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劝你多读书的,基本都是骗子?

有人说,伟大的将军都是自我实现的人。如果按照亚伯拉罕·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产生自我实现的需求,或者达到相应的境界。

多读书有什么用?这个问题估计没有什么标准答案,甚至读书多的人连他们自己也不见得感觉到真有什么用或者真有什么好。“天雨粟,鬼夜哭”,难道真的是怕诈伪萌生,希望绝圣弃智吗?

 

01

小学老师说: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考不上初中;

初中老师说: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考不上高中;

高中老师说: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考不上大学;

大学老师说:你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就找不着工作;

老板说:你在学校的时候,是不是光顾着学习了?

看似一个笑话,实则意味悠长。不恰当的学习目标和不恰当的学习方式,最后导致的结局必定是别扭的工作,尴尬的人生。学非所用,用非所学,学用两张皮。既浪费了大量的教育资源,又耽误了很多年轻孩子的大好青少年时光。天生我才竟然最后成了废柴,留下的是我们的学校为什么培养不出人才的百年之问。误人子弟,泯然众人,哀哉世也!

往小里说,是误人误己;往大里说,是误国误民。

 

02

下面是一则极具讽刺意义的笑话:

高考已经结束,考上大学的同学注意了:要记得和没考上或弃考的同学搞好关系,等大学毕业了好去他们的公司打工!考上一本的要经常联系二本的,未来家乡的领导就是他们!还有,二本的要跟大专的搞好关系,他们将来是你们孩子的老师!恭喜高考的考生们终于考完了。四年后你们会明白。你们今天的努力基本是没有什么用的。改变你们命运的不是知识文化,主要是爹妈,长相……还有你们村是不是要拆迁。

今天的学习可以说跟读书是两码事,于是各种读书无用论总是具有“周期性”地甚嚣尘上,沉滓泛起。也许对有些人来说,知识分子心眼多。然而即便是那些敌视知识分子的人,若真要与知识分子有一番较量,还是要多读书的。正如那些曾经反对四书五经的人,是真正熟读四书五经之后,才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斗争。那些读书少甚至不读书的人,是不可能真正明白读书的好与不好的。

心平气和地讲,欲成大事者,绝不可能没有过人之处。而过人之处都是学来的而非天生带来的,虽不一定直接来自经典的书籍,但也绝不可能不凭借书籍就能将知识广泛而长远地传播。

 

03

1934年,季羡林从清华大学西洋文学系毕业,应高中母校邀请,担任国文教师。据季羡林的回忆,对当时的大学生而言,也是毕业即失业。而且季羡林还很幽默的提到,他本不是学习中文的,而母校邀请他担任国文教师,大概是认为他在清华读书期间在校内报刊上发表过几篇散文,以为能写散文就能教中文。

平心而论,季羡林绝对是他那个年代的高学历人才,天之骄子,尽管当时的清华还不属于国立的知名大学。再加上留德十年,季羡林拿到了博士学位头衔,既有高学历,又能多读书,有人赞誉其为大师,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实至名归。然而高学历并不代表知识的丰富,反过来读书多的也不见得就是高学历的人。有人做了一下统计,陈寅恪相当于高中的复旦公学毕业,钱穆连中学都没有毕业,刘半农常州府中学堂肄业,鲁迅从仙台医专辍学,梁漱溟、启功都是中学毕业生,华罗庚也只有初中文凭,沈从文、金克木最高学历只是小学,齐白石竟然一天学都没上过,但仍然不妨碍这些人在各自领域实现惊人的成绩,甚至开创了不少先河。

所以,多读书不是坏事。虽然我并不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但我也绝不认为考试交白卷的就是英雄。读书的好处只有读过书和读书多的人才能体会,或者通过读过书和读书多的人与不读书的人的比较才能发现。而那些自己不怎么读书甚至完全不读书却又劝你多读书的,如果不是推销人员,那么基本都是骗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