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蔺晨,值得·赤子之心

他说要平反赤焰旧案,他说去。他说要看着景琰大婚监国求他再给他一年,他皱着眉头答应。他说他还是林殊要回去属于他的地方,他二话不说就随他上战场。别人都当他是十三年前的林殊,只有他喊他长苏。他在别人前都说没事,只有在他面前说我真的不太好。

他料理所有人的心思,却只有蔺晨一人能给他悉心照料。连飞流都知道,他在,苏哥哥,不死.......

前路黑暗无边又如何?


不怕,身旁总有一身白衣陪伴,咕咕咕咕,嬉笑怒骂。


他们说蔺少爷越紧张,越爱闹。这十三年来,琅琊阁江左盟是不是每段时间就鸡飞狗跳让人不得安生?

他们说江左梅郎一身病骨下一颗火热滚烫的赤子之心,蔺晨何尝不是玩世不恭面容下暗藏一幅悲天悯人的慈悲心肠。拼尽全力也要拯救挚友生命,明知必死也要陪他走完全程,这不也是一颗炽热的赤子之心?


得一挚友与兄弟,当如蔺晨。

记蔺晨,值得·赤子之心_第1张图片
阁主美如画

可他,是最痛苦的。


本是江湖逍遥人,难得有了挂怀于心的人与事,却是活生生将所挂怀珍惜的朋友送上不归之路。那种一步步看着好友透支生命却还不得不搭把手的纠结痛苦,他就算再狂放疏朗也不可能还泰然处之,他用一颗悲悯的心看着长苏一路走来,并一路成全一路扶持着。但是他一心想要的,还只是那个他挂怀的人,可以好好过一段轻松悠闲的日子:抚仙湖品仙露茶,沿沱江走游小灵峡,凤栖沟看猴子……这一幕一幕,不知道在他的脑海中走过了多少遍,虽然他知道那最终的目的地,风景秀丽的琅琊山,大抵是个虚妄:


——“我想说,你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放宽心。相信我,”蔺晨笑了笑,凑到他地跟前,“别给自己设限,别再去想还能撑五个月还是十个月的事,你只要尽力,我也尽力,好不好?”


只是再美好的打算也还是败给了命运的无常,那个一向云淡风轻的人,终于愤怒了,平时过于看得开的人一旦遇见执念的事情,反而更加难受:


——“不是也许,是可以。我知道自己可以!”蔺晨霍然回头,眸色激烈。“长苏。旧案已经昭雪,你加给自己的重担已经可以卸下。这时候多考虑一下你自己不过分吧?世上有这么多的事,一桩桩一件件永不停息,根本不是你一个人能解决完的!你为什么总是在最不该放弃的时候放弃?”

也许这段话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徘徊了十几年,在每一次看着好友凌迟自己生命的时候。只是他为了全朋友之愿,忍住了,忍了十几年,因为他知道他终有一天可以和梅长苏逍逍遥遥地踏上回琅琊山的路,只是这次,北境,战场,有去无回。

——“谁认识林殊?”蔺晨闭了闭眼睛,以此平息自己的情绪,“我万辛万苦想让他活下去的那个朋友,不是林殊……”蔺晨所要护住的,想要护住的,只是那个江左盟梅长苏,那些属于林殊的责任担当他通通不想再去承担了。只是他终究还是败给了这位好友。


他终究还是会陪着长苏走完最后的一段旅途,就算没有鸟语花香,取而代之的是刀光剑影。他能够像长苏说的一样,认识到那个呼啸往来的林殊,看见林殊所展现的耀眼风采,但是我想,他最想留下的,还是那个会和他一起逗逗飞流耍耍嘴皮子,需要他时不时把把脉的梅长苏。

罢了罢了,他是那么逍遥的蔺晨啊,随性而活,随心而活。


心之所向,也总是无惧无悔。


三个月匆匆而过,

此血仍殷,此身豪情仍未收。

情义千秋,在梅岭雪间长留。

林殊,亦或者梅长苏,有最好的结局。

作为金陵最明亮的星,他战死沙场;也给了梅长苏最好的结局,作为从阴诡地狱里爬出来的冤魂,终于魂归故里。

他骨子里还是那个林殊,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无上光荣。


求仁得仁,他未曾后悔。


蔺晨,你也不会吧。

记蔺晨,值得·赤子之心_第2张图片
有你在,不死

只是在长苏去后,他应该依旧还是那个潇洒出尘的阁主,狂放不羁的风流公子,悬壶济世的蒙古大夫,会渐渐忘了一些事情,但是在看到那个扎着宝蓝色发带少年的时候,会想起曾经,有过梅长苏这么一个人。

感谢阁主,感谢好剧,感谢东家。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