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车杂记

        S行走在往st公交站的路上。用树叶包捡了一只腐化变黑的田蛙。东边天空飘来中雨,前行20米就是st公交站候车亭。走进候车亭,在可以避雨的亭外湿地挖坑埋了田蛙。估计了下时间,决定冒雨往前一个名叫y的公共汽车站等车。

        公共汽车站刚好位于y村居委会办公室附近。S走到公车站附近的时候。看到有公交车停在待发车位,司机不在车上。正在待发车对面马路旁边的商店门口与候车乘客坐谈谈论。为首坐着QS伯,80岁的年纪,还一脸精干,智慧从容的样子。QS伯左右各坐有一位50岁的大叔S不认得。S跟QS伯打了声招呼,聊了几句关于他孙子辈职业发展的近况。

        到商店里与认知的同辈问讯。出来后在候车座椅边角的地方坐下来,翻看手机信息。五分钟左右,司机提出可以走了。雨还一直下得很大。S问司机走了吗?我这有雨伞。坐在QS伯左边的大叔也说他那里也有雨伞。S把伞打开主动走到司机身旁一起往车那里走去。刚才谈论坐在QS伯旁边的两位大叔乘客小声的在商量什么。

        司机上车后。启动汽车 ,半分钟后,打开乘客上车门。S上车,找了个座位,把伞收了靠在座位旁边。车费2元,S出门前检查钱包,有纸币一元一张,一角二张,五角一张,5元一张。再去杂物托盘捡了3个一角的硬币,跟元,角币凑够2元作车票费用。正要投币的时候,刚才高谈阔论的其中一位大叔在雨中撑伞上车,刚好挡住S投币的去路视线。大叔上车后拿出几张5元面值的纸币说没有零钱,问S有没有可以兑换一下。S尴尬的说:我也只有2元的零钱和5元的。那就投张5元的吧。顺道帮大叔投币就是,心里在想。犹豫了下,决定投5元纸币一张,代大叔投币和一元不找零。拿伞大叔说,抱歉啊,现在没零钱不能还你,哪时碰见你再还给你钱吧。哪住的,父母是谁巴拉巴拉的扯上了。不久司机开车出待发车位并离开了公共汽车站。下午回程时,在离y公共汽车站一公里远的公路边,该大叔用手撑着一把铁铲有备刻意的注视着S的经过而默不出声。似乎只是让S知道有人关注他了,他已是位受神秘力量关注的人物。这其实只是S的白日梦妄想。

你可能感兴趣的