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g

格子发了一段弹钢琴的视频。听着,我立即想再次立个flag:把没上完的钢琴课继续上完。算算时间,快一年了,没再去过一次琴房。我还记得上次去,是六月。在楼顶看了两个小时向日葵晒太阳。

就是那次去,佳慧老师说,思奇,我生病了,以后换个老师教你。
换个老师?谁哇?
性格有点儿像你,你有问题了可以问他,也可以问我。

我的大脑肯定开始翻滚,毫无疑义。这真是由“放松”串联起来的一阵子故事。虽然我只是后来才知道,我就是奔着放松才去的。
“我把剩下的这些都跟你说完吧!……”
我既庆幸我去了,又懊恼自己去了。我不喜欢有人跟我说他们要离开,或种或样的原因。

下课后,佳慧问我吃不吃糖,拿出一个抹茶味的牛轧糖。
我看了看,假装用快地说“吃!”

糖在包里装了不少天。后来好像是因为看书的时候饿拿出来就吃掉了。吃之前拍照留念了下。

Next

在前几日,我一直琢磨着出走的事情。去哪去哪去哪 。

……

暂留白

Next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