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想的国(五)

幸好幸好,生活在一个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


图片发自App

目录

第四章

五、

借用赵忠祥老师一句话,春天来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经过一个冬天的不安分,我、德明和振华迎来了更不安分的春天。

我们三个已经不再院子周围发挥热度了,像幼儿园的乖宝宝生活再也不能满足我们三个胡作非为的个性。振华在幼儿园经常因为找我和德明出来玩而“翘园”。

吓得幼儿园园长以为振华丢了,振华的老爸带着振华去园长那道歉,我也记不得振华那几次“翘园”跟着我们去干了啥。

当然,在春节期间,我们三个成功的让家里周围野猫再也没肆意的出现过。

事情的经过是这个样子的。

因为过年,所以剩饭多;因为剩饭多,所以倒得多;因为倒得多,所以野猫多;因为野猫多,所以我们三个的坏水多。

憋在肚子的坏水就好比闷在身体里的荷尔蒙,不发泄总会让身体不舒服。我让德明和振华把家里的啤酒瓶子都拿了出来,占领一个制高点,排成一排,每一个瓶口都瞄准一个地方放上一只窜天猴。把一堆剩饭剩菜堆在那个瞄准的点上,过不了多久,饿极了又很懒的野猫就会出现在这一堆饭食的周围。振华和德明沉不住气,往往来了一两只野猫就闹着要点炮发射,对于有将帅之才的我就要拦着这两个不成器的货。我小时候并不知道天蓬元帅是个什么东西,印象中是从爱看书的爷爷那里知道的这个词,所以我站在高地上往往下达命令之前都会喊一声,挺天蓬元帅号令,发射。

那时候最高纪录是七只野猫在一起欢乐的聚餐,然后10个窜天猴一次射向正在迷醉的猫们。那场面好像现在的杀马特葬爱家族的斗舞,又好像嗑药溜冰后在舞池狂舞的人们。振华和德明笑得很开心,我依旧很淡定,因为我想把这10个瓶子摆在幼儿园门口,打死牛BABY。

振华虽然是女儿身,但是汉子的品质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心里,那个春节最后的最后,振华模仿街霸的“耗油跟”把德明下巴打脱臼了。这就可以解释,在发春的季节,振华跟着我和德明去尼姑庵找茬是多么的正常了。

春天的到来,让我们三个更加无聊,在这个冬天,能被我们三嚯嚯的基本都嚯嚯得离开了我们方圆好几公里,就连马家的两个姐姐都不再搭理我了,那个被我扒了裤子在冬天的雪地里裸奔的孩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于是,吸引我们的变成了不远不近的那座充满绿油油荷尔蒙的青山。

这座山上有两座庙和一座尼姑庵,庙在山脚下,尼姑庵在半山坡。我们三个在尼姑庵门前徘徊可很久,古香古色的门让我那个时候很是神往,总觉得那里和爷爷讲故事里的天宫很像。直到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细皮嫩肉的光头走出来,我忍不住得笑了出来,再她关门的时候,我依旧没有看够这个细皮嫩肉的光头,于是走近门前,用了最大的力气砸了砸门了,就和德明、振华跑到树后面偷看。

不一会,门里伸出一个光头四处看了看,缩了回去关上了门。

我依旧哈哈大笑,指着德明,“轮到你了。”

德明看着门口的两个金刚有点害怕,振华从小袋子里拿出一只小癞蛤蟆,徒手。女孩子,徒手拿起小癞蛤蟆,说,“你不去就让它吃了你。”

德明看着金刚,又看看振华,颤颤巍巍的走近尼姑庵的门。由此可见,女人要比凶神恶煞的金刚更让人害怕。怂货总归是怂货,德明只是摸了摸门就跑了回来。

振华刚想用“耗油跟”,德明指着振华,“告你爸。”

女儿毕竟还是女儿,再汉子在父亲面前也是小乖乖。

我们三个不再和尼姑庵的门过不去,况且我也看够了细皮嫩肉的光头,就走下山。我们发现满地的黑色椭圆形的蛋蛋,我指着这个黑色的小蛋蛋说明这个东西是黑枣,德明偏说是羊屎球。

为了证明这个东西是黑枣,我和振华掰开德明的嘴灌了一个小黑蛋蛋,事实证明,德明说得对。

往后的几天,我们还会来继续敲尼姑庵的门,可是再也看不到细皮嫩肉的光头了。为了证明我这个元帅的实力,我敲完门之后并没有跑开,而是背对门冲着振华和德明笑,这个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我惊出一身冷汗,那大概是我有记忆以来的第一次害怕。我转过头,是一个满脸皱纹的,带着僧帽的尼姑,我哇得一声哭了。老师傅把我领进了尼姑庵里面,顺手关上了门,我哭得更厉害了,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到家了,我也要变成小光头了。

想起再也看不到德明和振华,还有爷爷,我已经开始崩溃了,那淡淡的香味我只觉得那么辣眼睛。

坐在禅房的凳子上,老师傅递给我一个苹果和一只扒好的香蕉,我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哭。那个老师傅在笑,说些什么早已记不住了。我大概是崩溃得喊着,我要回家。老师傅领着我出门的时候,我顺手把那只扒了皮的香蕉带着了,我右手拿苹果啃着,左手握着香蕉被老师傅攥着手。走出门口,那时候大概这位老师傅要送我回家,我记得我突然挣开那只手,头也不回的跑了。在山腰碰见了德明和振华,振华在抹眼泪,我把香蕉递给振华,把那个啃了一半的苹果递给德明。

我回过头看向尼姑庵的方向,那位老师傅也在身后看着我们,我想她看到我还有小伙伴就转身走了。

现在想来,那位师傅应该不放心我一个孩子吧,那个时候我虽然害怕,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没有一点危险的感觉。到现在我对有信仰的人都十分的尊敬,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尼姑庵捣乱。

过完这段日子,我们三个都该上学了,可是还没上学,我就因为当时不知道的原因,离开了德明和振华,那天也终于来了......

目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