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梦

                                记梦

        有一天,我肚子莫名疼的厉害,别管看什么医生、吃什么药都无济于事,爸爸心疼、急躁地走南闯北遍访名医,所谓的名医个个束手无策。农村人现在是半迷信状态,对牛鬼蛇神都有一份敬畏,但是,不是完全的迷信。当药石无医的时候,却是对这事深信不疑。于是爸爸去找村里的半仙,半仙说,你儿子误吃了妖物,那妖物出不来正在肚子里折腾你儿子。爸爸张口结舌,那,那怎么把那东西给弄出来。半仙掐着手指,大拇指在其它四个手指上点来点去,说,那妖物还不愿意出来,非得要折磨你儿子,报复够了他才要出来。爸爸呆在一旁,那怎么能行呢,能不能让那妖物折磨我,放过我儿子。半仙捋一捋胡子说,那可不行,冤有头债有主,你儿子注定遭次一劫。爸爸慌忙地伸手摸进口袋掏出一沓人民币,渴求说,请大仙指点迷津,给我家儿子指一条明路。大仙跪在神像旁嘴里支支吾吾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咒语,他闭紧的眼睛突然一亮,说,开膛破肚,而且必须是你亲自来。爸爸顿时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爸爸回到家,看到躺在沙发上的我哀嚎不已,急的直揪自己的头发。突然,爸爸走到我跟前跟我说大仙的办法,我顿时怔住了。过了好久,爸爸拿来了一把手术刀,明晃晃地走到我面前,把我的上衣脱完,我涩涩发抖。当刀靠近肚皮的时候,我的整颗心快要跳出来一样,全身一阵颤栗。那刀,就慢慢的深入,我撕心裂肺般疼痛,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涌。刀锋慢慢往前滑动,我的肠子,脂肪,……红的,黄的,白的,绿的全都涌出来,我的身体像被掏空一样。突然,爸爸跪在这一片五颜六色的东西旁边,说,我儿子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请大仙饶恕我儿子,以后我肯定逢年过节,烧高香给您,接着连续不断的磕头,咚咚咚。我突然就不疼了,我高兴地给爸爸说不疼了,爸爸喜极而泣,在那边一直磕头。接着他把我流出的那一摊东西,完完整整地放进我肚子里,用针线缝上了。奇怪的是,一点不疼,末了也不留疤,以后,我的身体也比之前更强壮,像脱胎换骨了一样。可是,有一天,爸爸却腹部痉挛,药石无医,我慌张极了,突然我被舍友惊醒了,才知道这是一场梦。白天,我特意给他打电话聊聊天,他好好的,我才放心,可是我怎么也没敢把昨晚的梦讲给他听!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