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自译15

原文第15章:

古之善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客;涣兮其若凌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静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

译文:古时候善于行道的人,通微、通秒、通玄,深不可识。正因为不能认知,所有只能勉强描述他的外在表现:内心快乐却始终象冬天踩冰过河一样,时刻小心;外在强大却仍然怕惊扰四邻;形态庄严好像时刻要去赴宴做客;行动洒脱好像冰块缓缓消融;淳朴好像没有经过加工的原料;浑厚好像与浑浊的液体;谁能使浑浊安静下来,慢慢澄清?谁能通过安定静止慢慢显出生机?坚守这个“道”的人不会自满。正因为他从不自满,所以能够去故更新。

注:

1、微妙玄通:微、妙、玄分别是三个名词,后面紧跟一个动词通字,这是一个动词后置的句子,是名词加动词的结构形式,后面的动词“通”分别作用于前面的三个名词,就是通微、通妙、通玄的三通之意。

通微者,把“常有,欲以观其微”这句话搞明白就达到了通微。从道之行的有常规运行的角度上,也就是从道之行的时空横断面的角度来观察,人们可以观察到世间万物的千差万别。

通妙者,把“常无,欲以观其妙”这句话搞明白就达到了通妙。从道之行的无常道的角度上,也就是从道之行的时空纵深度的角度来观察,人们可以观察到万物的生生化化、生长化收藏的整个过程。

通玄者,把“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句话搞明白就达到了通玄。道的运行生玄,常道和非常道的运行都是道的运行,故同谓之玄。大道运行不息,世间万物生长化收藏,就是因玄而生妙。万物生生不息,皆因天道周行而不殆,故道运行为众妙之门。

2、豫:形声。从象,从予,予声部。象是瑞兽,代表了安和、祥乐,这就是豫字的本意。而声部用予,是表示了欢快、嬉戏所出的声音。是谓声旁表意。

豫,乐也。——《尔雅》

豫,悦豫也。——《易·豫卦》释文,郑注:“豫,喜豫说乐之貌也。

3、犹:形声。繁体字从犬,从酋,酋亦声。“酋”本义为“加时加料酿制的醇酒”,引申为“长时间精心酿制”。“犬”与“酋”联合起来表示“长时间精心选育得到的目标犬”。

犹如麂,善登木。——《尔雅》

犹,五尺大犬也。——《释文》引《尸子》

4、俨,形声。从人,严声。本义:恭敬;庄重。

俨,敬也。——《尔雅·释诂》

俨若思。——《礼记·曲礼》。注:“矜庄貌。

5、涣,形声。从水,奂(huàn)声。本义:流散,离散。

涣者离也。——《易·序卦传》

则涣然离矣。——《汉书·刑法志》

6、敦,形声。从“攴”,表示与以手持械的动作有关。本义:投掷。

尽力莫如敦笃。——《左传·成公十三年》

敦祗恭厚。——《韩非子·难言》

乐者敦和。——《礼记·乐记》

7、旷,会义兼形声。从日,广声。本义:光明;明朗。

旷,明也。――《说文》

旷,光明也。――《玉篇》

此人谓照旷。――《庄子·天地》

译后感言:原来,老子说言,均为他得道后的感悟。我们所见却非所是,翻译仅能让自己的潜意识对道有一个了解罢了,根子还在勤修本身。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