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最后一天 123篇

        早晨又是儿子最先醒的,接着把我“揪”起来,昨天晚上我答应早晨带他出去锻炼,小家伙上心了。锻炼是好事,陪伴是温情,何乐而不为?

      这两天气温偏高,有点暖冬的味道。旭日初上,我和儿子出了门。路上,人少,车少,很静,早晨静谧的时光使人有点返璞归真的感觉。

        路边的几棵老树,不知多少年岁,树皮褶皱,像极了老人的脸,树根纵横交错,不由使人想起“古藤老树昏鸦”的诗句。几株酸枣树,孤零零从枯黄的草稞中冒出头,树上挂着几个干瘪的酸枣,像是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我和儿子穿进一片小树林,树枝光秃秃的,地下铺了一片厚厚的落叶,它是温情的,化作泥土更护花。只有一排绿意盎然的松树不屈的挺立着,伸着有力的臂膀,拥抱着蓝天和白云。

        我和儿子在林中穿梭,追逐,嬉戏。一处景观黄槐,每株之间留有间隙,布局像极了迷宫,儿子极感兴趣,像活泼的鱼儿一样,在其中游来游去,欢笑在林中回荡。

        清晨的时光是温情和温馨的,儿子沐浴在初晨的霞光玉露中。

        上午做完作业,下午答应带儿子去公园玩,小家伙很是兴奋。

        我们顺公园的北门进去,长长的水泥路蔓延开去,路边树叶落了,草也枯萎了。沿着路边的一处岔道走去,路边古木参天,直耸云霄。树下的一处空地,一位耄耋老人伸臂弯腰,活动身体,他在追寻失去的青春。

        儿子很兴奋,像撒欢的小鹿,蹦蹦跳跳跑在前面。石桥边做个笑脸,钟楼下留个纪念,石雕的猴子作伴相依,恐龙塑像前了个心愿。

        “一架大飞机。”儿子惊喜,忙高兴地跑过去。这架飞机是一架退役多年的教练机,轮年岁说,该是中年了,我记得小的时候就有的,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早已破败不堪,机身变色,坑坑洼洼,翅膀折了,舱门早就没有影踪,青春不再。好在填补了一处空白,也不失为一道景观。儿子调皮地爬在翅膀上、机身上和舱门边,让我给他和他的偶像合影留念。

          动物园是儿子早就心仪的地方,我们最后一站是动物园,购票进门。动物园规模小,动物也少,但对于见猎心喜的儿子来说,也是心满意足了。正对着门口的是猴山,十来只猴子在里面甚是活跃,窜来跳去。有的在山顶上瞩目远眺,有的亲热相拥,有的灵活的地荡着秋千,有的闹了矛盾,追逐打闹,有的来个倒悬,儿子称作猴子捞月亮,还有个小猴子偎在妈妈怀里,状甚亲热,更有个小猴子四肢紧紧抓住妈妈的背部,紧贴妈妈的怀里,妈妈走到哪带到哪,甩也甩不脱,活脱脱一个小赖皮,妈妈也无奈。儿子取了一点食品喂猴子,真是弱肉强食,块头大的力气壮的争先恐后,弱的小的不经意被撞到一边。小猴子极灵活,抛到眼前的食品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甚少有失手的时候。也极聪明,到手的花生先放到水泥地上搓碎,再食其果,不禁使人大为惊奇,竟然进化到了这种程度。小猴子捡玉米粒的动作也极快,两手交错捡拾,小鸡啄米般迅速,没有失手的时候,令人叹为观止。

        “小兔子”儿子叫道,黄棕交错的毛发,野兔的外表,体型极小,可不就是。可看了说明,不禁哑然,原来是荷兰小猪,真长了见识。两只憨态可掬的大狗熊吸引了儿子的目光,凑到眼前,兽性暴露无意,在铁笼中窜来窜去,撕咬着,低吼着,挺吓人的,我警告儿子退后,注意安全。一会儿又看到了号称“沙漠骏马”的鸵鸟,个头挺高,长腿,大身体,细长颈,小脑袋,绅士般踱着步。一头野狼不安分在铁笼里团团转,离开了熟悉的旷野和群居的伙伴,使得它焦躁不安。“孔雀”儿子看到了熟悉的鸟,自是十分高兴,蹲在眼前仔细观察。几只孔雀悠闲地走来走去,拖着漂亮的大尾巴,孔雀开屏更是美丽,可惜今天鸟儿不给力。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知不觉间时间有些晚了。该回了,儿子有点恋恋不舍。

      回来的路,还是那条林荫小路,远远的,一位老人推着几桶水过来了,儿子自觉得避在一旁,给老人让路,善行和礼貌无处不在,已经在儿子心里扎了根,我期待着儿子做的更好。

        陪伴儿子,忙碌的一天,充实的一天,如此,也觉甚好。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