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应该写作

每个人都应该写作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写作是一项低成本的,扩展生命宽度和广度的最好方法。

写作会逼迫一个人近距离观察自己和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因为你需要素材,你需要故事,你需要从生活中提炼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支持自己写下去,一旦你进入写作的世界,你会下意识的比别人更加关注生活,领略到生活当中的艺术之美。

从前遇到某某人,你可能会一笑而过或者置之不理,可现在你会好奇,好奇这个人背后的故事,他的心态,他的行为,以及他行为背后的心理模式,养成这样心理模式的经济基础。

如果你不去书写和反思,你不会发现,就算是那些跟你最亲密的人,你还不够了解他们。他们生活在你身边,但你从未追索过他们的人生踪迹。表面的生活太过稀薄,都不够煮一碗汤。

写作还会使一个人接受更多的可能性。出于笔下人物的需要,你不可能永远只把目光聚焦在某一两个,具有特定性格的人身上,你会需要观察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心理,将他们的性格通过描写或者对话重塑在自己的笔下展现出来。

这个过程会让你更加清楚的知道,这世界上有人跟你不一样,很不一样,你们所想的不一样,面对事情做出的选择不一样,对后果的承受能力不一样。

写作对于我来说,除了对我自己人生的反思和总结以外,还能让我以一个观察者的角度去看待人、看待事。反思和书写过程,不仅扩展了我的生命,也给我带来了内心的平静。

生活如此,读书亦然。很多人读不下去书,并不是因为枯燥,而是得不到反馈,没有人告诉你读完一本书你得到了什么,或许连你自己也不清楚,而写作过程中大量的信息输出本来就是考验输入信息量及质量的最好标准和反馈。这一模式的转变会让你的学习由被动变为主动,从填鸭式的接受信息到主动去思考辨别。

写作更是我们对生命的记录,它替你记得所有的喜怒哀乐,让你有机会在文字里跟真实的自己针锋相对促膝深谈,等到忘却之后在回头看,一切都是惊喜。

《1984》一书中,有过这样一段话:

“如果没有可以稽查的记录,你甚至连你自己生命的轮廓也一样模糊。你想起来的惊天动地的事,可能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有些事情,细节你倒是记得清楚,但当时的气氛如何,你还是茫然。这还没算到那些漫长空白的段落,那些你怎样苦思也找不出任何意义的日子”。

“人类或其他任何活着的实体,在生命之初不是放弃,不是自我唾弃,也不是对自己的存在进行诅咒。那些都是需要一个腐败和堕落的过程的,这一腐败过程的速度因人而异。有些人刚碰到压力便放弃了;有些人出卖和背叛了自己的意识;有些人不知不觉地慢慢熄火了,却从来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失去了这种意识。然后,长者们蜂拥而止,百折不挠地教导他们说,成熟就是摈弃个人见解:放弃价了值观,他们便获得了安全感;失去了自尊,他们便具有了实践的可能。此时,所有这一切意识都消失殆尽了。然而,少数人坚持了下来,继续前进,深知这种热情是不可背叛的;同时,他们学会了如何使这种热情具有一定的目的,他们修整它,使之成形,并最后实现它。但是,无论前途如何,在人生之初,他们便开始寻求生命的无限潜能和人类的高贵身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