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市

早市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早市

去年初夏朋友在朱雀门小住。偶尔得闲,就去找她。朱雀门外是一护城河,水并不清澈。常常黄昏后有太阳落到城市另一边,余晖洒在河边上,周围空气里是不知名的花香。从上面看树木繁茂,偶有几个老年人遛遛狗散散步,非常惬意。

走进城门左拐,左边就是一排排城墙。右边是一排排清吧或者是文艺范的西餐厅。也有人把桌子摆到城墙底下喝着酒和朋友聊聊天。脚底下也是青砖,当时我背着书包走过那里仿若回家。

朋友住在那一排排清吧旁边的一座复式小楼里。四楼顶有一个异常宽敞的天台,我们常常在那消暑聊天。巨大的树木为我们撑起天然屏障,可以清楚的看到隔壁清吧里有人弹吉他有人唱歌。后面一条街全是夜市,半夜三更依然有人喝酒划拳热闹非常。

她常常带我去逛夜市。我俩都不怎么能吃得动烤肉,于是就着夜色在路边吃火锅。买了骑三轮车老头的盐水花生和毛豆。就着咕噜咕噜响的火锅,喝着西安特有的汽水冰封,耳朵里听着隔壁桌大肚便便的大叔说着人生往事,偶尔我们也相视而笑。那边有一所中学,学生们刚下晚自习穿蓝白相间的校服在路口四五成群逗留很久才各自散去回家。看到他们年轻的面孔仿佛曾经的我们。

回来时朋友手中已经提着几袋子的西瓜,圣女果,香蕉,桃子,酸奶来招呼我。我们闲闲散散说说笑笑的走往住处,路上也会遇见几个城墙夜跑的妹子,那样美好的夜晚我们就是在吃与睡中度过的。

次日清晨她起大早又带我逛早市。早市比夜市更丰富,水果蔬菜早点,花鸟鱼虫,各种物品应有尽有。

早市人山人海,我们夹在人群里左瞅瞅右瞧瞧,来往行人皆是岁数大的老头老太太,我们这这样的小年轻异常少见,非常新鲜。

当然我们是从头逛到尾才肯罢休,常常站到好玩的好吃的的小摊前犹豫不决。碰到好看的花鸟也要多瞧几眼。可恨当时并不能在住处做饭,不然我定会买许多食材搞个二人狂欢,不对,二人狂吃不可。

那样岁月一晃就过去了,而今夏却不知道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身边又站着何人?又会和谁一起做梦,逛街,狂吃,乱笑,胡说八道,谈天论地。

唯有美食与梦不可辜负,愿我们一生都对食物保有热情,对梦想保有激情。在逐梦的过程中有能力使自己愉悦,使身边人愉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