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狗

        约莫是在七岁的盛夏,不知啥时候,家里来了个人,踩得门嘎吱响。

        我跑到堂屋开门,捡了一块石头扔向拴在院子里不叫唤的土狗。土狗眼神蔫儿下来,拖条尾巴回窝去了。

        抬头一瞧。他瞪着我,像那个院子里那只热坏了的土狗。呼扇着腮帮,酒糟鼻子里喘出来恶臭的粗气。

        “去!”他推了我一把,不看我。

        我捂着鼻子跑回了正房蹦到炕上坐下,妈还以为我是鼻子流血了。

        “春!你咋来了?快坐快坐!”爹看到来的人,拍拍炕,往炕里面挪了挪。

        妈端上一副碗筷,按爹的吩咐炒了盘鸡蛋。我跟着妈跑到鸡窝,拿了几颗鸡蛋。土狗拽着铁链咆哮,瞪住鸡蛋不放。

        我又捡起块石头,扔过去。

        “爷还没吃了!给你了?”抱着鸡蛋跟妈跑回去

        “咋?今儿这是做好吃的了?吃的挺好呀!”那个叫“春”的人往墙上一靠,坐下来。

        “唉!哪有你们好了?娃娃们上学也是个问题。”

          爹看我的眼神,就像刀锋一样刺着我的心脏,落下了病根。

          “我跟你说,你们娃们不行!看我的娃们!”春把筷子握住狠狠往碗沿一敲,酒糟鼻扬起来瞪着爹。

        “我们是人上人,你们是人下人。永远记着这个的。”春甩开手狠狠敲着家的炕。

        饭吃完了,春扶着门框下炕。张着如玉镶的牙,回过头还嘟囔着些啥。

        春走了,家里没了动静。

        爹坐在炕上猛举起樽把剩下的酒顺喉咙倾进胃里。

        前段时间,家里那条土狗死了,我和爹开车选了个看起来不错的地方,把土狗埋了。

        回来时,我遇见了春,和一只褪了半身毛的狗并排蹲在门口。酒糟鼻子还在,依旧喘着带有恶臭的粗气。他瞪着我,那只褪了色的土狗狂吠着跑过来。

        我弯腰捡起块石头,笑着扔了过去,它蔫儿眼神拖条尾巴跑开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