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乔装上路

翌日,天行在隐约的诵经声中醒来。厢房内依旧弥漫着熏香的味道,天行简单的收拾了下便往前殿走去。路过走廊,一声声诵经声更加清晰洪亮,梵音阵阵传入耳中,灵魂深处似乎一下子被撞开了一个口子,那幽深黑暗的角落被一束光照亮。天行似乎看见几尊大佛在天际诵经,每一个都慈眉善目而又不是庄严。金光闪闪的佛光萦绕在他们身后,天行不知不觉沉浸其中。半晌,直到诵经结束天行才从那种玄妙的情景中回过神来。只见天行额头布满密汗,衣衫也已被浸透。天行心中不觉想到:“佛家经文,果然不同凡响”。

和尚正引着刚诵完经的吐蕃喇嘛出了大殿,看见旁边站的天行招了招手。天行迎了上去,和尚拉着天行的手来到一个喇嘛前。和尚似乎和喇嘛已经说好了,喇嘛笑着摸摸天行的头,从另一个喇嘛从包裹中取出意见僧袍和帽子来,一并交于天行手中。“小施主可去换了衣服乔装一番,跟随老衲一起去往吐蕃”。和尚带着天行往厢房走去,稍倾,和尚便带着天行来到了大殿前,给天行僧袍的喇嘛和大佛寺主持说着什么,然后作揖,似乎这就要启程离开了。跟在大喇嘛身后,天行回头看了一眼大殿,又看了一眼和尚。和尚右手挑着念珠放在胸前,嘴里说着:“阿弥陀佛,小施主放心去吧”。

上路之后,天行才知道吐蕃喇嘛并不是直接回吐蕃国,还要东去长安慈恩寺换经。从苦水县出来一路向东南直到亥时才到金城庄严寺落脚。一路上喇嘛们只顾低头赶路,很少说话。相传佛门中人把受苦也当做一种修行,这样连夜赶路大概也是一种苦修吧。也幸好天行的天狼神拳已有小成,否则照以前的身体,天行肯定跟不上喇嘛们的脚程。庄严寺的和尚们似乎知道吐蕃喇嘛们会来此借宿,专门留了寺门。带头喇嘛刚敲几下寺门,便有小和尚来开门了 。进门之后便直接引着去了厢房休息。赶了一天路,天行也确实累得不行,和喇嘛们在厢房里倒头便睡。“娘......娘......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天行大叫着从梦中醒了过来,看到周围睡倒的喇嘛们和对着他念经的带头喇嘛。天行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是自己做恶梦了,并没有谁来杀自己。天行擦了擦额头的汗,在喇嘛的诵经声中又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天行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厢房里的喇嘛们一个都不在了。天行推开房门,隐隐约约有诵经的梵音飘过来,似有还无。大概喇嘛们又去大殿诵经了吧。天行不禁想起在大佛寺,第一次听见喇嘛们诵经的梵音时的那种玄妙境界来。天行寻着声来到大殿,仔细聆听喇嘛们诵经,想再一次进入那种玄妙的境界。但自始至终天行都没能再次进入那种境界,大概这也是一种机缘吧。佛家有言:凡是皆因果,缘分未到不可强求。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