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机的那个人

时光机的那个人_第1张图片
图片来自QQ音乐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好像是的。”女孩脸上露出了微笑。

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穿过的车辆,林花雨牵着牧叶亭的手走在路边。林花雨突然停了下来,把头往回扭,看着牧叶亭那张青涩的脸庞。牧叶亭的脸微微红起来,他下意识的把头往下埋,林花雨大笑起来。

“我有那么恐怖吗?”

“嗯…”牧叶亭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

“走吧,约会就要有约会的样子。”林花雨直接把牧叶亭拽走,牧叶亭像个小孩子尾随于林花雨身后。

牧叶亭和林花雨来到了一家比较安静的奶茶店,林花雨买了两杯原味奶茶,和牧叶亭找了一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牧叶亭看着窗外的行人,握住手中温暖的茶杯,内心想:“昨天都干了什么鬼事。”

林花雨给他的脑门狠狠的一弹,牧叶亭从思索中走了出来,慌张地说:“对不起哈,不应该连累你。”

林花雨“哼”了一声,看了看他清纯的样子:“你知道呀,算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好,陪你好好做完这场戏。”

牧叶亭不停地吮吸着奶茶,不知道说些什么。林花雨掏出一个沉旧的怀表,用手轻轻地抚摸它。

“这个怀表对你来说,肯定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吧!“

“的确,这里面藏满了某人的时光。”

“难道你有喜欢的人啦?”

“是啊,我说是你信不信?”林花雨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牧叶亭支支吾道:“你…你逗我的吧!”

林花雨朝他吐了吐舌头:“没幽默感的男人真可怕!”

“我和你幽默不起来呀!”

林花雨翻了一个标准的白眼:“话说你明明喜欢佟梦琴,却不敢面对。要是我,早就表白了,至于现在这样吗?你一个大男生,扭扭捏捏的,哎!”林花雨没好气地说。

“那天晚上是准备鼓足勇气告白的,只是…”

“只是被吴越君抢先一步啦!”

牧叶亭和吴越君坐在小酒馆内,头顶上的电风扇“嗡嗡”作响,桌子上摆满了下酒菜和啤酒。吴越君抱着牧叶亭,大口地喝了起来,牧叶亭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朝旁边的位置移了一下,自己一小口一小口的咪,心想难喝死了。

“是不是没碰过酒呀?”

“你说呢?”牧叶亭用怨恨的眼神看着他。

“我这不是看你最近心情不好吗,带你来借酒消愁。”

牧叶亭又吮了一口:“借酒消愁愁更愁。”

吴越君大笑了一声,然后一脸神秘地看着他:“消愁解闷可不单单靠酒,还要靠行动。”

“嗯?”

两个人喝到半夜,互相搀扶着对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只是越往前走越不对劲,当牧叶亭看到熟悉的楼房时,他幡然醒悟,这不是林花雨和佟梦琴住的公寓吗!他看了看身旁的吴越君,吴越君向他做了个“yeah”的手势。

他们站在楼下,吴越君甩开了牧叶亭的手,直接趴在地上大喊:“我爱你,佟梦琴!”

牧叶亭的内心不禁颤抖了一下,躺在一旁的吴越君拽了拽他的裤脚:“老子早就看出你暗恋了,喊吧,反正喝醉了。”

牧叶亭不知道怎么办,只见楼上的一扇窗户打开了,佟梦琴和林花雨的头探了出来,牧叶亭脑子一发热,大声疾呼:“我爱你,林花雨!”

牧叶亭不停地搅拌手中的温奶茶,林花雨看着他的这个傻样,把头伸到他的耳边:“你傻啊,人家又没有答应了。”

“对哦!”牧叶亭拍手叫道。身旁的人朝他看去,他尴尬地笑了笑。

“哎,这家伙。”林花雨捂住了自己的脸。

两人从电影院走出来已是黑夜,一缕残光映射出他们的背影,牧叶亭看向林花雨:“谢谢你了,今天。”

“不用谢,对了,求你一件事。”

“啊?”

