡从小要帮妈妈,保住爸爸、保住家产,所以牙尖嘴利,务必一击即中;樊胜美不愿意面对沉重的原生家庭,所以她打扮的光鲜亮丽,努力的想要攀附一个金主,将自己救赎。


《欢乐颂》每一张面具都包裹着一份柔软_第3张图片

日常生活就是我们本身,既简单又复杂,既处处烦琐绝望又充满了生机和禅意,生活本身就是一次疗愈,一场修行。欢乐颂小区、22楼、电梯事故等等一系列的巧合和偶然,五美汇聚到了一起,试探、交流、帮衬、开撕、复合,5个人抱团互为灯塔、成长碰撞、慰藉疗愈。

总有一种力量引领我们前进,生命的潮水会带着你一直向前走,它一定会给你机会,让你离开不合适的地方,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生命迟早会对你发出召唤,之前所有的体验,都是为这次召唤做准备。

第一个被疗愈的是安迪,她开始放下戒备,尝试亲近;第二个是邱莹莹,她终于放下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放下了种种“受害者”情绪的妄念,踏踏实实的开始做好自己的工作;第三个应该是樊胜美,她应该可以放下背负多年的家庭负累,简单的只为自己而活…..

“活着”是一种状态,而“活法”是一种选择,一种回归。生活是一面镜子,它会诚实的把从你这里得到的再反馈给你,憧憬美好,善待自己,这是我们每个人应有的信仰。

PS一个女人,或许长相有点怪,但却可以因为她觉得自己漂亮而漂亮,她爱自己,而这种爱通过她展示自己,表达自己的方式而熠熠生辉,别人或许不会先被她的外表所吸引,但却会由于她的自我定位而为之倾倒。

——陈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