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金钱是发臭的,权力是上瘾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职场是杀人的,城市是压抑的。人类的愚昧也是无边无际的。而对家乡的记忆或怀念,是让我热爱生活或重新出发的很重要的精神储蓄账号。

家乡三面环山,山峦起伏,二水辗转缠绕这两个山峦,沟壑交错。南北各有深水,分别是男孩女孩的天然游泳池。北山脚下是人们栖息所在。与南山平行的是全村的交通枢纽。西山脚下是村里的菜园和果园。村中间是一条大道,供应全村人喝水的水井,全村的最高权力机构村支部,最高学府幼儿园和小学,娱乐中心也就是戏台。路的两旁是东头和西头,是两个村中村。两个村中村,互给方便,权力制衡,现在想起来还是满文明满先进的。我是西头村民,交到一个东头的玩伴,颇有点马云交到海外笔友的感觉。

山村的人出门“见山”。他们对平原,甚至对平地是向往的,村民过去舍不得住有限的平地,大多住在后山上的窑洞里。记忆中姥姥家就是在后山上的窑洞里。从70年代开始,才逐渐搬迁到平地居住。一直到2000年前后,随着农业变的不重要,最好的耕地也做了居住之用。对平原的向往,也是我们远行的原因。现在住在一望无际的加拿大盾上,一丘难求,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地势高的地方居住。但现在想起来,住在山上是多么好,多么有诗情画意,视野是多么开阔。想想终了的时候,也可以上前山陪先人观景,对死亡也就没有了那么多惧怕。

大自然可以是无情的,见过野鹿,也曾经被洪水围困,听说过狼和熊的造访。所以家乡也有“凌霸”。我是一个稀奇古怪的人,不懂规矩,所以麻烦总是不断。这些故事,我都不好意思提。但正是这些事情中,我学到了好多道理,塑造了我的品格和脾气。我和一个大男孩的麻烦,家里决定搬迁,才有了以后的故事。但我至今,任然感谢家乡人给我的麻烦,他们的单纯和直接,是我对人性最好的学习,也让我学会了忍让和妥协,现在连大声讲一句话都不愿意。

每隔一两天,摩托车就会送信到村里来。这是这个山村和外界最主要的联系方式。玩伴说,那个摩托车的尾气是多么香啊,真想多闻几口。想起来,当初的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孩子是多么希望出去看看呀。正是这个渴望,让我总是驱动我不停地奔跑,家乡有聪明的孩童。在城里可以拔尖的孩子,却无法在农村拔尖。但家乡的信息是那么的缺乏,很多孩子是由于家庭条件没法继续追求学业,甚至无法完成小学。父亲是个不一般的人,靠一纸小学文凭事从职场,他也是“活到老学到老精神”的坚决执行者。由于父亲的缘故,我可以有报纸读,有书读,才知道了外面有个“精彩的”世界。现在想想,这个“精彩的”世界是多么无聊,多么不看也罢。可是,既然来到这个自称宇宙中心的城市,只当用怀念这个封闭的山村来暂时地把我自己封闭起来,保持我的心智正常,不至于利令智昏。

谢谢你,我的家乡。也可能这个家乡不再如故。但你让我知道我从哪里来,也让我知道我到哪里去。也谢谢你让我不在这个疯狂的世界发狂。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