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南飞去的那个她

那天南飞的鸟盗用你名义三更向我朝拜

黑色是闭眼沉睡时唯一有趣的情怀

我曾亲眼看见一场盛开的花

在你走过后意外地凋落一瓣

落到尘埃里

而尘埃里再也没有故事愿意随我

在黎明醒来

一个不伦不类的不眠夜晚

浩瀚的星宿谈论起屋前传来的微光

我慌乱地上演自己的悲欢剧本

沉默地看着一切的与我无关

眼里却渗着全部的跟她相连

就此渴望在素不相识的暗夜里

撞来秋日的第一份肃然

不愿意看着你用荆棘的手

把花期挂回枝头

正如窗外的布谷鸟再也惊扰不了我的睡梦

当最后一瓣落花掉落尘埃时

我遥望你没有归来的秋门

就让记忆和遗憾在那里转世轮回吧

把黯淡的光也送到那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