“我觉的吴越君和佟梦琴压根不般配,再说了你都喜欢她四年了,不在一起老天都看不下去。”

“所以?”

林花雨邪恶地笑了笑:“趁热打铁,借我和你一起的机会多和佟梦琴接触。”

“嗯……”

“嗯什么,明天下午1点来公司下面的餐厅,机会难得哦。”林花雨说完就跑开了,只留牧叶亭呆呆地站在原处。

林花雨推开门,只见佟梦琴正在弹钢琴,还是那段熟悉的旋律。

佟梦琴放下了双手:“约会怎么样?”

“很顺利。”林花雨说完,继续问:“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恋爱我现在还无心管辖?”佟梦琴拿起琴谱看了起来,另一个手不停地按着钢琴上的几个键。

“姐,你都要奔三十了,你不着急我都为你着急。当然,我觉的那块肉也不是什么好肉,可你也要为自己的人生着想哎。算了,明天和我们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我可不想做电灯泡。”

“其实……我才是那个电灯泡!”

“啊!”佟梦琴吓的扔掉了手中的琴谱。

“你呀,就别成全我了,我知道你一直喜欢他。”林花雨握住佟梦琴的手,泪水湿润了双眼,微笑地看着她。

“可是…”

“没有可是,我已经不喜欢他了,真的,你不用为我考虑,去追求你所爱的吧!明天下午一点,他等你。”

佟梦琴看着林花雨,嘴巴不受控制的吐出两个字,谢谢。

牧叶亭躺在床上,他不停地翻来翻去,脑海里不断地响起某种音乐的旋律,好似周围是一片宽阔的花海,一位少女坐在花中,轻轻地弹奏着。牧叶亭伸出双手,准备……

突然一张大手伸到他的肩膀上:“怎么,睡不着?”

“嗯。”

吴越君从床上爬起,打开身旁的电灯,脸上全是泪水,还有一股清流从鼻子冒出。牧叶亭被他的样子吓住了。

“哇,你不至于这样吧。”

“让我哭吧,尽然你睡不着,就看我哭吧。”

“额…”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整个房屋全是吴越君的歌声。

第二天早晨牧叶亭顶着大大的熊猫眼,来到了佟梦琴的身旁。佟梦琴看着他的双眼,眼里不由地透露出担忧。

“昨晚…是不是因为吴越君?”

“嗯,哦不,额…”

“对不起啊,因为我和他的问题,影响到了你。”

“哦,不不不不,你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额不对,他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

佟梦琴看着牧叶亭拙嘴笨舌的样子,不禁抿嘴笑了笑。

牧叶亭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我这样子,是不是很让你失望呀!"

“并没有,反而让我觉得你越来越可爱了。”

牧叶亭抬起头,看着她:“佟小姐。”

“啊?”

“你记不起我了吗?”这股声音似乎是从佟梦琴的心里发出。

“叮~”

一丝灯光亮起,打落在佟梦琴的身上,她用手轻轻地弹奏着眼前的钢琴,一股优雅的旋律在整个舞台中回荡,给人一种迷幻的感觉。牧叶亭坐在台下,手止不住地挥划,仿佛他也站在舞台上,与她一起演奏这精彩绝伦的音乐会。

表演结束后,牧叶亭拿着自己做的便当在后台等侯着,他时不时地把头往舞台上探去,腿脚不停的在抖动,当他看到熟悉的身影时,脸上露出了笑容。佟梦琴开心的像只兔子,一蹦一跳走到他的面前,依偎在他的身上:“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呀?”

牧叶亭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说:“你最爱的蛋包饭。”

两个人来到了附近的公园里,坐在小亭的椅上,潺潺的流水在旁边打着节拍,夕阳的余晖映照在他们的身上。牧叶亭用勺子挖起一口,朝她的嘴里喂去。

林花雨细细地咀嚼,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今天我弹奏的怎么样?”

