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寻访

周逸一时大有好感,道:“那小子逾越,就叫你一声梁叔吧,此次麻烦梁叔是因为。。。”周逸把刚才的事跟老梁说了一遍。

“柳城的女鬼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法力高深的漂亮女鬼嘛,呵呵,柳城的女鬼大都比较漂亮,要是不漂亮,也没人会害她们了,这只鬼会是谁呢?”,老梁想了想,终是不敢确定,手掌一伸,一台超薄超轻的银灰色笔记本电脑出现在掌中,他用模糊查找搜索了一下,道:“柳城的女鬼共有一千六百多只,经常在此出没且符合条件的,只有三只,一只叫柳红,一只叫刘芳,还有一只叫宋敏。”

“有没有具体点的资料?”因为鬼魂跟山中的猛兽一样,有个共同的特性,就是都有着自己的地盘,所以周逸才有此一问,要不然仅凭灵力搜索,一个个筛选,非把他累死不可,而且还不一定找得到,要知道鬼也是会跑会跳还会躲迷藏的生物,有些狡猾的,更是喜欢流蹿作案,让你捉都没地方捉。

“五百块,谢谢。”

丫的,死尉大胡子,竟然多收了老子三千块,靠,怎么现在的神仙全都是死要钱的货,周逸心中发着牢骚,口袋里的钱却老老实实的掏了出来。

“柳红,居住在怀南大道二百七十三号,死亡原因:奸杀。”

“刘芳,居住在怀南大道五百八十一号,死亡原因:情杀。”

“宋敏,居住在城南纺织厂二号宿舍,死亡原因:自杀。”

老梁把钱揣进兜里,笑道:“周先生,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我电话是13423769744,有事直接呼我,拜拜!”

“那麻烦你了,再见。”

老梁点了点头,扬长而去。

天色已近天明,周逸盘算着是不是趁热去找找那几只鬼的秽气,想想还是算了,万一那几处房子里住的有人,他冒冒然跑过去还不被人当贼打,嗯,此事不急,还是睡个回笼觉先。

一觉醒来,周逸看到陶客生正在客厅坐卧不安的等着自己,看自己的眼神,有如初恋的童男看情人般热烈,周逸一阵恶寒。

那张少条腿的茶几上摆着两根油条和一碗豆浆,再旁边放着一叠陈旧的信札,周逸也不客气,胡乱洗了把脸坐下便吃,口中含糊问道:“你女儿呢?”

“他们上学去了。”

“哦。”周逸不再说话。

好不容易等周逸吃完,陶客生急声道:“小周先生,我上次经你提醒,回来便仔细查找了一番,发现了这些信,我看过之后发现我父亲与那三个受害者果然是认识的。”

“哦,就是这些信?”周逸朝桌上点了点下巴。

“嗯,对。”

“你都看了?“

“嗯。“

“那你不怕我送你去警察局?”

“嗯?”

“私拆他人信件是违法的行为!”

“这个。。。”

“呵呵,开个玩笑,那信上有没有说他们是怎么结仇的?”周逸笑着四处看了看,没找到纸巾,只好用手抹去嘴角的残留。

“这个。。。信上倒是没说,里面谈的都是一些理想抱负之类的话,不过最后一封信的日期在二十多年前,想必即使发生矛盾也在这之后。”

“哦,那简单,想知道真相直接去问你老爹就行了,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周逸不解道。

陶客生苦笑道:“关键是我父亲他。。。不肯见我。”

“还有这事?敢情闹了半天全是你剃头挑子——一头热啊。”周逸试探道:“会不会他自知罪孽深重,愧对后人,所以才。。。”

“不会,绝对不会,虽然他从来不肯见我,但他一生清正,绝不会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来,不会,绝对不会。。。”陶客生大声喊道。

周逸皱了皱眉,弹出一张清心符咒,待陶客生的情绪平复下来,道:“陶先生,你既然有了新的线索,那有没有交给警察?”

“我跟他们说了,可他们理都不理我,还说事情已经定案,没有再调查的必要了。我现在也没了办法,只好找小周天师你,看看能不能算出点什么来。”

周逸顿时哭笑不得,还真当我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神仙啊,他摇头道:“陶先生,这个忙我可能忙不了,不过我建议你再去警察局试试,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说不定你老爸突然一想通就见你了。”

“也只好如此了。”陶客生郁郁的叹了口气,周逸左右无事,便陪着他跑了一趟,可惜再一次吃了闭门羹。

走出警局,周逸凝神片刻,突然问道:“陶先生,信上有没说你父亲和那三个人是怎么认识的?”

“他们以前在一起工作过,不过时间很短,才三个月不到。”陶客生两眼无神的道。

周逸眼睛一亮,急声问道:“他们以前在哪里上班?”

“城南纺织厂。”陶客生浑身一震,狠狠拍了一记脑袋,“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父亲不说,我们可以去问别人啊,走,我们马上就去。”陶客生拉起若有所思的周逸就走。

周逸脑子里刚好闪过一丝灵光,正要抓住时却被陶客生打断,气恼道:“走着去么?”

“啊,这个。。。”陶客生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一个大男人,能混到家徒四壁蟑螂搬走的地步,也着实不容易啊,周逸摇了摇头,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城南纺织厂始建于七十年代初,占地约五千平方米,一直到八十年代都极为辉煌,里面的饭碗让人抢破头,只是由于各种历史遗留问题,到了现在,里面几台祖父级的机器虽然还在吭哧吭哧的运转,却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齐,所以周逸和陶客生看到的纺织厂便是一副破萧条的景象。

陶大伟最近的名气很大,知道他的人不少,可偌大一个纺织厂里认识他的人却几乎一个也没有,周逸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陶大伟都六十多岁了,即便是有人跟他同期工作过,到现在恐怕都早已退休,正呆在家里含饴弄孙呢,问这些年轻人,他们又怎么可能知晓。

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厂里的档案室查查那些老人的资料,然后再一个个去问,可惜这个档案室不是他俩的身份能进去的,周逸倒是能进去,但要他为一个不相干的人独自去干那辛苦活,他也是绝对不会干的。

幸好他还有个帮手,一个电话打到柳城分局,肥男家里风水一改,马上时来运转,他们局里的一把手荣休,与他竞争的两个对手在这关键时刻却一个出了车祸,一个被查出有贪污腐败问题,把他正乐得不行,突蒙小天师召唤,以为又有什么好事,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待发现周逸只是借他那身虎皮打开档案室的大门,这脸马上便垮了下来,可他却又不敢发火,只能委委屈屈的跟在周逸身后当苦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