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商会馆与和平餐厅

西商会馆与和平餐厅有关系吗?且容我慢慢道来。上周五的晚上有一场同学聚会。做东的同学早早地发来了定位,在曲江南湖1号。

待到当晚赴聚会的路上,已经到了的同学又发来了定位,显示的是西商会馆,我立刻懵圈了。于是问道“不是南湖1号吗?”,同学回复“是的”。

我只好带着疑惑按照导航的指引顺利到达了目的地,也才知道西商会馆位于南湖1号,南湖1号就是西商会馆。

我将车停放在停车场,迈步走进电梯门厅,服务生已经按好电梯,并告知我预定的包间在二楼。随着服务生的引导,在幽暗如迷宫一样的走廊里七弯八拐地走进了聚会所在的包间。

推开厚重的双扇大门,走进一间没有窗户,完全封闭,只靠灯光照明的豪华包间。

当我二次走出包间,欲到车上取茶叶,乘坐电梯时,便想当然地从二楼坐到一楼,却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眼见得硕大的落地窗外绿草茵茵,湖光粼粼,却不似我进入餐厅时的景象。无奈之下询问服务员,被告知乘电梯到三楼,我愈发懵了。

我向服务员再三强调,我是从停车场直接进的餐厅,怎么会在三楼。然而服务员也不做过多解释,只是重复着简单的一句话,“乘电梯到三楼”。

无奈的我只好听从,再次返身乘坐电梯,才看到电梯里在楼层旁赫然贴着“一层宴会大厅、二层包间、三层停车场出入口”。原来如此。在这样高大上的餐厅里,我原是个下里巴人。

再次回到包间,我自嘲地给同学们讲了这个经历,也许这就是高档餐厅的不同之处吧。

西商会馆与和平餐厅_第1张图片

在就餐过程中,我正好看到了高中同学群里发了篇文章《大差市什字的和平餐厅》,并由此引发的议论。而文章的作者正是前段时间刚刚有幸结识的朱文杰老师。

说“结识”并不确切。我们尚未谋面,只是在线上我曾有过请教,也才得知他真是一个西安通。他所写的和平餐厅,勾起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代人的回忆,估计是所有对和平餐厅有记忆的西安人的回忆。

我对和平餐厅最后的记忆是在上世纪末的最后一年。和平餐厅于1992年初就已经合并于西安饭庄,但是西安人还是习惯性地称之为和平餐厅,至少我一直是这样叫的。

当我在1999年的元月待产住进四院产院后,为了有力气生产,最后的一顿大餐就是在和平餐厅吃的。当时吃的什么早已记不得了,但是记得很清楚的是我吃得很饱很饱。

后来就再没有去过和平餐厅,直到它最后消失,再没有了记忆。那晚坐在西商会馆时,又看到了有关和平餐厅的文章,便勾起了这些许的记忆。

人常说,年纪大了总是对年少时的事记忆深刻,对现今的事倒是过后即忘。也许正是因为每个人记住的都并非是当年的事,而是当年的岁月吧。说的更确切些,应该是每个人都难以忘却的青春吧。

就像西商会馆,听说之前是百姓厨房,也许以后又会变成其他什么,但是在我的印象中不会有痕迹,亦无所留恋。

然而,若是有对情侣第一次约会在此,经年之后,无论这里是什么,他们可能都会想起当年的西商会馆,亦如我们这代人会想起和平餐厅一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