“还好,眼神比较呆滞,要学会和台下的观众互动。”

“你说的是你吧。”

你怎么那么聪明呢!”

“牧叶亭吗……”

“佟小姐你怎么了?”牧叶亭的话打破了佟梦琴的沉思,佟梦琴看着牧叶亭,脸红了起来,心想我和他以前认识吗?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那接下来,估计这些往事就要被抛于脑后了。”

“什么?”佟梦琴疑惑地朝他看去,她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正处于高空中,难道自己在过山车上!佟梦琴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像沉入大海一样,她大声尖叫起来,她下意识地摸到了牧叶亭的手,紧紧地握住,牧叶亭感受到了,笑了笑,也随和大声尖叫起来。

“总感觉好像很早就和她认识了。"

牧叶亭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了看手表,又焦虑地朝四周望了望。吴越君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着急,女主角等会儿就出场了。”

佟梦琴穿着一身清绿色的裙子显得十分俏皮可爱。牧叶亭捋一捋头上的汗,向她走去,牵着她的手:“今天的你很美。”

“哦,难道平时的我不美吗?”

“不一样,今天的美只属于我,一点也没有瓜分给别人。”

“哈哈!”佟梦琴毫无掩盖地大笑。他们牵着彼此的手走进礼堂,坐在礼堂里的人都朝他们身上撒花,动听的结婚进行曲在耳边萦绕,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喜悦。

走到红毯的尽头,牧师站在那里。

“牧叶亭先生,你愿意娶佟梦琴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

“佟梦琴小姐,你愿意嫁给牧叶亭先生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他爱护他,都对他不离不弃?”

佟梦琴还没来的急张口,牧叶亭就抢着说:“不愿意也要愿意,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懂她了。”

座在底下的人哄堂大笑,佟梦琴捂着嘴也笑了起来:“愿意,一辈子。”

“双方互戴戒指,新郎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

牧叶亭把嘴慢慢凑到佟梦琴的嘴边,佟梦琴的心跳加速,就快要碰到的时候,牧叶亭停了下来。佟梦琴“啊”了一声,牧叶亭把头移到后面,佟梦琴内心骂道:“这家伙干什么?”

“其实…”佟梦琴瞬间眼前一黑,感觉像是按了静止键,嘴里是他的味道。佟梦琴睁开眼,清晰地看到牧叶亭那张若大的脸庞。

“我一直都爱你,爱的心痛。”

佟梦琴坐在停歇的过山车上惊魂未定,身旁的牧叶亭颤微地站了起来,伸出手:“走吧!”

佟梦琴接过他的手,两个人互相牵着彼此的手,又看了看彼此,笑了起来。

“这算和她恋爱了吗?话说刚刚脑子里想的那些

也会成真吗?”

“我是喜欢上他了吗?”

“这种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俩个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冰淇淋店的门口。

“来一份巧克力味的甜筒。”牧叶亭说完,朝身旁的佟梦琴看去,问道:“你要什么口味哈?"

“我要一份草莓的,因为你喜欢的是草莓,我喜欢的是巧克力。”

“哈,被你发现了。”

躲在一旁的林花雨叹了一口气,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内心感叹:“果真命运是无法改变的。”

牧叶亭咬着笔头,望着一张上面写满一排字的白纸发呆。

“牧同学!”林花雨走到牧叶亭的旁边,牧叶亭慌张地把那张纸收到书包里。

“什么东西呀?”

“没…没什么。”牧叶亭说完,背起书包朝教室外跑去。

“你不说我也知道,情书吗!”林花雨嘟着嘴,一脸不开心,心想:“究竟怎么样才能让你注意到我了!”

林花雨从衣兜里掏出怀表,吸了一口气,眼睛注视着怀表的指针:“无论再来多少次,我也要竭尽全力让你喜欢我,爱我!”

