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契阔未能与子说

转巷,那执扇浅笑的姑娘乱了谁家少年的目光。船首,公子一曲笛声悠扬又撞进了哪位姑娘的心房。只是后来笛沉湖底,人已西去。

生死契阔未能与子说_第1张图片
图源网络

华灯初上,小镇拥挤的街道上人头攒动,原本叫卖的小贩禁了声,还价的妇人闭了口,就连馄饨摊的小二都止步回头张望。只有墙角暗处一身浅粉色的长裙被它的主人提着蹑手蹑脚的慢慢向深巷移动。

一队官兵四处观望寻找着,不时的问身边的百姓,看到一个大约六尺六寸穿着华丽衣衫的姑娘么。毫无意外的都是否定的答案。

“呼~”正在被寻找的姑娘本人正在深巷中探出半只小脑袋查看着街道上的情形。犹似一泓清水的双目灵活的转动着。“幸好没被他们抓到。”

“呦呵,谁家的女娃娃,大晚上的自己在这小巷子中不寂寞吗?”一声狡笑打破了她的思绪。 紧接着两个地痞模样的男人,从暗处现了身形。 俩人猥琐的笑着,短褐不完的衣衫里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恶臭,双手不停的来回磨磋着。不怀好意的朝江十三靠近。

江十三一脸嫌弃的看这他们:“你瞅瞅你们,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干些无耻的勾当。”

两人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这年头,英雄不问出路,流氓不问岁数。嘿嘿嘿”

江十三柳眉倒竖喝到:“这几日来是你们一直在跟踪我?!” 她总觉得怪怪的,可每次回头却什么人也没有。  “大哥,这女人是有妄想症吧。”其中一男人向为首的男人小声低语。

“管她有什么病,抓住再说。”大哥说着又向前走了两步。

乌云被一阵东风吹散,皓月似一位含羞的姑娘撩开了面纱,一束月光洒进了深巷。把江十三的影子映的格外清晰。地痞申过来的脏手一把被浮生捏住,甩了出去。两人后退了几步惊讶的看这突然冒出来的黑衣男子。一身墨色的长袍,领口饰有灰色的刺绣,深红和铁黑两色相拼的宽腰带烘托出男子秀挺的身材。

俩地痞互相对视一眼,双拳难抵四手,上。两人在地上捡起破残的青石就朝浮生砸去,他没有躲,他身后就是江十三啊。青石不偏不倚的在他额头留下一道血口,可一眨眼伤口又消失不见。惊的两人目瞪口呆,狠狠的揉了揉眼睛。浮生嘴角一抹冷笑向他们走近,吓得俩人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弟扶起为首的大哥一边回头张望一边向闹市跑去,生怕浮生追上来似的。

“十三,你没事吧?”浮生转身担心的问道。她上前好奇的摸了摸他额头,“我该问你才对。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江十三突然意识到不对:“你认识我?”  他有些不知所措尴尬的大声笑了起来:“不认识,不认识。只是一时觉得你和我一位朋友很相似,她叫江十三。”  江十三半信半疑的又问:“额头?”

“哦,这个啊,遗传,我们家人都这样。”他傻傻的摸着额头笑。“巧了,我也叫江十三,既然相识就是缘分,多谢兄台相救。”她豪爽的在浮生肩头拍了拍“一起走吧。”

暗影里一模糊的人影用只有浮生听的到的声音说道:“浮生,已经过去十天了,事情尽快在剩余的九十天内完成。”浮生轻微颔首快走两步与江十三走出了深巷。因官兵的一阵排查,原本热闹的街道上人群渐疏,路上只剩下三三两两的行人。 两人并排走着,灯光下分外相配,只是如果有人注意的话会发现这对璧人的身后却没有影子。

“十三,你打算去哪啊?” 浮生边走边问。“江湖。” 江十三答的干脆。“你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出来闯江湖?”浮生又问。

“我从小就有个江湖梦。”说的时候十三满脸的笑意“江湖多好啊,自在逍遥。”

“那你父母不担心你吗?”浮生犹豫了再三问道。突然江十三正了神色道:“浮生,如果你的家里,兄弟姐妹要像敌人小心翼翼防备,父母联合向你逼婚,你还会留下么?!”

