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轮回(2)

第一节 魂归地府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杭州城,西湖畔

不管何时看西湖,你总能感觉到一股婉约的气息,伴着似有似无的风,如情人的手指,轻抚你的发间。真不愧对古人所赞“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淡淡地花香、草香,就如这位“绝世女子”的处子芬芳,萦绕在这片不大不小的区域,影响着每一位旅者的心情,净化着灵魂。

但是美好的事物也总有阴暗的角落,愉快的人群中也总是伴着悲伤、孤独的人。就在这样的角落,有着这样一个悲伤、孤独的人……

这是西湖畔少有的阴暗角落。西湖边的建筑总是尽量让自己与湖畔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将自己的正门面向西子,并在空出的场地上设立很多露天的座位,在这样的好天气着实能招揽到不少的顾客。而这家店的主人不知是真的无所谓生意好坏,还是仅仅只是特例独行,小店背靠着西子。在这尽向西子献媚的建筑群中,显得孤立而独特。

这是一个青年,深陷的眼窝喻示着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过了,黑色的眼圈缠绕着充满血丝的眼眸,那是一双属于无助野兽的双眼。微躬着背脊,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他呆望着面前的西子,似在喃喃自语,又似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他把自己藏在阴影里,今天他也希望他能把自己葬在阴影里。

他是一个可怜的人,未满月时亲身父母抛弃了他,22年来他一直在思考,他并没有可怕的不治之症,也没有先天残疾,幼小的他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被父母抛弃。他是幸运的,他有一双爱极了他的养父母,以至于小妹常常抱怨说不知道谁才是亲身的,每次他听到这样的抱怨,只是微笑着,宠溺的揉揉小妹的头。他以为这就会一直这样幸福,可是就在7年前,一场横祸带走了爱他的养父母,让他和小妹变成了孤儿。那时他没有被击垮,因为他还有他深爱着的妹妹,他要为她好好活下去。但是,现在,此刻,这个坚强的男子被击垮了——那个可爱的女孩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一个月前,医院检查出他的妹妹不幸感染了最近流行中的病毒,面对死亡率几近100%的病毒,这个小女孩活下来的可能微乎其微。今天他收到了噩耗,小妹还有几天的生命,于是他决定,陪她一起离开,他不要她在那边孤独。

默默看着泛起波光的湖面,静美的西子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曾经那个青春可爱的少女,但是一瞬间他脑海中有浮现出小妹现在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脸。

泪,无声无息的从这名男子的眼角滑落;眼,在这一刻沉寂如死,了无生意。

“欣瞳,我去那边等你!”

在这阴暗的一角,平静的西湖泛起一圈巨大的涟漪,却没有人注意。

就在此刻,“轰”晴天霹雳,天际划过一道雷霆,奇怪的是天边并未有雨云,依然艳阳高照。

“他上路了,我们去引他回地府。”

就在刚刚的阴影处,崔判、陆判显出身形,他们一直在这里注视着男子的离去,亲自来引他回地府。而就在他们显出身形的一刻,远处灵隐寺深处禅房内,一个老和尚从入定中醒来,眼看向这边的方向,仿佛能望穿空间的距离,注视这边的一切。

“轮回要开始了,待他回归,六道不平啊,阿弥陀佛。”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这是哪?”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我是谁?”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我是……凌殇!”

“我不是跳湖自杀了么,怎么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难道是……”

凌殇从迷蒙中醒来,周围一片漆黑,只有正前方有一条闪着异光的大道。这条大道很特别,它分成左右两边,被中间一条明显的线条分割。左边闪烁着并不刺目的白光,而右边则显得异常的诡异,在这一片漆黑的环境里,它竟然散发着黑色的光芒。按照常理,在同样的色差中,你是无法分辨同样的颜色的。可是这右边的路就是给人这种感觉——它散发这黑光。

“过去看看,反正我已经死了,不在乎多死一回。”

也许是知道自己已经死去,放下了生前所有的负担和考虑,也许是为了寻找一份莫名的安全感,也许还有其他说不清楚的原因,我们的凌殇大人虽然在陌生的环境中,但也没能阻止他的好奇心。凌殇迈步上前,仔细打量着这条诡异的黑路,望向它的远处,不知道它通向何方。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魂兮归来!”

凌殇总感觉在这并不只有他一个人,总能听到耳边有人窃窃私语,似是在鼓励他踏上这条泛着黑光的路。而这条黑路也似乎对他有着别样的吸引力,他不自觉的迈了一小步。在他迈步的瞬间,本来在他2米开外的黑路,竟径直的出现在了他的脚下。他并没有在向前走,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刚才的位置——他被黑路带向了未知的方向。

既然不用自己走,凌殇的眼睛开始四处打量这个未知的地方,身旁是那条泛着白光的路,它并没有在运动,但是凌殇就是有种感觉,白路在向他来时的地方前进。不知是不是错觉,凌殇仿佛看到白路上有人影匆匆而过,但并不显得真实。

“为什么这里的一切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在陌生的环境中我却没有恐惧,反而感到心安,就好像……回家了。”

“因为你生于斯,长于斯,当然也归于斯。”

“谁!?”正在沉思的凌殇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哈哈,9000年不见,沙华还是老样子。”陆判微笑着显出身形,上下打量着凌殇。

“九世轮回,我估计他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