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战殇记(12)

大泽??!!

  并不是两人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反而是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过于出名,大泽是黄河以南的巫人的聚集地,巫人和皇朝人士自古以来便是对头,据说巫人是上古神魔蚩尤的后裔,一直觊觎黄河以北肥沃平和的土地,因为他们的大泽是一个到处充满毒虫猛兽的危险之地,稍微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命丧于此。

  而这两个士兵说的大泽,在这个世界上必然不会出现另一个地方与之同名,毕竟大泽的名字实在是如雷贯耳!

  何心偷偷的探出半个脑袋,看着渐渐远去的二人,惊讶的发现,这两人果然是穿着后羿王朝士兵的服侍,而且看起来就是之前追杀自己的那只小队里的人物!这是怎么一回事?后羿王朝不是皇朝的盟友么?怎么会任用巫人来做士兵?

  一时间,无数的疑惑涌入何心的脑海。他并没有注意到月月公主也探出她的小脑袋朝着那两人望去,并且脸上同样出现了和何心一样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如此的震惊,以至于一时间失了神,手中的兵器轻轻的蹭在了地上的石头上,发出了异响。

  刷!没想到那两个士兵竟然如此的敏感,一瞬间就听见了异响并且齐刷刷的回头看向异响的方向。

  虽然月月已经尽快的缩回了脑袋,但显然两人是被发现了!

  “发现了公主!来西桥!!”那两人一边迅速的跑过来,一边大声的呼和,其中一人还拿出一个器具用力的吹响,发出呼哨的声音!

  两人明显在呼唤那些伙伴了!

  跑!何心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但是往哪里跑?林子的四周都出现了窸窸窣窣的响动,没想到他们二人已经被这一小队的人包圆了!

  何心一咬牙,拉着月月就冲上了那座完全用铁链做成的吊桥,虽然脚下踩着的仅仅是一条条的铁链,但二人本领不差,再加上情势紧急,在那吊桥之上竟然跑的也飞快!

  月月被何心拉着飞奔,本想说些什么,但注意到身后的追兵已经围了上来,其中还有那个如同死神一般的身影,在飞速的接近着他们!也只好放弃回头,一门心思拼命的朝前飞奔。

  月月注意到的情形何心何尝没有注意到呢!更何况其中还有那个能和变态的奉贤战上一战的神射手!两人若是回头,必定十死无生!但若是朝前走,还有一丝丝的生存几率!

  嗖嗖嗖嗖!许多支弓箭刁钻的朝着二人的死角飞来,但何心看都没看,在这生死存亡的瞬间,他的潜力被开发到最大,单单是靠着听声辩位,他或劈或砍,一一不落的把飞来的弓箭挡了个干净,脚下则干脆没有任何犹疑,跑的依然飞快。

  远处那神射手终于冲到了西桥近前,见手下的弓箭竟然没有能够起到一丝丝的效果,惊异之余,用右手拿下了背在身上的弓箭,用一只脚撑着弓身,远远地瞄准了何心的后心,轻轻一松手,只见那箭如同暗夜中穿梭的魔鬼一般,迅速的接近着何心,舔着獠牙,就要带走他鲜活的生命!

  当!并不是想象中箭矢入肉的声音,神射手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弓箭,竟然被这个名不经传的少年,在紧急关头用他那把破旧的大刀硬生生给劈歪了!

  就在刚刚,何心只觉得自己的感官变得无比的敏锐,似乎自己方圆一丈之内的所有的信息他都知晓的极其清晰,身后月月公主的呼吸,铁链的摆动,甚至小小的气息流动都被他感知的一清二楚!

  但这种美妙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一种尖锐但极其阴暗晦涩的感觉给冲淡了,于是他就在那个瞬间,把身后的月月公主一拉一推,送到了身前,而他自己,则是抽出了那柄大刀,反身朝着给自己最为尖锐感觉的地方劈去!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迟滞和多余的动作,也正是因此,何心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劈在那个极其危险的箭头上!

  即便如此,何心也是被那箭头上的巨大力量弹的朝后飞了出去,手中的大刀则是早已应声断成了两截!

  何心生生被那箭头弹了有一丈多远,才算是踩到了铁链之上,止住了继续倒退的势头,只是他握着断刀的右手还在微微颤抖,刚刚那箭头的力道何止千钧!

  他抬头看了对面的神射手一眼,发现那神射手的双眼当中爆发出了狂热的神色,而不是第一次遇见他时,那一副轻蔑的样子,心中略微有些不爽,站定之后,身子一拉一缩,将那断刀直直的掷向了那神射手。

  神射手丝毫不避让,伸出右手稳稳的夹住了断刀的刀背,邪魅的一笑,朝着何心招招手,便阻止了打算跟过去的手下,带着他们就这么站在桥头看着何心两人。

  “大人!还请您让小的去将这二人抓回来!”其中一个士兵似乎是在朝这个神射手表忠心,抱拳低头请求道。

  神射手似乎难得心情大好,轻轻说道,“不必去送死了,那等地方,不是你等普通人能踏足的。即便是对面那人,怕也是只有不过一成的生存几率。”

  那士兵见首领如此说,也便不多话,默默的退到了一边去,只是略微惊奇的多看了神射手一眼,他没想到,平日里最多说几个字的首领,今天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竟然一连串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真是怪事。这次任务可以算作是失败了,但是他竟然还如此高兴,更是奇怪。

  神射手明显的感受到了属下的目光,但今日他心情格外的好,也便不计较了,只是在心里兀自开心的想,没想到这皇朝大地之上,竟然有如此多有趣之人,日后我可一定要多来讨教讨教!不过待得大业一成,机会少不得我的!

  虽然对面不再继续攻击他们了,但何心二人也没办法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走回去,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朝着桥的另一端走去。

  而他们不打算继续追杀的原因,何心也是多多少少知道的,一是他们肯定没办法隔着现在这个距离用弓箭给自己再造成什么伤害,另一个则是他们的前方——神龟台的传说。

  虽然说传说中沿着这神龟台能够到达天之穷尽,但至少何心还没听说过有谁真的爬上去过。不过这并不妨碍人们对神龟台其他地方的探索之心。只是历史上无论是个人还是大批人的进入这片神秘之地,能够活着回去的,百不足一!而所有回来的人里面,基本上所有人都疯了,嘴里嘟囔着任谁也都听不太懂的话,一直到死。

  而那些没有疯的人,也对这里面的事情闭口不言,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最终都死于奇怪的死因,什么喝水呛死,吃饭噎死等等,要知道当初能够有胆识进入这片禁地的人,没有一个不是一身本领,怎么可能会死于喝水呛死之类的窝囊死法。

  没死的那些,也是藏进了深山老林当中,不与世人来往。

  因而这里的传说越传越邪乎,所以即便到了如今,这神龟台的神秘之处,也并不为外人所知,只是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一处禁地,一处能进不能出的禁地。

  但到了如今的份上,何心也只能拉着月月前进,而且这条路,对何心来说,可能并不能算是送死。

  因为,他的叔叔曾经就进过这片禁地!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