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冢

身体软绵绵地飘浮着,隐约感觉到自己身处无限的黑暗之中.又过了一秒,抑或是几个小时,我忽然发现自己躺在厚实的土地上,空气中充斥着死一般的寂静.

我迷糊地睁开双眼,西边的落日已降至地平线,晚霞红得发暗.我用四肢撑起身子,低头一看,吃惊地看到我的似乎不具形体的雾气般的爪子。越过我那近乎透明的胸脯,我看见脚下有只僵硬地蜷缩着的猫,离猫几尺开外的空地上堆起了个小土坟,上面象征性地插着根狗尾巴草。草已经萎蔫了,无力地耷拉拉下来。土坟边放置着一个浅盘,有少许液体在暮色中泛着血光。我抬起头,环顾四周,尽皆围墙。围墙内,离猫尸几米开外是栋简陋的砖房,大门前有个男孩身子泅在半凝结的血泊中。

我惴惴不安的向他走去。男孩上方个是阳台,显然他是从上面掉下来的。我俯视着那张瘦削而又苍白的脸, 上面再明显不过地表现了他的释然与漠然。我盯着他,感到莫名的悲哀。

兴许是我出了幻觉,不然为什么天边越来越红,大地越来越亮堂了呢?但更让我惊恐的是,男孩身下的血块似乎正在融化,颜色也愈发鲜亮了。突然间,男孩睁开了眼睛!他的身子开始飘浮起 来,渐渐地,变成了直立的形态,又像纸片班地飘进了阳台。我惊魂未定, 正在此时,那只猫,竟然开始剧烈地打起滚来,一边发出凄厉的惨叫“喵——喵——”我冲向房子,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房门虚掩着,我奋力越过门槛,看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三个孩子,最小的约莫只有几岁。他们的脸上带着泪痕,因极度痛苦而扭曲,也同外面那只猫一样,开始在地上滚来滚去。其中一个孩子,滚到了一个被碰到的碗旁,于是原先洒出的液体快速向碗中流去,碗也逐渐端立起来……

我想刚拔腿跑上楼梯时,男孩从楼上倒退着下来了。他似乎是在拽着他的腿倒退。昏暗中,他的背影让我想起了行将就木的老人。他倒退到房中央时三个孩子也已经坐起身来,只见他蹲下身子端起碗,然后将碗放在各个孩子嘴边。每放一次,就有液体从孩子嘴边流入碗中,男孩儿嘴边的肌肉也要抽搐一下……他又倒退到猫的身旁,我也赶忙跟了出去。那猫正好从蜷缩的姿态恢复成悠闲的睡姿,他把先前的做法又重演了一遍。

我顿时明白了。西边的太阳升起来了,夕阳耀眼,于是我闭上了眼睛,趴在土坟边。原来这是我的冢墓,黑暗瞬间埋没了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