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妈在,我的天在

妈在的那段时间,我的头发顺顺的,软软的,黄黄的,每次洗过,都会有些飘逸,小跑起来会觉得,它们在头上跳舞呢!妈在学校帮同学们扯水,手动的,不是用电,会比较累!我会拿着向同学要来的很短,不能握着写字的铅笔头找妈,理直气壮的说,妈,我笔不能用了,你看,这么短了,不能写字了!妈每次都会给我两毛,我就屁颠屁颠的到小卖部,买点辣条吃,还会隐藏得很好,嘴巴上的印迹抹掉,然后呼哈呼哈,去掉口气,还得等嘴唇上一圈小嫩肉变白皙,才见妈和姐!当然不能尽用铅笔头的,还有写完的本子什么的,妈,本子写完了,妈总是信的。 可能从那时候起,我就是个懒,卯足了劲要走捷径的人!用二姐后来的话说,叫漂泊,看得见得漂泊在脚下,看不见的漂泊,在心里,在心里我早已上天入地,而我的双脚始终陷在泥里,所以我便一直痛苦的想要跟上心里的脚步,我的欲望啊,无止境的飘!

妈在的那段时光,我每天早上都会在学校食堂青孃那里拿个包子,馒头或者油条,妈给青孃说啦,每天一个,月结!我特神气,每天都会仰着脸对青孃说,我要包子,大包子,热乎乎的,里面有肉,很美味!都不记得大姐,二姐是否有这样的待遇了。我家离学校不远,每天都可以回家吃饭的,我偏羡慕家远的在学校蒸饭吃,我也不知道自己使了什么招,妈居然给我买的饭盒,方方的,大大的那种,不怎么好看,但是妈会给我弄点香肠,或者腊肉什么的放在里面,开始的时候可能看着不好看,等米粒喝足了水,有了温度,变得白胖,挤在一起,簇拥着一块香肠或者腊肉的时候,我会掉好多口水,真香!其实妈是抽出她所有的力气来满足我们的,她也是总有能耐满足我们的,我们就这么没心没肺的压榨着,理由很灰暗,我们是她的女儿! 妈在的时候,我们是很有规律的吃肉的,日子不苦,妈在的时候,我的头发顺的,我是唱唱跳跳的。我特别愧疚于一次,同学说扯水的那个人怎么样时,我说,那不是我妈!特别愧疚,愧疚到我想一辈子来弥补那句话的过错,我是怎样一个自私,忘恩负义,表里不一的人!事实证明,过去的事,可以折射出你怎样的一个人生,自私自利,避重就轻,不肯坦诚!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