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惊一场

暑期第54天

早上醒来,睿睿自己在卧室赖床,我去问睿睿早上想吃什么,睿睿说头晕,感觉床要歪到橱子里了。一开始我没在意,以为睿睿和我闹着玩,叫她起来,睿睿继续说头晕,表现出很难受的样子。我摸了摸她的头,也不发烧,真是莫名其妙的头晕,好不容易给她梳起头,穿好衣服,又从床上趴到客厅的沙发上了,一家人一商量,那就去医院看看吧。

上班高峰,路也不通畅,医院里更是不好停车,睿睿爸爸把我们送到门口,我扶着睿睿下车,睿睿爸爸开车去找停车的地方,我带睿睿去挂号看医生。

护士帮我挂的专家号,医生是个中年男子,询问了睿睿的状况,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人家都是闭上眼睛晕的差,睁着眼睛厉害,睿睿说她是闭着眼睛晕得厉害睁着眼睛差。医生又听了听心肺,看了看喉咙,没啥异常啊。

医生建议先打针看看,我一听急眼了,我问不知道什么病就打针吗?医生不愧是专家,耐心细致地给我讲,头晕有两种可能,中耳发炎,小脑发炎,现在不确定什么原因,只能先打着消炎针。

怎么检查?我继续问。医生说检查有核磁共振,脑穿刺等,这些项目不是说检查就能马上检查,像核磁共振需要预约,还不知道要排队到啥时候。哎呀,我一听就头大了,这莫不是要摊上大事了?

医生见我犹豫不决,替我做了决定,我先给你开住院手续,打着针,还不见轻就住院预约检查。不,不,我觉得这样的事不应该发生在睿睿身上,我拉起睿睿问她,现在感觉怎样?医生也让睿睿闭着眼睛站好,睿睿居然没倒,睿睿说闭着眼睛就觉得一个小人在慢慢旋转。

我看她的状态比早上好了许多,我还是不想盲目的给她打针,睿睿从小到大用针用药都很少,我的原则是能扛就扛着。

医生见我还是没应下来打针,就又改了方案,要不就先回家睡一觉,不行就回来打针。这个我同意,先观察观察再说,最起码要找到原因。医生给我开好了住院手续,我接过来又牵着睿睿出了诊室。

睿睿爸爸也停好车进了医院,问我查的怎样,我指指睿睿,没查出来原因,没有结论,不过现在看着好多了。我又问睿睿,早上醒来后你在床上干啥了?睿睿说,我就是骨碌了几个圈圈……

我就是骨碌了几个圈圈!莫不是自己把自己骨碌晕了?!还晕了快两个小时,我也要晕了。

出了医院大楼,清风徐徐,落叶飘零,天很高很蓝,云很白很美,睿睿慢慢的直起了腰,她不晕了,林间的步行道,睿睿又跑起来。我没有训她也没有生气,感觉一下子又从地狱来到了天堂,健康真好,快乐真好。

2018.8.29 晴 22°C~29°C


医院里的银杏树飘落的叶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