时光机穿俊在无限可能的时间,林花雨一次又一次地站在牧叶亭的面前,炎热的暑假,迷茫的青春,挣扎的痛苦……

牧叶亭和佟梦琴手上拿着一个大大的甜筒,手拉着手走在小湖旁。佟梦琴的眼神不受控制地朝他瞟了几眼。

牧叶亭突然停下脚步,手指向湖中央的,佟梦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烟花从水面掠过,激起一片又一片的波浪。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烟花在黑夜中㶷烂绽放,佟梦琴被眼前的美景所折服了,眼睛里透出一种耀眼的光芒。

“老婆,我回来了。”

佟梦琴把菜端在餐桌上,开心地回应:“快来吃晚饭吧!”

房间里突然冲出一个手拿玩具的小男孩,直接扑到牧叶亭的怀里,牧叶亭习惯性地把他抱了起来,小男孩在牧叶亭的耳边轻声说道:“爸爸,妈妈坏死了,总算等到你回来救我了。”

“我可是能听到的呀!”

小男孩吓得赶紧从牧叶亭的怀里跳了下来,乖乖地坐在餐桌上吃饭。牧叶亭笑了笑,坐到他的旁边:“晚上爸爸陪你好好玩。”

“好嘞,可是…”小男孩开心地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但又瞟了瞟身旁的佟梦琴。

佟梦琴“咳”了一声:“好啦,吃完晚饭去和爸爸玩吧,别搞得我和怪兽要吃了你一样。”

牧叶亭和小男孩互相朝对方看了看,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小男孩安详地躺在床上睡着了,牧叶亭轻轻地关掉了床边的小台灯,静悄悄地走出门外。佟梦琴站在门外,手里端着一盘水果:“老公,今天辛苦了。”说完,朝他嘴里喂水果。

牧叶亭笑着含下了水果,双手抱着佟梦琴的腰边:“你也辛苦了。”

烟花点亮了整个夜空,路边出现无数的动漫人物,打着鼓,敲着锣。牧叶亭握紧佟梦琴的手,把眼神调到她的侧脸:“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佟梦琴把头扭到他的眼神之下,脸上渐渐浮出微笑:“好像是的。”

“说的好像言情小说似的。”牧叶亭脸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哈哈哈。”佟梦琴看着他那清秀的脸庞,仿佛看到了一个十六岁似的纯真少年。

牧叶亭渐渐地拿起她的双手,炯炯有神地看着她:“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其实…我也是的。”

十六岁的牧叶亭追在一脸愤怒的佟梦琴的身后,像一只可爱的小狗。佟梦琴把头调回去,朝他大喊:“你走开好吗!”

“可是…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佟梦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随之泪水从眼眶里流淌出来:“你讨厌死了!”

牧叶亭拽住她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炯炯有神地看着她的眼睛:“我也只让你一个人讨厌!”

“我们在一起吧。”

“我们在一起吧。”

一股声音从佟梦琴的耳边响起,而另一股声音在脑中回荡。

“嗯。”

牧叶亭开心地抱紧佟梦琴,佟梦琴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果真命运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即使过程会变,但结局永远不会发生改变。”躲在角落边的林花雨一脸失落。

“我可不是怎么认为的。”林花雨抬起头,只见一旁站着一个身穿西服的男子,他微笑地看着牧叶亭和佟梦琴。

“又是你,吴越君,为什么只有你会记住所有的一切。”

“可能我和别人不一样吧。”

“哼。”

“现在死心了吧。”

“嗯,无论我回到过去改变多少次,他们总能回忆起那些原本不该存在的事,总是能越过千千万万的障碍在一起。这次改变,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平凡而又美好的爱情。”林花雨看着他们,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然后继续说:“我幻想过多少次,眼前的这个女孩是我,可惜的是,那仅仅只是幻想。我现在也想开了,爱一个人就要学会放手。反正已经和他做了一天的男女朋友,现在这样子蛮好的。你呢,不会还要纠缠佟梦琴?”

“你想多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

“那就好。”林花雨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吴越君看向孤寂的黑夜,似乎还有烟花烙下的痕迹。他掏出衣兜里的怀表,自言自语道:“其实我一直喜欢的是你,林花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