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冉冉升—第4章景玲玲被抓【连载】

当我赶到家的时候,子轩一家三口已经出发了有一段时间了,可干爹干妈依旧在楼下呆呆的站着,各怀心思。

“干爹、干妈,都是我不好,没能早一点赶回来。”

干妈宽慰道“A市离家也不远,不管咱们过去,还是他们回来,都方便着呢!”

再看干爹,表情一如既往的祥和,也丝毫没有责备我回来晚的意思。

“干爹干妈,大四实习了基本没有什么事情,我在家这边报了公考培训班,想搬回家长住一阵子,欢不欢迎呀?”我搂着干妈商量道。

“哪有爹妈不欢迎自己孩子回家的?”干爹瞪了我一眼,眼神里却全是宠溺。

“你们小的时候呀,整天盼着你们快点长大、考大学、成家、立业,这当真成家啦,心里反倒不是个滋味了呢。”干妈说着说着竟嘤嘤哭起来了。

“一家人到啥时候都是一家人,尽管他成了别人的老公、孩子爸、女婿,可他永远都还是你我的儿子,晓冉的哥哥不是?这世上没有任何情感能抵得过亲情。”干爹宽慰道。“咱回家吧,这天气还真是凉了不少呢!”

干爹的体质真是越来越差了,我们穿着半袖都热的冒汗,他穿着长衫还叫冷,我和干妈不由对视了一下,都没有言语。

上楼的时候,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小帅哥尾随我们进了楼宇门。干爹热心的询问他住哪一楼层,有没有女朋友。对方笑笑没有回答他。

“才嫁了儿子,还急着把姑娘嫁出去不成?”干妈装作生气的样子,替他缓解尴尬的氛围。

“可不,确实有点着急了。”干爹自嘲道。

“晓冉,赶紧洗了手过来吃饭!”干爹从厨房端出牛腩汤、南瓜饼和紫菜包饭。

“这不晌不晚的吃的是哪顿饭呀?”干妈笑话道“你干爹都老糊涂了!”

“呀!都是我爱吃的哎,现在吃,现在吃。”在书店打发了一中午的时间,我早已经饥肠辘辘了。

“就是,哪来那么多规矩,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咋吃我们晓冉也不胖。”

“晓冉,我和你干爹商量好了,以后别喊我们干爹干妈了,跟子轩一样,喊爸妈吧!”干妈边为我整理房间边说道。“等你出嫁的时候,就从咱们家接亲。”

我好奇的看了看干爹,他颔首表示同意。我有点明白了他们的良苦用心了。

“好呀!”我扔下碗筷,跑进卧室,喊了一声“妈!”

“哎。”干妈美滋滋的应着。

“给改口费哦!”

“哟,你这鬼子精,我咋没想到呢。”干妈轻轻拍打我。

“爸!你也得给!”干爹只管傻乎乎的笑。

“你看咱们家,儿子跟爸爸姓,女儿跟妈妈姓,多公平!”干爹开心的说道。

第二天,干爹干妈真的给了我改口费,是一张银行卡,密码是我的生日,轻描淡写的说费用够我报公考班的。其实,大学兼职三年,再加上平时他们给的零花钱很充裕,我手里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干爹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我真心不想要,可又拒绝不了,便只好暂时收下。

从小到大,我都是沿着徐子轩的路走的,他考哪所高中,我的目标就是哪个,他报考哪个大学,我的目标就在哪里。而现在他毕业结婚,去了岳父的公司工作,我突然就没了方向了。

也许每个读大学的人都经历过我这样的迷茫,面临着考研或是工作的选择,犹豫徘徊,都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其实女人更怕入错行。我喜欢有创意有创新的那种工作,最好是做广告策划或是艺术设计什么的,原本想到大城市打拼一番,毕竟生而一场,要感受一下大风大浪的洗礼,况且那曾是子轩和我的梦想。而现在良心告诉我一定要回到家乡,哪怕一无所事,静静的守在他们的身旁。而最能让家长觉得心安的,就属考公务员了。

我们家人一向喜欢早起,干妈打太极拳,干爹甩鞭子,子轩晨跑,我晨读,而现在我们仨达成一致,一起散步、晨读、逛早市,研究花草,饲养金鱼和乌龟,生活里既有甜食和热汤,书本里又有诗和远方。跟干爹干妈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觉得生活里充满了趣味。我想也许这段时光是我人生中最悠闲的时光了。

原本以为我可以这样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的,可景灵灵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一切。

“晓冉,我的车被扣了!我被拘了。”

“什么?”我一脸惊愕。

“让人给黑了!先不说这个,你想办法联系上徐博然,他一定有办法捞我,要尽快,千万别跟我们爸妈说,就说我出去旅游了。”

徐博然,我怎么联系?电话没存,加我微信被我拒绝了。

再打回去,景灵灵竟然关机了。

在哪里能够找到他呢?我急忙翻开通话记录和微信查找,我明明记得他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来着,大半夜的给我这早睡早起的人打电话,我哪里会记得他说了什么,几天以后想起来记录早顶没了!翻出微信过期的新朋友,厚着脸皮再加人家,迟迟得不到回应。就在我急的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居然看见了冷东旭。

我本能的朝他跑去,边跑边喊“冷先生,等一下。”可他丝毫没有听见似的,径直走向凯迪拉克,拉开车门便启动了。我跟在车后面追,不停拍打车窗,可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一溜烟跑没影了。

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

许是运动血液循环加速的缘故,头脑也变得灵活起来!我突然想到金海药业一定能够联系的到徐博然,便搭了出租车直奔金海药业。

虽然我同陌生人的话并不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中老年人都比较容易信任我。我其实不想撒谎的,可我说我是徐博然的朋友急需他的帮忙,保卫说什么也不肯告诉我他的去向和电话。没办法,我只好装成可怜巴巴的样子,谎称自己怀孕了,怀疑他是不是不想负责,故意躲着我。

保卫大叔立即关了监控录像,神神秘秘地从抽屉里翻出了印有保密字样的电话号码薄。“小姑娘,你别害怕,千万别想不开犯糊涂,这是全厂最新的电话号,这里还有他爸爸、表哥、姑妈的电话号哩!可千万别说我给你的啊!”

我急匆匆抄录了他爸爸、姑妈的电话号,以防找不到他时联系。

保卫大叔又补了一句,“我记起来了,他应该是出差了,很可能是坐飞机关机了。”

“谢谢大叔!”我欢喜的往外走,却迎面遇上那辆凯迪拉克。

“我说过别让我再看见你。”车窗缝隙里挤出一个冰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你不看我我就进不到你眼睛里啊!”我顺着窗户缝大声回道。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