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我的人,请不要轻易指责我

几天前,我的恐惧强迫症再次发作。刚开始有一点迹象的时候,我开始坐立不安,没法一个人待着。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时候,我莫名地恐慌,总感觉屋里还有别的人,或者某个人影,突然在屋里出现一个声音的时候我就会吓一跳。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瞟见某处挂的大衣外套,我会疑心是某个人,或者某个人影,又把自己吓一跳。等缓过来劲,我就会安慰自己,都是自己吓自己,屋里除了老公和孩子,哪还有别人。

我不敢一个人待着,可是,就算和老公孩子在一起,那种恐惧感还是包裹着我,脑海里又是出现那个恶念。我努力想把注意力转移到老公和孩子身上,不去想那个念头,可是不行,那个念头总是冒出来,像幽灵一样揪着我不放。

第二天,我又像第一次发作时那样,疯狂地看书,在各种书里寻找有关那个恶念的答案。可是,没有人给我一个准确答案,我根本就找不到答案。我恐慌,对于不确定的事,我总是觉得很恐惧。那天,刚好老公出差了。我害怕一个人待着,所以去了单位。但是单位办公室里也只有我一个人。中午吃过饭,我想睡一会。可一躺下,那个恶念就铺天盖地地来了,我开始发抖,颤栗,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我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恐惧发作?

我突然想起来,发作之前,曾经有人以为了我好的名义,给我提了些建议。不过,这些建议在他那里,他觉得是为了我好,而在我这,我感觉到的是指责。当天我就觉得很伤心难过,因为我觉得我和他平时交往并不是很多,他对我也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他对我的那些“指责”,我认为是名不副实的。但是,我还是受了影响,我想,还是我自己不够自信的原因,太容易受他人影响。因为他的几句话,我就做出了两个根本不是我真实内心的决定,而且这个决定关系到我恐惧强迫症的治疗。

结果,做完这两个决定之后,我的恐惧强迫症就爆发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是不是我每次不能坚定地做自己的时候,老天就用这个恐惧强迫症来提醒我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哭,一边拨通了一个朋友的电话,我哭了很久,然后收回了那个违背我真实内心的决定。

挂了电话之后,我稍微平静了一点,然而恐惧感还是在,我依然通过看各种书去寻找答案。

下班的时候,老公回来了。我心情沉重地向他坦诚,我的恐惧强迫症又发作了。他安慰我,说总会过去。然而我心里异常难受,那种恐惧感就像厚厚的乌云一样压在我的心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晚上,我一口饭也吃不下去,早早地吃了药,去床上睡了。半夜,我醒来好几回,胡思乱想,担心自己这样下去会精神分裂、神经错乱,看到身边熟睡的老公和孩子,我又忍不住流下眼泪,我自己受苦也就算了,还要拖累他们两个来跟着我一起受苦,我没法像正常的母亲一样去陪伴孩子,还让他们和我一起来承担压力。我有那么一瞬间,会想:不如死了算了吧,这样一了百了,也不用拖累他们。可是,转念又一想:如果我真的就这样死了,对他们难道就公平了吗?不行,我不能走这条路。

到凌晨四点,我实在睡不着,于是,只能爬起来。我继续看书,寻找答案。只有在寻找答案的过程里,能稍微减轻一点我的恐惧和痛苦。不知不觉,天已亮,我对着镜子梳头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头上,长出了一根白头发。

这一夜,我总算是这样硬扛过来了。扛过来了之后,我就对自己说:总会过去的。觉得扛不下去的时候,再扛一扛就好了。

我预约了心理咨询,开始新的战斗。我知道,苦难有时候也许是隐藏的礼物,是上天的恩典,它只是为了帮助我更好地成长。

可是,为什么我要写这些?要写这样的标题?其实,我并不是要去指责那个给我提建议的朋友。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我已经不想去指责任何人。就像我每天做微笑冥想的时候,我脑海里会依次闪过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个人的面孔,我会对他们微笑,甚至是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我也会对他们微笑。因为我相信,我生命里出现的每个人,他们都是来渡我的。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要写下这些文字?其实我是想说,如果你没有深入了解一个人,如果你没有亲自品尝过别人经历过的痛苦,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请不要轻易去评价别人,指责别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得已。

所以,不懂我的人,请不要轻易指责我。你没有权利,我亦不接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