浮生沉默了很久,开口:“你不喜欢父母安排的婚姻,还是不喜欢要嫁的男人。”

“都不喜欢。”十三意味深长的看了浮生两眼说:“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跟了我这么多天,不会是喜欢我吧?我告诉你哦,这可不行。”这已经是浮生陪着江十三的第二个月了。每天浮生都是对江十三照顾有加,有求必应。

包袱?浮生拿。饭菜?浮生打野味。累了?浮生背着。遇到麻烦?浮生处理。无聊了?浮生吹笛。

浮生为了江十三做了那么多事,江十三问他,“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他只是淡淡的又充满认真的回她:“你只要在阳光下就好。”

现在回想起来过往种种江十三不得不怀疑浮生对自己的用心。自己虽然中了百日忘情散,记不得心上人了,但是她坚信,她爱他,自己的心能感受到。

浮生愣了一下,笑道:“没有,我不喜欢你。”可是他说的时候明显眼神暗淡了些许。江十三并没有在意,她好奇的是为什么浮生非要一直让自己在光里。更奇怪的是有一日江十三想要逗弄浮生,自己便趁他没有注意去了阴凉处。可她再转头却找不见浮生了。任她如何拼命的喊,浮生就是没有出现。

直到她垂头丧气的从阴凉处走了出来,再抬头却见浮生站在她面前。“你是影子么难道!说没就没,说出现就出现!”江十三有些生气的朝他嚷道。

是啊,我就是你的影子,可我也只能是你这短短一百天的影子了。

暗影里模糊的身形再次出现了他看了浮生一眼“只有一个月了,时间一到即使完不成遗愿也要随我去转世了。”浮生闭了闭眼没有回答向北走去。 江十三一路小跑的跟在身后,“浮生,你生气啦?对不起,我只是一时着急才这样说你的。”她也意识到了是自己食言在先的,就算浮生要惩罚自己也很公平。

是夜,月挂柳梢,繁星满天。长亭中两男子相对而站。

玉冠男子说“你把她还给我吧。”

浮生回:“她不爱你。”

玉冠男子又说:“我爱她就可以了啊,你又无法照顾她一辈子。”

浮生半响没有说话。定定的看这他:“我的死因你再熟悉不过。”

玉冠男子微微侧过头有些愧疚:“我也没想到陛下会做的这么绝。”

浮生紧握的拳头紧了又松:“好,我走以后你要好好待她,如若不然我定不会放过你!”他说这话的时候含怒又释然。他知道他会是除了自己以外最爱江十三的男人。

朦胧中江十三睁开了双眼,却看见自己身前坐着一位熟悉到想要逃离的男人。她蹭的起身“北堂轩!你怎么在这!”他一把把她按住:“我来带你回去。”江十三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你知道的,我有心上人。”“他已经死了!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明明是我先喜欢你的。”北堂轩越说声音越悲凉。

“如果不是你北堂轩告诉父皇浮生的存在,他怎么会死!”江十三的眼中带了些杀机,却又无法真的彻底恨他,她知道从小到大北堂轩对她是真的好。除了这次的意外。

“你记起来了?!”他对江十三的话有些惊讶。 “今天是百日忘情散药效的最后一天。”她冷冷的说。“我,我只是不想看你因他的死过度悲伤才给你吃的忘情散。”北堂轩有些慌乱,一把抱住江十三,他害怕,害怕十三恨她。

吱呀,一声客栈的门被推开了。浮生站在门口眼神淡淡的看这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江十三一把推开北堂轩解释道:“误会,浮生这是误会。”她下床鞋都没有穿赤脚跑到了浮生面前“你还活着?!真好!你还活着!!”十三有些激动的抱住浮生,像是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

浮生开口说的却是:“不是误会,是我让他来的。”

震惊,江十三满脸的错愕。“为什么!你是要我走?”

浮生眼底掠过一阵不舍和心疼。“是。要你走,我们回不去了。”他知道江十三是不会死心的,他必须做的决绝而不留余地。浮生怎么忍心要江十三一辈子活在回忆里。他的眼里未带一丝爱意“江南的小桥流水怎么会懂北漠的寸草不生。”他说完没有半分留恋的转身离开。

暗影里模糊的身形再次出现,“浮生,你的遗愿完成了,时日也到了。我们该走了。”浮生回头看了一眼客栈二楼的窗户。我爱你,但是对不起余生不能陪你一起走了,十三忘掉我吧。他转身没入了黑暗里。

二楼的窗户猛的被推开,浅粉色的衣摆随风浮动。


小镇的街道旁,树荫下,时常有那闲暇的长者捋着胡须同孙童们讲些奇闻趣事。南方有个女人名唤十三,每天都蹲下同自己的影子讲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一个‘疯姑娘’变成了一个‘疯婆子’。可是却从没有人敢欺负她。 “为什么呀?”年幼的孩童稚嫩的声音问道。 “有人说因为她是官家的子女,也有人说她是北堂世子的心上人,更有甚者说是她的影子一直在保护她。”老者高深莫测的讲着。

孩童却一脸认真,“听起来很有意思啊,长大后我定要去看看她。” 说着又跑开了。只留下老者在后面呼喊的声音:浮生,你跑慢点,爷爷跟不上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