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曹文轩老师的一封信

写给曹文轩老师的一封信

尊敬的曹老师;

您好!辛苦了!

好高兴有这样一个机缘来给您写信,心中有着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久仰您的大名,虽然从未谋面,却依然觉得您像太阳一般温暖,像月儿一般皎洁优雅,这是您作品的光芒照亮了我的心,是您人格的魅力使然。

我思来想去,还是叫老师比较亲切吧,记得第一次见到您的名字,那是好多年前,我还在上初中呢,是在韩寒的《三重门》里,您给作的序,那时我好生羡慕,觉得他真幸运,与此同时,深为您的文字所打动,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期盼能成为您那样的教授,期盼能像您那样写出如水温柔而优美的文字,期盼能像您一样站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期盼有朝一日能见见您,那时候乃至到现在,您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这一晃就是十多年过去了,就要见到您了,就要如愿以偿了,好像从现在开始,从此时此刻开始,我的心跳都加快了呀——

尊敬的曹老师,您是北大中文系教授,著名教授级作家,集万千荣誉与光环于一身,尊敬之至,崇拜之至,却一直无缘得见,这一次有幸来听您授课,甘之如饴,我感觉自己就像沙漠中的一个旅客看到了甘甜的泉水,就像一个迷了路的沙漠探险者重新找到了方向一样,万语千言涌至笔端,也不知从何写起,诚惶诚恐,始于对文字的钟爱,对生命的热爱,对老师的尊敬和崇拜。

尊敬的曹老师,这次顺便带来我的童话小说处女作《看——那个树洞》,请老师过目一看,另外,我想对老师说,这本书背后有很多故事,去年过年回家,我曾将一套新书焚烧在爸爸的坟前,又将另一套新书焚烧在邻家小妹坟前,因为新书是写给他们的,他们也给我很多灵感,可以说这些灵感是他们生命代价的闪光点,生命难以永恒,但有些东西却是可以永恒的,此外,我曾将价值数千元的图书捐赠给北京市几所打工子弟学校,作为我一个北漂一个打工者的一点心意,另外,我还准备给四川雅安地震灾区捐赠一些新书,不瞒老师说,这是我掏出多年打工所得出版的一套书,印量也小,书怎么样,作为作者,我实在不好多说,我想寻求再出版,在老师认可这套书的前提下,在老师不为难的情况下,恳请老师帮我指点指点,推荐推荐,帮我写一篇前序,感激不尽,感激涕零。

尊敬的曹老师,通过互联网,我得知您帮助郑球洋的感人故事,同为北漂路上人,同为写作路上人,我的道路走得可以说更为艰难,我是个北漂孤儿,高中毕业以后就出来打工了,通过大量阅读,自学创作,调剂自己,提升自己,怎无奈,无人引路,使得我走了很多弯路,摸着石头过河,难以走得稳当,走得长远,所以,我也希望曹老师能帮帮我,但愿我也能成为他那样的幸运儿,努力,我也一直在努力,只是不得法,缺乏一个引路人,还请老师助我一臂之力。

尊敬的曹老师,我知道您很忙,所以仍然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挤出一点点时间,翻翻我的书,为我指点迷津,让一棵童话小苗沐浴雨露阳光,茁壮成长,而不至于昙花一现,没有开放就凋谢了。

曹老师,这次就写这么多,不敢占用您太多时间。

祝老师身体健康佳作频出桃李满天下

韩裕平

2013年5月12日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